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飛龍:「一國兩制」香港實踐的基本經驗與對台啟示

2022-07-04
田飛龍
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29 at 3.15.34 PM.jpeg

今年是香港回歸25周年,也是九二共識30周年,二者均與「一國兩制」有着密切關係。「一國兩制」是中國創造性解決和平統一與現代化發展問題的國家頂層戰略決策,也是富有特色和創新性的憲制制度安排。

「一國兩制」最初針對台灣問題提出,但優先適用於港澳問題的解決。鄧小平先生在1980年代具體設計「一國兩制」政策與制度架構時明確指出,香港「一國兩制」實踐對台灣具有示範性。「以港鑒台」是「一國兩制」國家級制度實驗的初衷和目標之一。中央對台工作方針以「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為基準,2019年更是提出了「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港台在「一國兩制」國家戰略與制度實踐中的歷史聯繫和政策相關性,決定了香港實踐對於「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具有不可取代的先導與啟發意義。

「一國兩制」香港實踐在25年間的主要經驗表現為:其一,「一國兩制」作為一個有機整體,不可隔離,不可對立,其中「一國」是「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國家的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不可挑戰,不可犧牲;其二,堅持憲制秩序和依法治港原則,即堅持憲法和基本法共同構成的特區憲制秩序,堅持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應對香港內外挑戰,調整和發展香港的具體制度,增強香港社會的制度安全性與自治能力;其三,以國家安全和選舉安全為抓手進行制度體系上的撥亂反正,保障「一國兩制」制度安全,阻斷本土極端勢力和外部干預勢力策劃實施「港版顏色革命」的顛覆性進程;其四,以「愛國者治港」為根本原則對香港選舉制度、政府管治體系、社會治理體系與社會文化生態進行規範檢討與改革,夯實「愛國者治港」的社會政治基礎與人心認同;其五,從中央和香港兩個層面建立健全反干預、反制裁的制度體系與執法機制,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和合法權益,維護國家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其六,以粵港澳大灣區為主體承載,推動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和治理體系,並以「橫琴方案」、「前海方案」與「南沙方案」為具體引擎方案,實質性推動香港與內地融合發展。

這些來自香港「一國兩制」的具體經驗,不僅證明了「一國兩制」強大的政策適應力和制度創新活力,更證明了「一國兩制」的科學性與可擴展性。在「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開放性協商框架中,有着與香港實踐相類似的制度處境與政策空間:其一,港台的回歸治理均處於中國憲法第31條之特別行政區條款的規制之下,是中國憲法上特別行政區制度即「一國兩制」面向不同地區對象的具體制度化,有着共同的憲法前提和憲制結構;其二,台灣方案之協商必須在「一個中國」主權前提下進行,主權問題本身不可協商;其三,台灣方案需要體現為經協商確定的一系列具體政策,並根據法治要求納入一部基本法之中;其四,在回歸後的治理過程中,台灣社會的本土勢力和外部干預勢力必然會對新制度進行挑戰甚至顛覆,故維護新制度的制度安全必須有充分的法律依據和執法機制;其五,國民教育和人心回歸構成台灣回歸後治理的重要挑戰,需要以香港推行國民教育不力為教訓進行預先的立法和教育制度改革。

shutterstock_668912911.jpg

比較而言,台灣比香港的回歸談判難度更大,制度治理挑戰更凸顯,外部勢力干預的複雜性和對抗性更強,故「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在借鑒香港經驗的同時也必須具有自身的實際思考與特色安排。與香港回歸談判有着清晰的對象和議程不同,台灣回歸談判的基本結構是:直接談判對象需具有對台灣民眾的政治代表權,但島內民主輪替與民進黨一黨獨大和全面執政,造成直接談判難以啟動和開展;外部干預勢力以美國為主,在法理上不具有參與談判的資格,但在實際影響上操控台灣當局的兩岸政策,阻撓兩岸統一進程,並推動台灣國際化及策動盟友國家支持台灣,是兩岸統一談判必然要加以博弈鬥爭的背景力量。與英國談判時,「香港牌」主要是利益牌,英國處於帝國撤退晚期和實力衰退期,不具有體系對抗的實力,在主權與回歸問題上中方佔據主導。但台灣回歸談判既涉及對台獨的壓制和對台灣內部統一力量的動員和支持,又涉及反干預的複雜鬥爭和風險性。美國在「台灣牌」上的戰略利益和對抗意志顯然是超過曾經的英國的。而烏克蘭戰爭的爆發與僵持,也對美台軍事安全合作升級以及民進黨推動「親美抗中」進程造成加速影響。這些差異性因素必須在通盤思考與謀劃「一國兩制」台灣方案時予以周全判斷和回應。

總之,香港回歸25年的「一國兩制」具體實踐經驗證明了「一國兩制」是和平解決地區回歸與實現現代化發展的最佳方案,也對「一國兩制」法理體系與制度體系的探索完善給出了非常重要的啟示。台灣處境更為複雜,台灣方案之具體形成和制度化必然也更具挑戰性。九二共識給我們思考台灣方案提供了「兩岸同屬一中」與「兩岸共謀統一」的牢固政治共識與憲制出發點,2019年「1·2講話」提出了兩岸展開民主協商、形成「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原則、框架與進程指南,而中國憲法及反分裂國家法則為推進和平統一制度化進程提供了制度保障。在2021年10月9日舉行的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大會講話中,習近平主席提出「台灣問題因民族弱亂而產生 必將隨着民族復興而解決」,從而確定了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的強關聯關係。香港的25年經驗是立體和富有成效的,其「一國兩制」的探索仍在進行之中,台灣方案顯然可以從中獲得直接、完整和富有啟發性的靈感與要點,並結合自身實際形成系統化方案,為兩岸統一與民族復興進程提供指南和遵循。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民有所呼,我有所應」,「以結果為目標」作為施政綱領的李家超今天走馬上任,新一屆特區政府需要改變管治理念,把握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樹立執政為民、勇於擔當的新思維,要發揮香港的獨特優勢,背靠祖國、聯通世界。政績如何,讓我們拭目以待。

    《思考香港》編輯部  2022-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