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載皓:美國對中國的最後一張牌——台灣

2022-10-03
 
AAA

 shutterstock_1471044059.jpg


作者:韓國外國語大學國際研究學部教授,韓國全球戰略與合作研究院院長,中評智庫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黃載皓

一個正在崛起的潛在大國要想成為真正的超級大國,就必須在經濟、外交、軍事、文化等領域具有絕對的影響力。除了這種能力,還必須有強烈的領導意願,國際社會也必須承認其壟斷地位。但是,中國像美國一樣成為全球超級大國的可能性仍然低,雖然在亞洲具有超級大國的影響力,在世界上處於准超級大國的水平。考慮到中國的超級大國路線圖到2050年完成,截止到中間階段的2035年中國仍將是准超級大國。

決定中國未來能否成為超級大國的最後考驗將是台灣問題。如果不與台灣統一,中國成為全球超級大國的可能性是小的。中國大陸與台灣統一主要有三個大腳本:一是通過與台灣和平共處實現統一,在不損害國家實力的情況下成為超級大國;第二種和第三種情況是與台灣發生的武裝衝突,無論中國大陸有意還是無意,最終成功或失敗。即使使用武力能夠成功,它將在外部形象受損的情況下牢固地奠定準超級大國的基礎,並邁向以霸權為導向的超級大國。如果失敗,中國將難以維持准超級大國的地位。

在這三種情況中,中國的選擇是第一種腳本,因為第二和第三腳本對「中國夢」有很大的不利影響和後遺症,中方不會冒險使這種情況出現。因此,在去年9月的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上,前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表示,中國可能在2027年之前進攻台灣,而習近平主席打算以此延長連任,多少有些誇大其詞。中國希望台灣成為第二個香港,認為時間站在自己這邊,所以台灣問題似乎沒有時間表。

那麼,美國會在緊急情況下軍事介入台灣嗎?在什麼情況下以及何等程度上?如果中國軍隊越過台灣海峽,美國將試圖阻止和武力干涉。然而,要做到這一點,台灣需要生存並爭取時間。至少必須像烏克蘭一樣對抗俄羅斯。韓國和日本等美國地區盟友應該比歐洲國家支持烏克蘭戰爭做得更多。

與此同時,中國會怎樣?在緊急情況下,有經濟制裁、導彈襲擊、海上封鎖和登陸作戰等多種選擇。但是,對於中國軍隊目前的陸海空聯合作戰能力、兩棲作戰能力和空襲能力存在質疑。中國將根據美國對台灣戰略價值的判斷、台灣人民對中國的敵意程度、美軍的準備情況,包括武裝衝突爆發初期的快速反應,以及國際輿論等綜合情況做出應對。即便如此,如果出現台灣版的澤連斯基,中國也別無選擇。否則,對政權的合法性將是致命的。

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最近通過的《台灣政策法》是自《台灣關係法》以來最全面、最具「挑戰性」的涉台法案。將台灣指定為非北約盟友,取消對軍售的限制,將外交關係提升到「准」使館級別。它實際上是在逐漸廢除「一個中國」。不過,美中關係是否會「破裂」,取決於美國國會將通過的《台灣政策法》對原法案修改的程度。在中美立法鬥爭愈演愈烈的情況下,中國似乎意識到美國的《台灣政策法》是超越「中國牽製法」,成為「中國壓製法」。相信在明年3月中國舉行的全國兩會上,對《反分裂國家法》的應對程度將受到關注。

特朗普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在總統競選期間輕易用光了對美國有利的香港牌。拜登已經抽出了一張經濟安全牌,現在正在揮動美國珍藏已久的最後一張牌——《台灣政策法》。 但是,它是否會成為一張有效牌,還有待觀察。正如以大規模抗議為契機,通過制定《國家安全法》加速香港融入中國體制,中國應對《台灣政策法》的能力將決定與美國的戰略差距是縮小還是擴大。

9月26日接受媒體採訪時,前駐韓美軍司令羅伯特·艾布拉姆斯提到中國進攻台灣時駐韓美軍介入的可能性,引起了關注。韓國在台灣問題上的戰略模糊對其造成了相當大的壓力。韓國外交能否在外交安全團隊能力受到大量誹謗爭議和批評的情況下更好的應對台灣問題空前的難度?要回頭看看韓國有什麼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指出,中美剛舉行的峰會提出「戰略溝通」,應該是在兩國國安團隊層面敲定某些務實的安排,尤其是觀察雙方在台灣問題上的實踐會否發生一些變化。

    2022-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