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岩:中期選舉將如何影響美國內外政策走向

2022-11-21
李岩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所長
 
AAA

 shutterstock_1739643257.jpg

美國2022年中期選舉於11月8日舉行,截至14日的結果顯示,民主黨已在參議院拿下50個席位,無需等待佐治亞州的第二輪選舉便可守住參議院的微弱優勢。眾議院因計票原因仍未確定最終結果,目前態勢仍顯膠着,共和黨暫時處於領先並有更大可能奪回眾議院控制權。

此次選舉共和黨人預期的「紅色浪潮」並未出現,執政的民主黨表現超出預期。歷史上,在總統選舉中投票支持總統的選民,往往因心理補償效應和權力制衡的傾向而在中期選舉中投票支持在野黨,執政黨在中期選舉中失去席位成了大概率事件。這種「鐘擺效應」就使中期選舉成為了總統所在政黨的夢魘。此次選舉大體延續了這一態勢,共和黨較上次選舉贏得了更多選票,其在佛羅里達等傳統「搖擺州」的支持率進一步增加,並在部分「深藍」選區勝出。但是,共和黨的表現並未達到其預期,即便拿下眾議院也將僅能維持微弱優勢;原本預期激烈的參議院選舉,共和黨丟掉了賓夕法尼亞州的關鍵席位,使得民主黨繼續保持掌控權。在州長和地方層面的選舉中,共和黨的壓倒性勝利也並未出現。共和黨大佬參議員麥康奈爾等人已經公開承認共和黨的表現不佳。

上述選舉結果預示着,激烈黨爭的態勢將繼續主導美國國內政治走向。一方面,在高度政治極化的背景之下,共和黨如果掌控眾議院將對拜登政府施政帶來重大掣肘。可以預期,圍繞移民、墮胎、應對通脹等民眾關注的重大國內議題,共和黨很可能對民主黨發起反攻倒算,拜登再欲推出社會經濟領域的大型立法將受到顯著制約。共和黨人彈劾拜登總統的可能性也將明顯增大。可能成為新任眾議長的麥卡錫等共和黨人,此前已多次公開表示將對拜登展開一系列調查,乃至發起彈劾。而冀圖東山再起的特朗普勢必在其中煽風點火。圍繞這些問題,仍然大體處於均衡態勢的兩黨,進一步的激烈對峙和政治僵局將是在所難免。另一方面,在即將進入2024年大選周期的情況下,黨爭態勢也會不斷加劇。此次中期選舉中獲得大勝的佛羅里達州長德桑蒂斯,已經被視為共和黨2024年總統提名人的有力競爭者。此類抱有更大政治野心的人物,必然會在爭取黨內支持的同時,對對手政黨發起新的政治攻勢,以彰顯個人政見和曝光度。

shutterstock_634024823.jpg

在對外政策層面,中期選舉不會觸發美國對外戰略的根本性轉變,但仍會帶來不少微妙影響。正如拜登政府《國家安全戰略》所顯示的,美國兩黨的對外戰略總體基調正在變得愈發趨同,民主黨政府對於國際環境、安全威脅的判斷以及政策工具的使用,與特朗普政府2017年的《國家安全戰略》並無根本不同。兩黨對於維繫美國霸權地位的追求亦有高度共性。需要指出的是,共和黨在國會席位的增加可能強化美國對外戰略的「鷹派」色彩。在諸如伊核談判、朝核等問題上,共和黨相對更為強硬的一面,可能會對拜登政府的既定策略產生壓力。與此同時,共和黨內的「不干涉主義」主張則可能制約拜登政府的激進外交議程。目前最為突出的是美國對烏克蘭軍援問題。圍繞該問題,不少共和黨議員表示美國不應無限制地支持烏克蘭,認為拜登政府的援助政策不僅加劇了美國財政負擔,也使得美國可能陷入新的無休止的外部紛爭。在民主黨進步派議員秉持同樣主張的情況下,拜登政府對烏援助可能面臨較大變數。加之烏克蘭危機升級的潛在危險性,美國對烏克蘭危機的整體政策存在嬗變可能。

在對華政策方面,中期選舉再次強化了美國國內的對華敵意氛圍,共和黨力量的上升則可能加速重大涉華議案的立法進程。兩黨通過炒作涉華議題在選舉中博取輿論關注,已經並非此次中期選舉的獨有現象。此次選舉進程中,不少候選人將所謂應對「中國威脅」列入個人政綱,兩黨都有炒作對方存在所謂「通華」問題。針對所謂「台灣政策法案」等重大涉華立法,共和黨本就對民主黨的立法推進速度不滿,也反對拜登政府試圖淡化法案對華刺激內容的一些做法。近幾年,國會對於美國對華政策的影響持續上升,新一屆國會將進一步強化這一趨勢,兩黨競相展示強硬的現象可能進一步突出。同時,一旦府會分屬兩黨掌控,政府與國會在對華政策的推進和落實層面也可能產生不同步和不同調,從而加大中美關係的複雜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指出,中美剛舉行的峰會提出「戰略溝通」,應該是在兩國國安團隊層面敲定某些務實的安排,尤其是觀察雙方在台灣問題上的實踐會否發生一些變化。

    2022-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