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文萍:從歐佩克減產看美沙新博弈

2022-10-28
賀文萍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
 
AAA

 shutterstock_1673548843.jpg

歐佩克同非歐佩克產油國組成的產油聯盟(「歐佩克+」) 10月5日宣布,自今年11月起大幅減少石油產量,日均減產200萬桶。這是疫情暴發以來最大幅度石油減產。消息一發佈,國際油價應聲上漲,並創下今年3月中旬以來最大單周漲幅,讓本就飽受高油價高通脹困擾且面臨各種選舉挑戰的美歐政府叫苦不迭。沙特阿拉伯是歐佩克的最大產油國,石油減產所觸發的新一輪美沙博弈也最為引人注目。

首先,是美方的強烈反應及施壓沙特。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公開表示,沙特支持石油減產讓風波不斷的美沙關係變得更加緊張。美方將重新評估與沙特的關係,而且拜登總統不打算在11月舉行的G20峰會期間與沙特王儲薩勒曼會晤。美國國會議員還提交了美國暫停向沙特出售武器的法案,甚至還有「斷交」的建議。拜登總統本人也發出要讓沙特承擔後果的「警告」。此外,美國國會還開始探討利用「禁止石油生產或出口卡特爾法案」,對歐佩克產油國提起反壟斷訴訟,試圖用美國司法的「長臂管轄」控制歐佩克的相關決策。

shutterstock_574618441.jpg

歐佩克減產決定之所以惹怒美國,主要原因有三:一是此舉「變相」支持俄羅斯,稀釋了美歐對俄經濟制裁的效果,因為油價上漲會給俄羅斯帶來更多石油收入;二是它有可能影響民主黨在即將到來的美國中期選舉中的選情。油價上漲、通脹加劇直接影響美國民眾的生活,也直接關係著每一張選票的選擇。沙特官方公開發表聲明稱,拜登政府曾要求沙特等主要產油國把今年11月開始大幅減產原油的計劃推遲一個月,目的就是為了緩解美國國內通脹壓力,好讓民主黨贏得中期選舉。毫無疑問,沙特這種把桌底下的「交易」公諸於眾的做法讓白宮十分尷尬和不滿;三是不給美國面子,甚至打臉美國總統拜登。拜登7月份曾親自出訪沙特,希望海灣國家增產石油,並聲稱要加強美沙兩國「戰略夥伴關係」,開啟美沙關係「新篇章」。但3個月後拜登等來的卻是歐佩克大幅減產決定,這等於間接宣布他7月份的沙特之行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其次,是沙特方面的強烈反制及「去美國化」舉措。針對美方所謂石油減產就是「支持俄羅斯」的指責,沙特表示,此舉完全是出於維護產油國自身利益的純經濟行為,與當下的俄烏衝突無關。似乎為了證實這一點,沙特旋即宣布向烏克蘭提供4億美元人道主義援助。而且,為表明減產不是沙特一家的主意,而是由23國組成的「歐佩克+」的共同決定,歐佩克成員國紛紛出面表態,力挺沙特,並捍衞減產決定的「集體」和「經濟」屬性。

沙特的反擊並不止於此,也不源於此。自拜登政府上台以來,沙特記者卡舒吉遇害案和沙特在也門的戰爭這兩大橫亘在美沙關係之間的障礙一個也沒有鬆動。年輕的沙特王儲薩勒曼心高氣傲,具有很強的自尊心和外交獨立性。事實上,沙特自2020年以來就開始採取了若干「去美國化」的舉措,如拋售美債。迄今沙特已累計拋售至少628億美元美債,相當於沙特約14%的美元儲備。另外,沙特外交還開始呈現「向東看」趨勢。沙特繼2021年7月成為上合組織對話夥伴國後,近期又提出加入金磚國家機制的意願。更重要的是,作為歐佩克領導者以及中東主要大國之一,沙特的一舉一動不僅影響國際能源市場,對該地區的外交取向也有一定的示範和帶動效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中國和沙特等阿拉伯國家抱團取暖可以拓展彼此的外交空間。富有油氣資源的中東國家除了尋求產業模式多元化以外,近年來也在外交自主和外交多元化方面不懈努力。特別是俄烏衝突爆發之後,沙特把歐佩克自身的油氣安全置於首位,敢於對拜登提出的石油增產要求說「不」。在美歐等西方國家對廣大的亞非拉中間地帶國家不斷進行「選邊站隊」施壓的情況下,中國與阿拉伯國家的進一步走近其實也反映出了世界上許多國家不願意被俄烏衝突這場戰爭所「綁架」,不願意成為這場戰爭所引發的糧食、燃料及金融危機的「犧牲品」。

    賀文萍  2022-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