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蘅:國安當局須化被動為主動

2022-11-21
 
AAA

 WhatsApp Image 2022-10-20 at 3.48.45 PM.jpeg

韓國亞洲七欖賽誤播反修例歌曲為國歌,實在匪夷所思,令人懷疑是出於政治目的。中央對此低調處理,避免事件升級,造成不必要的外交風波,頗有大國風範。特區政府相對高調,予以嚴厲譴責,則是因為事件涉及國體,須嚴正查辦,同時,這也是向中央表態的一種姿態。縱觀特區政府事後的應對,可謂得體,然而,事件亦令人質疑國安當局未能「治未病」,在維護國安方面欠缺主動。

2019年反修例風波以後,中央和特區對於國家安全大為緊張,訂立了《港區國安法》,也設立了國安機構,收效十分顯著。近兩三年來,市面再無大規模的反政府活動,零星的暴力、違法事件都得以偵破,法庭也對國安事件展開聆訊,頗能震懾人心。然而,國家安全其實是一場攻防戰,只一味靠立法和審訊來解決問題,是遠遠不足以致勝的。

互聯網時代,網絡無遠弗屆,非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可以控制,好像今次七欖賽錯播的反修例國歌,據稱便是韓方職員在網上搜尋所得。事件發生後,人們赫然發現,在Google搜尋「Hong Kong National Anthem」,置頂的就是這首反修例歌曲。現時,特區保安當局已奉命應對此事,然而,為甚麼在事前竟對此無知無覺呢?

像「Hong Kong National Anthem」這樣的案例,Google不能控制討論區或其他網站的內容,但特區政府仍可要求Google刪除一些具失實內容的搜尋紀錄。特區政府還可由SEO(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專家嘗試優化搜尋結果,將不確或不利的搜尋紀錄,擠至較後位置;或利用廣告讓正確的內容置頂,以正視聽。如果特區政府先知先覺,及早發現,及早堵塞,就可避免混淆視聽,也可防止甩漏。

shutterstock_1906589005.jpg

這次國歌事件是一宗國安災難,其實是反對勢力一次成功的網絡攻擊。特區政府在網絡管控方面力有不逮,但不等於可以無所作為。事實上,反對勢力一直都千方百計在網絡上圖謀危害國家安全,有些是可以法律應對的,但有些則是需要在法律以外動腦筋的。特區政府除了在法律層面做事,也須在法律以外下功夫,應該成立專責小組,做好網上的文宣和SEO,對於敏感的國安關鍵字要加強搜尋和管控,必要時須澄清、更正。另外,也要發動一些文宣攻勢,說好香港故事。

特區政府現時對網絡的管控並不嚴密,一些觸及國安的敏感話題,即使在香港註冊的網站,也暢所欲言,甚至反對勢力的文宣也隨處可見,例如聲言發動SEO資訊戰。也就是說,即使是法律層面的管控,也做得並不徹底。當然,這方面可因應情勢,隨時調節,並不見得緊就是好。然而,筆者尤為關注的,是柔性的措施,也就是法律以外的層面做得不足。特區政府應主動出擊,在資訊戰中攻城掠地,確保網絡安全。

國家安全不是等發生了問題才去捍衛,更重要的是着手預防。現時,特區政府着手國安教育,可說是這方面的範疇,中、小學乃至幼稚園都增加了國安課程,固然有助下一代建立國安概念,然而,無遠弗屆的網絡世界才是年輕人接觸最多、防備不足的缺口,特區政府除了加強媒體素養教育,也應切實主動介入網絡內容的創建和搜尋結果的優化,讓人們獲得正確的資訊,從而保護國家安全。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普通法的法官在處理黎智英案上,以程序正義為由否決律政司的上訴,認為做法對被告不公,不能說全錯,但問題是判決只考慮到司法程序的問題,完全沒有考慮到判決的影響和後遺症,沒有理會判決可能令國安法中門大開,削弱國安法的權威

    韓成科  2022-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