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勇飛:既要知道香港不是殖民地 也要知道殖民地弊端多多

2022-06-23
劉勇飛
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23 at 3.18.16 PM.jpeg

最新出版的香港4本公民與社會發展科課本有關「香港不是殖民地」的論述一項內容,近日引起社會熱烈討論,反中亂港人士立即抓緊機會到處散播篡改歷史之名。但翻查法律文件和歷史資料顯示,香港自1972年起已不是殖民地,而且倘若香港成為英國的殖民地,將嚴重影響和損害香港的發展,殖民地將成為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緊箍咒。

港英時期,英國雖然在香港實行「殖民統治」,但「殖民地」一詞卻具有特定的法律地位,如果「一個國家宣布一地區成為該國的殖民地,該國家就享有該地區的主權和治權」,但香港的大部分地區譬如新界只是租借給英國,英國根本從頭就沒有香港的主權,又怎麼可以說香港是英國的「殖民地」,等於是顛倒歷史黑白。

為甚麽大家一直以為香港是「殖民地」?說來說去,只是英國人在自己的檔案中一般會將香港稱為“The Colony”,但這只是英方單方面的表述,並沒有法律依據,再加上香港學界與教育界一直依賴西方的檔案做研究或受到為數不少的親西方學者的論述影響,一直沿用英國人的口吻,將香港稱為「殖民地」,長期以往,大家似乎都習以為常。

許多被西方洗腦的年輕人以為做英國殖民地好處多多,但其實是因為他們根本不了解做殖民地的弊端,事實上做殖民地的影響巨大,香港將永遠被英國卡脖子,永遠要跟英國走。而做殖民地的弊端,至少有兩個:

一是殖民地的精英階層的職業選擇。殖民地精英階層選擇職業會受到嚴格限制,英國在亞洲的殖民地,一般只會限制開設一所大學,因為英國人只需要少量的本地人受高等教育就可以,擔心本地人教育程度過高影響英國人的社會地位,而香港殖民統治時期,一直以來都只有一所大學「香港大學」,1963年成立的「香港中文大學」,是一批具有國家意識的南來學者不斷向港府施壓抗爭,港府迫於壓力才不得不妥協的產物。且受高等教育的種類也受到嚴格的限制,譬如只會訓練一些醫生、律師和工程師,專門為英國殖民者提供所需的服務,而不會讓本地人去讀高科技、歷史和政治等塑造自我意識的課程。

二是限制發展產業。有些殖民地為了服務於殖民宗主國,只能限制發展一種產業,造成當地的產業機構單一,例如非洲只可以生產咖啡和棉花等,一些地方就只可以生產高重污染的產業。由於香港則被設定為英國的「買辧商業中心」,因此出現大量培養一些商業服務的人才,例如律師、秘書等人才。

44.jpg

為了解決英美遺留下來的殖民地遺留問題,1961年聯合國成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1963年「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把香港列入《關於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的宣言》,從這份宣言的名字就很清楚看到如果列入這份名單,首先是「國家」,“Countries” ,其次是其前途很明確是「獨立」,“Independence”。

而當時國民黨仍然非法佔據中國在聯合國的席位,竟然完全沒有採取任何行動,聽之任之。1971年,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聯合國的合法席位之後,馬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立即出手解決問題。1972年3月8日,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黃華致函「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主席,要在殖民地名單中刪除香港和澳門。表面上,只是將香港從名單上剔除,但實際上的意義重大,反映了中國共產黨縝密且長遠的政治考量,這是從國家法律上確認香港的主權歸屬中國政府,排除香港變成「國際共管」或「獨立」的可能性,為後來解決香港問題奠定國際法理的基礎,堵住了西方介入香港問題。

香港不是殖民地才是歷史的真相,現在的教科書只是撥亂反正,呈現聯合國都有備案的歷史事實,一些長期被西方誤導的人卻顛倒黑白,不得不說除了在教材入手之外,還應該採取更多的措施來以正視聽,建議有五點如下:

第一個建議是部分反中亂港者誤導公眾,大肆攻擊抹黑,無非就是想重複之前「反國教」的舊路數。因此,這些教科書教材必須嚴格執行,絕不能後退,彰顯愛國者治港時期的堅定愛國立場。第二是加強媒體關於這一問題的正確宣傳,以正視聽,教育局可邀請智庫和大學合作,請內地和國際知名的專家既深入小學去辦小規模的面對面演講,也可同時舉辦大型的在線講座。

第三是在香港的重要歷史文化機構,譬如香港歷史博物館,設立常設的有關香港不是殖民地的歷史展覽環節,讓正確的歷史記憶長期化,固定化。第四是在各個中小學教育機構的校內文化檔案展覽廳中也設立常設的「香港不是殖民地」的展覽部分,鼓勵學生參觀。第五是教育局應當相應地快速出台指引,要求學校負責到人,監督協助相關的教師糾正以往遺留下來的口頭錯誤描述以及課本,讓學生一開始就接受正確的歷史教育。

總而言之,香港不是殖民地是不容爭辯的歷史事實,不僅不能因為反對勢力的抹黑而退縮,反而應該更堅定地將正確的掛念傳播出去。最重要的是,我們更應該讓香港人更多了解做殖民地的弊端,千萬別以為做英國人的殖民是一件美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港府唯一能做的,還是繼續通過施政改善民生以爭取民心。能攻心則反側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戰。成都武侯祠由清末民初學者趙藩所寫的這副名聯,道理雖然老土,卻是實話

    戴慶成  2022-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