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濤:安老院再次爆疫 政府仍依然故我

2022-11-21
文濤
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shutterstock_1932034526.jpg

今年年初第五波新冠疫情期間,本港多間安老院舍的大批院友和職員紛紛染疫。在這一波疫情中病故的長者,住安老院舍人士的比例超過50%。當時,無論是安老院業界,抑或社會大眾,對於政府處理安老院舍染疫長者的手法,都大表不滿。

業界和大眾不滿當時食物及衛生局、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處理安老院舍染疫長者的地方包括:很遲將染疫長者送往醫院或檢疫中心進行醫治隔離,甚至基於醫院床位不足,竟要求安老院舍將確診院友和緊密接觸的院友和職員,就地隔離而沒有提供足夠的防護裝備和指引,結果反令疫情在院舍內以幾何級數方式蔓延。當時,安老院協會就曾指出,幾乎所有院舍都有確診個案,甚至有些院舍屬於「全面淪陷」,即是只有數名院友和職員能倖免於疫情之中。

此外,公營醫院由於床位和人手非常緊張,當時的林鄭月娥當局又沒有採取迅速的應對措施,例如盡快建立可以照顧剛康復或密切接觸需要隔離長者的設施、盡早向中央政府提出支援香港抗疫工作的請求等等。結果,有些醫院竟將剛剛痊癒,體內仍有病毒殘餘的長者,推回安老院舍照顧;安老院舍也因很多員工確診或緊密接觸者,需要接受隔離,加上有員工因擔心院舍內的病毒會傳染給自己及家人而辭職,令人手緊張問題更為嚴重,因而無法處理醫院送來的長者,被迫送回醫院,又令醫院的床位更形緊張。結果,這種惡性循環不但令長者得不到醫院或安老院舍的適切照顧,更導致安老院舍的疫情在院內不斷擴散,甚至流入社區。當時每日數萬宗確診個案,很多市民至今仍猶有餘悸。

近期,疫情再次肆虐,愈來愈多安老院舍都出現個案。可是,即使新一屆特區政府和新的醫務衛生局,在處理安老院的疫情方面,跟上屆政府沒有太大分別,醫務衛生局局長盧寵茂認為,可以通過非常頻繁的安老院員工和院友檢測 ,就可阻止疫情在安老院擴散外。要求現時安老院員工需要每日上班前進行快測,隔日進行強制核酸檢測,頻密的檢測除了稍稍加快找出確診員工或院友外,對於控制疫情的效果不大,安老院依然再次爆發疫情。

shutterstock_1927518665.jpg

更甚的是,對於處理確診院友和院舍職員方面,衛生署和衛生防護中心仍然跟以往一樣慢三拍,令疫情不斷升溫。以筆者認識的一間安老院舍為例,愈來愈多院友和職員確診,但衛生防護中心卻只將染疫或密切接觸的職員即時送去隔離,竟仍將一批確診長者留在院舍內多日,未有送去醫治,而緊密接觸的長者轉送隔離中心的速度跟年初一樣緩慢,結果反令更多院友和職員確診。最終經管理層不斷申訴下,衛生防護中心才決定將所有院友撤離、移送隔離中心檢疫。這已白白浪費一至兩天的寶貴時間,也令更多院友和職員確診。

由此可見,政府未有汲取年初第五波疫情爆發時的工作失誤,沒有利用之前疫情緩和的時間,去增加人手、設備去更好地應對安老院舍的疫情,只是沿用上屆處理疫情官員單靠檢測、迷信不斷檢測的「萬能」效用的做法。

筆者建議行政長官應借鑑其他政策範疇中使用的KPI(關鍵績效指標)做法,為部門處理安老院舍疫情、防疫抗疫的工作,制定指標,譬如:設立指定時限內要處理好院舍疫情,如何通過調動醫務衛生局、消防署等部門的人手和設備,以至有效地運用志願團體如醫療輔助隊、聖約翰救護機構的力量,加快處理好確診安老院住客和職員的運送,加快將緊密接觸以至出現嚴重疫情擴散的院舍的院友撤離。

此外,醫務衛生局、勞工及福利局、保安局應成立一個跨部門工作小組,並由政務司司長統籌,加快處理安老院舍疫情以至其他殘疾人士院舍、兒童院的疫情,不斷改善應對方法。

如果本屆政府能汲取上屆政府的防疫抗疫政策的失誤,更完善地應對院舍疫情,那麼,不但可以避免更多長者和職員受感染,也可避免令院舍疫情向社區擴散,打撃社會復常的步伐。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疫情過後,更大的震盪也許才剛開始。而全球產業鏈重組、美歐全力「去中國化」,都動搖了我們過去對政經世局的認知。在這個大時代,政府的領導能力特別重要,現在生活復常只是第一步;以後重建經濟、恢復港人信心,才是見真章的時刻。很可惜,我們還看不到政府有何良策。

    陳景祥  2022-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