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一鳴:走出深水埗

2022-07-11
郭一鳴
資深傳媒人
 
AAA

 shutterstock_416950888.jpg

6月的香港,下午的氣溫常常在30攝氏度以上,「不少劏房戶家裏沒有安裝冷氣,只有一把風扇,小朋友回家做功課很辛苦,有的孩子父母上班沒有人管,所以我們讓這些孩子繼續留在學校做完功課才回家」,深水埗街坊福利會小學張麗雲校長告訴前來給孩子們派發助學金和抗疫物資的百仁基金副主席曾智明等一行。在這間位於深水埗舊區、有58年歷史的學校就讀的280名小朋友,大約一半來自綜援家庭,當中不少居住劏房,三分之一學生得到「百仁愛.學」計劃現金資助,他們是特區政府解決跨代貧窮問題需要重點關注的潛在對象。

社會不乏有心人 資助劏房戶學生
李家超在競選特首時,將解決跨代貧窮問題列為未來施政重點工作之一,前日(7月6日)出席上任後第一次立法會答問大會,李家超特首宣布設立4個工作小組,其中「弱勢社群學生擺脫跨代貧窮小組」由政務司司長陳國基負責,是4個小組之中規格最高。陳國基表示,小組首階段工作,是為2000名中一至中三學生,提供師友配合、個人發展計劃,以及財政支援,為期一年。陳國基公布的名額比李家超提出的千人試驗計劃多出一倍,顯然是進一步掌握實際情況之後作出調整,但時間比最初計劃2年半至3年為短。

百仁基金一直關注青少年成長問題,過去幾年深入100多間大專及中學舉辦分享會、資助數以千計中小學生學習AI編程以及其他活動,對各類學校學生面對的種種問題有較為直接了解。疫情肆虐以來,學校經常需要暫停面授課程,改上網課,全國政協常委、百仁基金創會及現屆主席李家傑關注疫境中基層家庭孩子的學習,今年3月捐款1000萬元資助2000名劏房戶中小學生及其家長,百仁基金多名副主席、副會長及理事積極參與這項善舉,到各個學校為這些孩子們送上關愛,以及感謝校長老師的辛勤付出。

筆者多次參與相關活動,透過直接接觸和溝通,對於幫助這些孩子擺脫跨代貧窮的迫切性深有體會,陳國基司長提出從3方面入手幫助劏房戶同學,非常切合實際情況,亦相信社會上不乏願意積極支持和配合政府相關計劃的有心人。

精準扶貧計劃 更能解決問題
筆者認為,貧窮是問題的根源,政府方案中財政支援一項對於一些貧困家庭的青少年,尤為重要。張校長告訴我們,她經常鼓勵孩子們要努力學習,爭取「走出深水埗」,有的孩子成功升讀區外名校,但這個目標對部分孩子並不容易做到。校長舉例說,近期有一個小朋友,打散工的父親感染新冠病毒危重入院,母親拿行街紙,家無隔夜糧,遑論交劏房房租,孩子上學自然受到影響。另一個學生,父親出事,母親不在香港,沒有其他親人照顧,學校唯有伸出援手,想辦法幫助該學生可繼續上學。

筆者聽聞這些個案,對校長老師的愛心油然而生敬意,同時也感覺有些悲哀,在香港這個人均GDP 4萬多美元、政府財政儲備高達9000多億的富裕社會,究竟還有多少青少年在這樣的環境中生活成長?這些孩子連基本生活都缺乏保障,居住環境惡劣,正常學習受影響,他們與其他同齡人相比,很難不會輸在起跑線上,明天的他們會不會步其父輩後塵,淪為新一代貧窮族,的確令人堪憂。

所以,要解決跨代貧窮問題,不僅需要動員全社會的力量,師友計劃也不應該僅限1年和區區2000名額,特區政府應該從根本入手,解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貧富懸殊問題,期待李家超特首盡快推出一個全面、有時間表的精準扶貧計劃。

在我們與張校長和校監梁鉅海先生座談交流時,4女1男5名小同學也被安排在座,其中包括一對分別就讀小三和小五的姐妹,小朋友們顯然不太習慣這種場合,表現比較拘謹,回答我們的問題時聲音很小,座談結束後一進入禮堂旁邊的小圖書館,他們一個個顯得很自在輕鬆,恢復天真活潑的本性。衷心祝福這些可愛的孩子,明天能夠實現「走出深水埗」的願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大公報》

 

 

延伸閱讀
  • 社會不公平的問題如果不解決,不論政府如何積極主動地發展經濟,拓展多元化的產業,如果最終只有少數人可以從中得益,大多數市民的生活反而變得愈來愈艱難,那麼社會矛盾就不可能得到解決。

    文武  2022-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