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寧:騰訊被沽的啟示

2022-06-30
丘寧
資深傳媒工作者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30 at 5.04.17 PM.jpeg

筆者上周於《騰訊沽新東方在綫的啟示》一文中提到,多隻科技股先後遭主要股東減持,其中騰訊(700)大手減持新東方在綫(1797)至近清零,想不到一星期後,沽貨人變成被沽者,騰訊大股東、南非傳媒集團Naspers及其控股的Prosus日前宣佈,將有序地在場內出售其所持的28.86%、總市值萬億元的騰訊股份,更無講明要沽幾多貨,意味最多可以盡沽萬億元市值的騰訊,雖然市場認為Naspers最終清零騰訊的機會不大,但已足夠令騰訊的小股東有排震。

根據Naspers和旗下在荷蘭上市的Prosus公布,將各自展開一項長期、開放式的回購計劃,通過有序地在公開市場出售所持的騰訊股份,以籌集回購計劃所需資金。據Naspers預計,每日沽售的騰訊股份將佔騰訊日均成交量的一小部分,而在符合歐洲監管限制的前提下,以該集團過去3個月已執行的回購推算,放售股份不會超過騰訊日均成交量約3%至5%。這是一個甚麼概念呢?有傳媒就統計,若以騰訊過去一年每天平均成交2685 萬股計算,預計Naspers透過Prosus每天最多減持約134.25萬股,估計需要逾2000個交易日或超過8年時間,市場才能完全吸納Prosus所持的騰訊股份。

當然,筆者亦相信Naspers及Prosus不會將持有的騰訊清零,但減持的數量不會是1-2%的小數目,要分析Naspers及Prosus今次事先聲明的出貨大行動,必須要了解騰訊與Naspers和Prosus的前世今生關係。

Naspers早在2001年、即騰訊上市前已入股騰訊,有指當時其入股成本只是3300萬美元、約2.6億港元,騰訊於2004年上市,之後股價好似坐火箭咁上升,持有Naspers的股東當然滿意。不過再高速的增長也有放緩的一日,自2018起,騰訊更開始面對不同方面的挑戰,業績增長再不如前,股價亦開始波動而非一味向上,Naspers股價跟其持有的騰訊價值之折讓加大,愈來愈多股東要求Naspers減持手上的騰訊,以釋放其價值。

結果Naspers 於2018年3月,以每股405元配售約1.9億股,套現約769.5億元,為持貨17年來首度減持(其實都算幾長情),並承諾未來3 年不會減持。不過內地於2018年嚴格規管網絡遊戲審批,一度停止新遊戲版號審批接近一年,騰訊股價一年內由高位466元,急跌至251.4元才企穩。雖然承諾3年不減持,但面對股東的壓力,Naspers 於2019年9月分拆旗下持有騰訊股權的子公司 Prosus並於荷蘭上市,變相減持騰訊去釋放價值,2020年初Naspers 更沽出部分Prosus 股權,再次「曲線」減持騰訊。至2021年4月,Naspers的3年不減持承諾期剛屆滿,Prosus正式沽出1.9億股騰訊,套現逾千億元。

Naspers 及Prosus 今次沽騰訊主要原因要套現做回購,其管理層亦表明,今次啟動股票回購計劃旨在為股東釋放更大的價值,希望藉此提高每股淨資產價值,同時希望重新平衡Naspers 的資產基礎,轉向騰訊以外的資產。筆者就認為,最後兩句最有看點,講明Naspers已不再希望將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希望轉投「騰訊以外的資產」。騰訊確實難以重拾幾何級數的增長,Naspers希望尋找下一隻「騰訊」無可厚非,不過以騰訊的基本面,絕對可以成為Naspers的其中一項投資。

最後想談的是,Naspers去年透過Prosus減持騰訊時,再次承諾未來3年不再沽貨,如今宣佈無上限沽貨大計等同反口,但正好說明投資者不應再天真地以為這些甚麼禁售期是鐵一般的法規,更不要以此去作為判斷買賣一隻股票的主要考慮,否則吃虧的只是自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京東集團(09618)發布公告指已與騰訊控股(00700)重續戰略合作協議,為期3年。
    公告指出騰訊將繼續在微信平台上,向京東提供顯著的一級及二級訪問入口以提供流量支持,

    2022-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