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二十大前夕的新疆香港之行

2022-07-19
李伯達
香港媒體主筆協會會員、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7-19 at 3.07.52 PM.jpeg


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大會之後,長達兩周未公開露臉,直至7月15日,央視新聞聯播播出其在新疆長達4天(7月12日至15日)的調研,足跡遍及烏魯木齊、石河子、吐魯番。香港和新疆之行,是最高領導人在中共二十大前夕的兩次最重要視察,不僅是對國內,對國外也有重大宣示意義。

過去幾年,「香港問題」和「新疆問題」成為國際焦點,也淪為西方攻擊中國的武器。高調視察這兩個敏感的邊陲地區,是對新時代之下治港和治疆成果的檢閱,也是對西方的強勢反擊。

2019年的修例風波爆發之後,北京強勢出擊,制定國家安全法並在香港實施,拘捕大批反對派頭目,同時將選舉制度推倒重來,確保「愛國者治港」,西方大肆攻擊「香港已死」、「『一國兩制』淪亡」。

習近平抵港就強調,香港經受了嚴峻考驗,戰勝了風險挑戰,香港浴火重生,呈現出蓬勃的生機,事實證明「一國兩制」具強大生命力、是個好制度。在七一講話,他更強調「一國兩制」實踐在香港取得舉世公認的成功,必須長期堅持,同時也宣示「政權必須掌握在愛國者手中」。

新疆自從2009年的七五事件之後,風波不斷。近年來,西方國家更指控新疆存在「種族滅絕」及「強逼勞動」,甚至藉此抵制北京冬奧會,中方嚴詞否認,並稱這是徹頭徹尾的「世紀謊言」。

央視新聞聯播播出習近平視察新疆的時間超過半小時,畫面到處都是歡聲笑語,生機勃勃,民族融洽相處。他觀看民族史詩《瑪納斯》說唱,展示少數民族文化得到很好保護,同時彰顯中華文明「由各民族優秀文化百川匯流而成」。他走進田間,察看棉花長勢,反擊所謂「新疆棉」存在「強逼勞動」。他作出定調:「現在新疆大局穩定,這個成績來之不易」「看到天山南北一派安定祥和、蓬勃發展的新氣象,我感到由衷的高興。」

雖然香港與新疆經歷血與火,但最高領導人此行以懷柔為主,強調的是團結、發展、人心。

與五年前視察香港發表講話,警告任何危害國家主權的活動「都是絕不能允許的」相比,習近平此行並沒有強硬話語,而是指出「香港正處在從由亂到治走向由治及興的新階段」,描繪了更美好的未來願景,希望「充分釋放香港社會蘊藏的巨大創造力和發展活力」,「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市民」。

新疆之行也同樣如此。無論是行程安排還是講話,強調的是民族團結、文化認同和經濟建設。習強調:「要深刻認識發展和穩定、發展和民生、發展和人心的緊密聯繫,推動發展成果惠及民生、凝聚人心。」要打造向西開放的橋頭堡,推進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建設。換言之,經濟發展是新疆今後的主旋律,只有經濟發展了,才能維護穩定、改善民生、凝聚人心。

五年前習近平視察香港,舉行了大閱兵,這次只是接見駐港部隊。同樣,此次新疆之行也只是與駐疆官兵合影,而且只是多批合影中的其中一批。八年前,他一到喀什就視察了武警駐喀什部隊和南疆軍區,觀看反恐演練。

與香港「撥亂反正」仍然持續相比,涉疆政策似乎出現較大修正,大規模反恐將告一段落。

從警察出身的李家超擔任特首,到七一講話強調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是「一國兩制」方針的最高原則,在北京眼中,香港雖然「由亂及治」,但基礎仍然不牢,「撥亂反正」工作仍將持續。

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解讀七一講話,更強調全體香港居民都應警惕反中亂港賊心不死,美西方外部勢力不會甘心,隨時可能反撲。必須對一切反中亂港堅決打擊、不留縫隙,堅決與美西方外部勢力作鬥爭。
相反,新疆經歷了長達十幾年的高壓反恐,北京似乎也發現了有矯枉過正之處,留下不少後遺症。比如,建立「教培中心」推動「去極端化」,雖然維持了穩定局面,但「教培中心」畢竟是限制人身自由,設立之初並沒有相關法律配合,亦因此被西方攻擊為「集中營」。

習近平強調「要推動維穩工作法治化常態化」,某個程度也是承認過去一些維穩工作法律依據方面有所不足。他提出「要堅持團結一致向前看」,也是呼籲官民大和解,漢維民眾拋棄恩恩怨怨。

路線決定之後,幹部是決定因素。去年年底,原廣東省長馬興瑞走馬天山,上任之後加大招商引資、推動旅遊、打通物流和增加就業,少提反恐,已經意味着治疆政策出現調整。

1128833080_16578179251541n.jpg

二十大之前的香港新疆之行,都旨在進一步樹立最高領導人「人民領袖」的形象。

香港之行結束之後,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發表講話指出,「習近平主席所到之處,掌聲不斷、歡聲不息,人們紛紛表達對習近平主席的愛戴之情。」夏寶龍則稱,「飽含着人民領袖對香港同胞的深情關懷。」

與香港相比,新聞聯播播出習近平天山之行受到擁戴的畫面更為熱烈,多名維族民眾更是激動而泣。《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發表的特稿這樣描述:「四天考察,走到哪兒,哪兒是沸騰的海洋。掌聲、笑聲、歡呼聲激蕩久遠,很多群眾激動得熱淚盈眶。一位維吾爾族老人淚眼婆娑地擠到隊伍前,緊緊握住總書記的手。在學校、在社區、在村莊、在兵團,身著民族服裝的各族幹部群眾簇擁著總書記,送了一程又一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港府唯一能做的,還是繼續通過施政改善民生以爭取民心。能攻心則反側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戰。成都武侯祠由清末民初學者趙藩所寫的這副名聯,道理雖然老土,卻是實話

    戴慶成  2022-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