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沱生:中美日關係的走向

2022-09-08
張沱生
清華大學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學術委員會委員
 
AAA

shutterstock_1977996599.jpg

從總體看,當前的中美日三邊關係處於動蕩不安、嚴重失衡的狀態。俄烏戰爭與最近的台海危機更加劇了這一狀態。對中美日三國來說,最理想的應是形成基本穩定、合作為主、相對平衡的三邊關係。在上世紀70、80年代,中美日三邊關係曾呈現這種良好狀態。在冷戰結束後前20年的多數時間裡,中美日關係雖起伏變化,但合作仍是三邊關係的主流。作為對東亞地區影響最大的三個大國,良好的中美日三邊關係對地區的和平發展帶來了積極重大的影響。然而,當前的中美日三邊關係卻出現了與此背道而馳的危險趨勢。

首先,中美、中日關係高度緊張,很不穩定。中美關係在特朗普執政期間急劇下跌、嚴重惡化,拜登上台後中美關係下跌的速度有所減緩,但關係惡化的狀況並未改變。中日關係在多年惡化後於2018年重返正常發展軌道(當時安倍首相在中美間採取了某種對沖政策),但近兩年卻再次嚴重下滑。與中美、中日關係不同的是,美日關係在拜登上台後得到恢復與加強。但是,如果搞「美國優先」的特朗普再次上台,美日關係又會怎樣呢?

其次,美日兩國與中國的合作都日益減少。這突出表現在應對氣變、抗疫、防擴散、維護核安全、打擊跨國犯罪、維護全球金融穩定等眾多領域。此外,中美、中日經貿合作也受到嚴重削弱,而科技合作受到的削弱則尤為突出。然而,如果沒有中美日三國、尤其是中美兩國的合作,國際社會要有效應對日益加劇的全球性挑戰是絕不可能的。

第三,上述兩點導致中美日三邊關係嚴重失衡。其基本形態是美日愈走愈近,中美、中日愈行愈遠。這種三邊關係有重返冷戰前半期態勢的危險。當時中國受到美國的嚴重軍事威脅,日本完全綁在美國的戰車上,沒有任何自主權,美國在東亞擁有主導地位。然而,這種三邊關係給地區帶來的卻是衝突與戰爭,朝鮮戰爭、越南戰爭是兩個最突出的例子。

當前中美日三邊關係的狀況如果不能儘快改變,輕則嚴重削弱三國及東亞地區的經濟、安全合作,形成地區軍備競賽,安全困境,重則可能引發重大軍事危機甚至局部軍事衝突。後者不僅可能導致中美、中日經濟、科技脫鉤的嚴重後果,而且可能使冷戰在東亞全面復活(屆時的日本與從前相比將具有較大的自主性,但這卻只會使新冷戰的態勢更加複雜)。

shutterstock_1936531177.jpg

導致中美日關係嚴重失衡的原因主要有四點。

一是三國力量對比發生重大變化,美日至今仍不願接受中國和平崛起,中美、中日戰略互信嚴重削弱。

二是近年來世界上出現去全球化逆流,各國相互依賴受到嚴重破壞,而持續近三年的全球疫情更加劇了這一趨勢。

三是拜登上台後在繼承特朗普的對華戰略競爭政策的同時,大力修復、加強同盟關係,緊拉日本共同反華。

四是中日之間長期存在的島礁爭議、特別是台灣問題再次突顯。在各種原因的合力下,中國與美日間的對話交流已降到冷戰結束以來的最低水平。

如何才能改變這種既不利於三國自身利益,也不利於地區和平發展的中美日三邊關係呢?

中國反對以戰略競爭定義中美關係,仍希望並致力於與美髮展相互尊重、和平共處、互利共贏的關係。中國學界還提出了「競爭-合作-共處」的中美關係定位。拜登及其團隊在最新宣示的對華政策中對其「三分法」對華政策做了一些修正,提出「四不一無意」,並對與中方恢復對話、開展共同利益上的合作表示了較積極的態度。如果美國能言行一致,特別是能首先落實「不支持台獨」這一承諾,中美就可能逐步恢復與加強對話,避免衝突對抗,進行良性競爭和開展必要的合作。這樣,經過一個較長的磨合期,中美關係將可能重新趨向穩定與改善。

中國希望日本不在中美間選邊站,希望與日本建立契合新時代的友好合作關係。這與岸田首相主張的發展契合新時代要求的建設性、穩定的日中關係有較大的一致性。為使兩國關係重趨穩定、發展,雙方在政治上應堅持四個聯合公報確立的政治基礎,在外交上應儘快恢復與加強對話特別是高層對話,在安全上應切實加強風險與危機管控(一項當務之急是把兩國防務部門熱線建立起來)及非傳統安全合作,在經濟上應在儘力維護雙方經貿合作的基礎上為避免全球經濟衰退和推動全球化健康發展而共同努力。

至於美日發展怎樣的關係,那主要是美日雙方的事,中方只是希望美日同盟採取防禦性的軍事安全政策,不針對第三方,不干涉他國內政,逐步減少對抗性和增加透明度,為地區的和平穩定及應對非傳統安全做出貢獻。中方還希望美日經濟、科技合作仍具有開放性,如果實行對華脫鉤或半脫鉤政策,最終亦將嚴重損害美日自身利益。

與中美、美日關係相比,近20年來,隨權勢轉移,中日關係已經歷更多的跌宕起伏。希望雙方能認真總結經驗教訓,並發揮文化相近的優勢,率先跨越所謂的「修昔底德陷阱」,逐步建立起與舊時代完全不同的新型大國關係。中日兩國的成功實踐可能為中美關係的未來發展起到先導與示範作用。

總之,發展適應新時代的基本穩定、合作為主、相對平衡的中美日關係符合三國的利益,也符合東亞地區各國的共同利益。這是一項意義深遠的歷史重任,中美日三國領導人及有識之士應共同為之做出積極而持久的努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馬斯克提出設立台灣「特別行政區」的建議,與中國的「一國兩制」方案有點「不謀而合」,但相信這純屬巧合,而不是他與中國官方探討的結果,這更體現了建議的本真和「原創」。這種「不謀而合」也增添了他建議的「份量」。

    2022-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