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效儉:中美必須合力拆除台海定時炸彈

2022-07-07
 
AAA

106405288.jpg

美國前駐華大使、美國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創始名譽院長芮效儉(James Stapleton Roy)日前在第十屆世界和平論壇上發言討論當下的中美關係,他呼籲中美兩國必須攜手,而不是繼續對沖下去。他特別提到了當前中美關係中最不穩定的“炸彈”——台海局勢,芮效儉認為,因為台灣執政黨拒絕承認任何形式的“一個中國”這一根本原因,導致中美原先在這個問題上的框架岌岌可危,華盛頓和北京都應該對此優先考慮並進行認真的討論,以便在可預見的未來穩定海峽兩岸的局勢。

美國和中國是兩個世界上最重要的超級大國,目前,彼此之間的對抗姿態不符合任何一個國家的利益,在華盛頓和北京他們各自的外交政策都受到國內因素的嚴重影響,在美國尤其如此,美國的對華政策很大程度上是由國內考慮和國內態度決定的,而這些考慮和態度並沒有充分考慮到印太地區的現實。幾十年以來,中國的日益繁榮和快速的經濟發展一直是東亞增長的引擎。大多數東亞國家,包括美國的朋友和盟友,與中國的貿易比美國的貿易還多。

近年來,愈加鋒芒畢露的中國外交政策加強了東亞國家對美國積極參與東亞事務的渴望,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在軍事上,以平衡中國的崛起。美國正在摸索利用這一機會,但它過度專注於其在東亞的軍事參與,但不屑於參與區域的貿易安排,如RCEP和CPTPP。最近宣布的印太經濟框架,吸引了一些成員,但與美國早期提出的TPP相比實在是太蒼白了。華盛頓和北京的這些外交政策反映了目前兩國國內態度的改變,在這種情況下,大多數與中國有貿易利益聯繫的國家會在經濟和安全利益之間做出選擇。此外,美國尋找反對中國的合作夥伴過度偏向於傳統的盟友和前殖民大國。

芮效儉認為,競爭是美中關係不可避免的一個特徵,但這不是一個令人滿意的外交政策目標,因為中美都是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個國家,兩國都承擔著巨大的責任。中國和美國必須合作以解決未來全球疾病大流行的問題。作為兩個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他們必須解決全球變暖的問題,以便在採取必要的補救措施方面打造全球共識。此外,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考慮獲取核武器,這使得防擴散成為中國和美國需要合作的一個優先問題。全球供應鏈的中斷正在對世界各地的經濟產生不利影響,對於華盛頓和北京來說,穩定和改善雙邊關係應該是一個高度優先的目標,試圖將這一危險事態的責任完全歸咎於一方是一種錯誤的做法,中美都已經在對彼此的外交政策上犯下了嚴重的錯誤,首先也是最危險的錯誤就是嚴重低估了兩個核大國之間直接衝突的後果。如果中國和美國需要一場危機來迫使他們解決這些問題的話,那將是極其愚蠢的。

芮效儉強調,台灣海峽的不穩定局勢是最有可能引發這一危險的問題,問題的根源在於台灣執政黨不負責任地尋求一種在可預見的未來無法實現的國際地位,那將把中國和美國捲入雙方都不希望看到的軍事衝突,同時也會導致台灣自己的毀滅。在現有和可預見的情況下,特別是考慮到大陸目前的趨勢,相當一部分台灣人民對與中國大陸統一的前景表達了抵制。然而,這種抵制並不表現為願意承擔更高的稅收負擔,以支持更大的國防預算,更長的兵役期,更高的軍事戰備狀態,以及切斷與中國大陸的許多經濟聯繫,相反,台灣政府正試圖推行其危險的政治路線並將其風險轉嫁給美國。就目前而言,它取得了一些成功,因為,近年來美國對華政策搖擺不定,“一個中國”政策被掏空,但美國沒有去解決這一問題背後根源性的政治問題,而是把重點放在加強軍事威懾以對抗中國大陸對台灣的軍事壓力,在這種情況下,台灣海峽不可能恢復穩定現狀。

中美都需要重新考慮他們互相之間的接觸方法。自尼克遜總統1972年訪華以來,美國對華政策的一個基本特徵就是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當美國與中國1979年建立外交關係的時候,中國單方面聲明其基本政策是尋求和平統一,雙方並未就如何處理台灣問題的每個方面達成一致,但雙方提供了一個框架並且台灣在這個框架裡實現了前所未有的繁榮。現在,這一框架岌岌可危,根本原因是台灣當局拒絕承認任何形式的“一個中國”。只要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保持不變,這種危險是可控的。然而,現在有兩個迫在眉睫的問題,首先,中國表現出了不耐煩的跡象,而且美國也拒絕認識到台北拒絕承認“一個中國”框架的危險,同時繼續加強與台灣的關係,包括在軍事領域,這是一個導致衝突的過程。華盛頓和北京都應該優先考慮並進行認真的討論,以便在可預見的未來穩定海峽兩岸的局勢,一定要拆除這個“定時炸彈”才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