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破除利益固化藩籬 需要堅定意志更要講究技巧

2022-07-13
劉瀾昌
香港中觀研究所所長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28 at 12.01.34 PM (1).jpeg
國家主席習近平七一講話,總結了一國兩制25年實踐的規律性的經驗,並對特區新一屆領導班子提出了方向性的施政要求。值得一提的是,中央對香港的關心,也帶動內地政府對解決與香港相互關係的問題,不敢懈怠。新任醫務衛生局長盧寵茂,與前任不同,他上任第一天親自打電話預約深圳檢疫房,之後又親自到深圳灣口岸嘗嘗酷暑下排隊做核酸檢查的滋味,是一個「做事」的新班子新作風的典型代表,深得市民讚賞。不過,盧局長一通電話,令到檢疫房間數額幾乎倍增,相信深圳方面也感受到「上面的壓力」 。所以,「我哋大家」好有理由相信香港明天會更好。

20220710211838109.jpg

新行政長官李家超也是實實在在踢出頭三腳,他第一次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就宣佈成立四個工作組,推動解決跨代貧窮、土地房屋、地區工作、公營房屋等最受關注的民生問題。這種以雷厲風行的工作姿態,貫徹習主席有關「香港最大民心就是盼望生活變得更好」執政宗旨,「我哋大家」也深受鼓舞。

不過,也要看到李家超班子面前還有幾座大山,要攻關克難,也須付出極大的政治勇氣、意志,還要加上超級的政治技巧。李家超開展工作之時,也有一個小插曲,他申報了進行特首競選工程的開支及捐贈申報表。其中,一直是捐款大戶的香港大地產商都「缺席」捐款李家超。不難看出,新特首要解決當前最迫切的基層市民住房問題,必須在破除「利益固化藩籬」 上有大突破,然而,要破除「利益固化藩籬」並非易事,既要有好的頂層設計,也要有平衡各方利益的好手法,可謂任重道遠。

筆者觀察香港的基本矛盾,來自負面方向的,第一是境外的敵對勢力,包括美英台等。第二是香港所謂的「民主派」,這個層次比較複雜,裡面有分不反中不反共的和反中反共的,是香港內部的主要反對力量。第三,則是在建制派內部的,大財團和基層打工仔是有極大的利益反差;還加上香港有一個龐大的中產階級,也有自己獨立的利益取向。無疑,回歸以來形成的「利益固化藩籬」,是香港再發展的絆腳石。
筆者認為,在新形勢下,「利益固化藩籬」上升為第一位的阻力。境外敵對勢力和民主派自還「心不死」 ,繼續破壞,但是在《港區國安法》的震懾下可鑽的空子愈來愈小。相對而言,既得利益集團要保護既得利益,與廣大市民「創新發展改善民生」的新力量形成的矛盾,必然上升為香港未來的主要矛盾。值得強調的是,這一矛盾是內部矛盾,而不是敵我矛盾,處理起來更要講究對各持份者的利益平衡,因而需要更高超的技巧。

李家超向選舉事務處提交競選開支及捐贈申報表顯示,共收到一千一百二十五萬港幣現金捐款。主要來自愛國愛港的同鄉會社團。在商會組織,則主要是中華總商會、中華廠商會、中華出進口商會、中國企業協會等「中」字頭的商會。而地產商會,以及有外資背景的香港總商會,則未有參與捐款。有消息人士直言,由於美國對香港相關人士的無理制裁,捐贈都是用現金形式,沒有走香港的各類銀行轉帳。而某些組織有顧慮,也不勉強。

不過,香港的媒體還是比較了過往特首選舉捐款,指出大地產商一直是捐款大戶,五年前不但地產商會踴躍捐輸,大的地產財團還紛紛以家族名義捐款。而林鄭月娥勝出的慶祝大會上簇擁在她周圍的也是他們。應該肯定林鄭月娥任內也積極解決土地房屋問題,可是她上任之初用了一年時間去討論人人都知道的這個問題、以及早就在社會已提出了各種解決方案,筆者認真不明白她為何要蹉跎歲月。

究竟李家超今次選舉捐款,為甚麼地產商會「集體失蹤」呢?李家超是否要借此與地產商保持距離呢?知情人士連說「非也非也」。有說,李家超競選辦在討論尋求捐款時,就考慮到李家超受到美國制裁,未能在銀行開設戶口,若要求商界人士捐款,第一手續會較為麻煩,第二,亦不希望因此影響商界人士日後做生意,會因為捐款給李家超而橫生枝節,帶來任何的風險和麻煩。因此,從一開始,就無考慮尋求個人捐款,亦無打算找地產商;據聞,期間有個別商人主動提出捐款,李家超競選辦最終仍是婉拒。

20220712121656657.jpg

當下,「積極穩妥推進改革,破除利益固化藩籬,充分釋放香港社會蘊藏的巨大創造力和發展活力」,是香港社會的主流共識,但如果大地產商不是站在主流一面,而是站在對立面,難度顯然是大增,事倍功半。

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保留資本主義制度,自然資產階級是主導階級。所以,愛國商人董建華能夠成為首任特首,是有內在的邏輯。同時,愛國陣營中的由商人組成的自由黨,也曾有過風光的時刻。可是,自由黨在23條立法的關鍵時刻退縮,顯示出香港商界作為政治力量的不成熟。再就是,香港商界在處理與其他階層利益矛盾時總是計較,例如在最低工資,低保,強積金對沖長期服務金等方面,差不多是「寸土必爭」,不懂得通過勞資和諧,社會和諧而營造有利的營商環境去謀取更大利益,不懂得香港整體好,工商界才好的道理,再就是,回歸以來香港的資產階級埋頭地產,未能為香港經濟發展新的強勁的內生動力。

所以,在當今以創新科技產業帶頭突破中,香港大財團找不到位置,也不見身影。於是,他們更難突破原有的「輕車熟道」。所以,筆者認為,未來香港在房屋攻關,重點放在發展「居屋」 ,同時防止樓價大跌,既不使大財團有重大損失也維護「中產支柱」 的利益。並在這一基礎上引到香港的資本向創新經濟投資發展。相信,這是周全之計。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