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岩:香格里拉會晤突顯中美軍事交流重大意義

2022-06-20
李岩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
 
AAA

 E.jpg

(美國國防部圖片)

6月10日,中美國防部長面對面會談在第19屆香格里拉對話會正式開始前舉行。這是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與美國防長奧斯汀的首次線下會晤,也是兩人今年4月通話之後的又一次交流。在中美關係急劇變化的大背景之下,此次會晤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穩定兩國兩軍關係,對兩國重新認識軍事交流的關鍵意義或能發揮一定積極作用。

軍事關係歷來是國家間關係中最敏感也是最受關注的領域。近幾年來,隨着中美兩國整體關係急速下滑,中美軍事關係發生的重大變化尤其讓人唏噓。2012年以來,軍事關係一度是中美關係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兩軍各層級交流很是頻繁,相關對話平台和聯演活動呈現機制化趨勢,成為繼經貿關係之後中美關係新的“穩定器”。但是隨着兩國關係的惡化,軍事交流大為減少,軍事領域更成為大國競爭的重要領域。此次香格里拉會晤距上次中美防長會談(2019年11月)已有兩年多時間。

從會後披露的信息看,雙方在此次會晤中均強調了“保持經常性溝通”的重要意義。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將這次會晤稱為“坦誠積極、富有建設性的戰略溝通”,指出雙方都認為應落實兩國元首重要共識,進行經常性溝通。美國國防部的新聞稿強調了“實質性對話”的重要意義。此次會晤也由預定半小時延長到近一小時。中美兩軍下一步將通過軍事外交渠道,商討兩軍交流合作事宜,尤其是在工作層之間協商建立有效的溝通渠道、推進合作性項目,這些行為將增加兩軍關係的穩定性和可預期性。

當前的國際形勢正處於動蕩變革期,不僅中美關係處於重要歷史關頭,俄烏衝突也引發人們對國際安全的重大擔憂。中美防長在兩年多的間隔之後再次面對面溝通,無疑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有助於穩定兩國和地區國家對國際形勢發展的良性預期。

危機管控是中美在此次會晤中強調的另一個關鍵問題。無論是中方強調的“管控風險危機”,還是美方提出的“改善危機溝通和降低戰略風險”,均突顯中美兩軍在當前形勢下承擔著維繫中美關係底線的重要使命。毋庸置疑,軍隊是確保國家安全的終極保障。但鑒於當前的中美關係態勢,穩定和可預期的軍事關係仍然是確保“不衝突不對抗”的根本。美國方面近年來高調宣揚“大國競爭”,對華遏制圍堵無所不用其極,實施“一體化威懾”的新軍事戰略,軍事競爭和對抗的風險前未有地突出。對於中美而言,當務之急是保持近期軍事交流的勢頭,一面不斷提升軍事關係的穩定性和可預期性,一面用好雙方已有的危機管控機制。2015年簽署的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機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對於中美預防意外風險、加強危機管控具有重要作用,當前應該更好地予以落實並不斷升級更新。

在兩國整體關係的氛圍下,中美軍事關係對於避免衝突的托底作用縱然關鍵,但其發展的上限仍然取決於兩國的政治互信。從中國方面來講,既要充分認識軍事交流與合作的重要價值,同時也要警惕美國在軍事關係領域愈發突出的兩面性。美國此前將軍事交流視作了解中國軍力發展進程、影響中國軍隊思維的重要方式,近些年來愈發強調危機管控問題。美方目的既有約束中國軍力發展的成分,例如持續要求搞所謂的戰略穩定對話,也是試圖通過穩定兩軍關係來無所不用其極地放手對華打壓。在美國看來,現階段只要不發生軍事衝突,它就可以繼續從台灣、南海、軍事同盟等多領域實施遏制政策,同時避免引發中國的重大反制。這種考慮其實就是拜登政府屢次提出要給中美關係加上“護欄”的原因所在。正如此次香格里拉對話會所反映的,美國防長一面似乎對華釋放了緩和的信號,一面仍在渲染所謂的“中國威脅”。會前,美國在對台軍售、地區軍事同盟等方面也動作頻頻,針對中國的長期軍事投入和規劃不斷升級。中國對此應保持必要警惕,更需要在當前形勢下充分發揮軍事外交的作用,用好軍事威懾的效力,加緊構建符合自身和地區國家利益的區域安全安排。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如果「台灣政策法案」的相關內容得以執行,將進一步加劇中國大陸對美方以「一中一台」替換「一個中國」的認知,促使大陸方面採取更多「斷然舉措」,中美在台海地區陷入直接衝突的風險勢將顯著升高。

    趙明昊  2022-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