紀碩鳴:恢復正常生產生活 上海人解放了自己

2022-06-01
紀碩鳴
資深媒體人
 
AAA

37.jpg

上海解封了! 但有人又說不存在,因為從來就沒有封過,也就不存在解封,所以政府說的是,全面恢復正常生產生活階段,和解封沒關係。 自然,在上海人心中,就是不應該封,不能封,封是一個錯誤,封甚至是一種罪過。

不管怎麼說,城市沒封,老百姓被禁足不能出門了。 這是香港的說法,本來香港也要強檢,討論的就不是封城,而是禁足,不讓你走動。 香港只是說了說,上海卻是真實踐了。 代價很大,滋味不好受。 真不知道這70多天誰輸誰贏,或者,根本就沒有贏家。

但這裡面的名堂其實還是蠻多的,更不要說法律問題。曾經就有上海的法律名家提出過這個問題,別說封城,就是抗疫期間執法者提到緊急狀態,都是自說自話的。

因為,不是你一個警察就可以聲稱城市進入緊急狀態的,上海這樣一個特大型直轄市,要進入緊急狀態必須由國務院才能宣布的。說老實話,不是著名法學教授普法,還真的以為大上海很緊急呢。其實,看看香港的疫情,以及上海這數十日抗疫走過來,除了過分緊張,哪有什麼緊急?

6月1日凌晨,正式讓人出門,不少民眾出門散步透氣,即使還沒有公共交通,大半夜的還是有人滿大街獃著不肯回家。

空曠因為久違而變的陌生,想擁有它,想親吻它,有些人似乎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而有些緊張。在自由環境下,無論什麼樣的緊急都可以滿足,在這份自由的滿足下才找到了人生存在的理由和價值。

否則,關在空蕩蕩的房內,連動物園般可以觸碰藍天白雲的自由都沒有。這屋子是你的,卻成了被人固步自封的工具。

就在6.1,這個有意義的兒童節,成為上海人自1949年以來的又一次解放,一次重生。70多年前的那一次是從反動派手中解放的,這一次,只能這麼說,是被自己打趴,又被自己解放的。

在2022年的6月1日兒童節這一天,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人民政府慎重其事的發出「致全市人民的感謝信」,對協助過上海的所有人表示感謝,尤其要感謝全體上海市民的支持和付出!感謝信中稱,大上海保衛戰取得了重大階段性成果,說成果,沒有輕率的提取得勝利,因為沒有輸贏。

老實說,這封信還真難寫,實在是上海這段歷史難以啟齒。那麼多災難下的悲劇故事,那麼多不該倒下的人,這一份欠賬,如何交待?!

有人提出,不在乎感謝,希望有道歉。對西方社會來說,政府一聲道歉很容易,香港也常聽特首林鄭對市民說抱歉。但對上海來說,不可能,這一聲道歉會很沉重!

上帝可以作證,上海市政府只講進入靜默期,從來沒講過封城,更沒有說過進入緊急狀態,沒有發過紅頭文件,除此都只屬個人行為。

那麼,在這樣的前提下,我想說,疫情之後,對一些在防疫中被認定不願配合的狀況,被執法人員認定要處罰的,是否可以停止執行,不再秋後算賬?而對那些乘機作亂,以權欺善的行為,應該於以追究責任呢?

一場抗疫,讓社會付出巨大代價,但至少要讓人知道,上海是有良知的城市,頭頂三尺有神明,千萬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

人間流行一句「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道盡人間善惡有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碩鳴灼見》

 

延伸閱讀
  • 這次上海疫情還暴露出了一些其他亂象,如封城後保供物資無法可依,無規則可依,食品價格飛漲,生活物資一度供應嚴重不足;某些居委會作為最貼近老百姓的基層組織不作為、亂作為、謀私利;侵吞政府防疫保障物資、捐贈物資被被不法分子乘機倒賣,還有個別執行人員以抗疫為名手段粗暴,態度蠻橫,無視群眾利益,其行為很左,看似執行命令雷厲風行,但效果很右,傷了百姓的心,背離了中共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諸如此類,不勝枚舉。

    張介嶺  2022-0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