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劉強東的「京東版共同富裕」

2022-11-28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4fb8bdb8392648df86fa66cbb41a115a.jpeg

中國電商巨頭京東的創始人劉強東最近在網上人氣頗旺。

劉強東本星期二(11月22日)給全體員工發信,宣布大幅度提升員工福利與保險,為此,京東集團約2000名副總監以上以及相應級別的高管,現金薪酬全部降低10%至20%不等,職位越高降得越多。

在落款為「你們的東哥」的信中,劉強東豪氣地宣布將十幾萬外包員工都轉為自有員工,從明年1月1日起為這些「兄弟」繳齊社保「五險一金」。集團還將撥出100億元(人民幣,下同,19億2400萬新元),為所有基層員工設立住房保障基金;劉強東本人再捐1億元,和公司資金一起擴充員工子女救助基金規模。

中國媒體將劉強東的宣布,概括為「一升一降」,降的是高管待遇,升的是員工福利,京東的這些舉措,將確保員工能「老有所養、病有所醫」,助他們一圓買房夢,並且員工如發生重大意外喪失勞動力或生命,其子女將由集團的救助基金撫養至最大達到22歲。他的內部信經媒體報道後,網上一片讚許之聲,形容這是「京東版共同富裕」,為企業家如何促進共同富裕做了個好榜樣。

這不是劉強東本月里第一次因慈善而衝上社媒熱搜榜。上個星期公布的2022胡潤慈善榜,就記錄了劉強東今年2月向第三方基金捐贈其時市值149億元的股票作為慈善用途,劉強東因此一躍成為本年度「中國首善」。

話說,從擺攤賣光盤白手起家的劉強東,過去四年里多數時間是因涉嫌一起發生在美國明尼蘇達州的性侵醜聞而登上社媒熱搜榜。事情發生於2018年8月,美國檢方最終決定不予刑事起訴,女方則繼續提起民事訴訟,兩造纏鬥幾年後該案今年10月在開庭審理前突然以庭外和解方式收場。不過,案子仍讓劉強東名聲與集團股價大傷,他4月以來辭任京東集團CEO,大舉減持集團股票,如今總算憑着慈善事業,挽回了一些形象。

必須補充,據公開報道劉強東在創業初期就熱衷公益,在「明州事件」前一兩年他也曾大筆捐款予公益事業,對象包括老家江蘇省宿遷市、中國人民大學、清華大學等,數額1至3億元不等。因此,如果認為劉強東的善舉純粹是為挽救形象,或是受共同富裕的政治氣氛和壓力所迫,這看法並不全面,他也許還有更多考慮。

京東剛公布的今年第三季財報雖然成績亮眼——從上年同期的虧損轉為凈利潤60億元,但利潤增長主要是通過降低成本、即節衣縮食來實現。在中國經濟整體下行和電商行業激烈競爭的雙重影響下,京東的壓力不小,正面對着後續增長乏力的煩惱。

劉強東的繼任者、京東集團CEO徐雷就坦言,集團的利潤改善主要來自降本。徐雷本月17日在電話會議中指出,今年物流受到疫情的影響是三年以來最大的一次。他也說,由於物流履約出現困難,或是需要等待更長時間的原因,今年「雙11」訂單的取消率比往年略高,在目前的宏觀環境下,消費者也更為保守和理性。

事實上,通過高管集體降薪來「省錢」以提升員工福利,已經透露出京東自身的利潤增長不足的信息,至少不足以支撐如此大幅度的福利提升。今年上半年,京東也進行了大裁員,和眾多電商巨頭一樣進入過冬模式。京東這「一升一降」的本質是劫富濟貧,這可不是可持續發展的長久之計,企業發展的正道仍應是績效提升,以及市場份額的擴大與發展。

話說回來,劉強東在內部信中也提到,如果兩年之內,京東業績重回高增長狀態,集團隨時可以恢復高管們的現金報酬。有分析因此認為,「一升一降」是劉強東一石多鳥之計,既提升了員工福利與向心力、強化了個人重情義的形象,又順應了大環境的政治正確,還對高管們進行了施壓,迫使他們提高績效。劉強東的信號是:倘若利潤增長不足,員工的福利可以只增不減,高管卻可能降薪。

中國這些年來貧富差距突出,一些適當的財富轉移有正面意義。不過,企業總不能只靠高管降薪這一招,長遠而言,員工福祉的提升取決於企業運營績效,也有賴於中國宏觀經濟與整體消費氣氛的改善。這兩個問題中,前一個是徐雷與高管們的使命與責任;至於後一個,他們只能聽天由命,期待大環境早些改善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京東商城創始人劉強東(人稱東哥)身陷強姦案疑雲與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聲稱要退休,這幾天引發無數人的關注和感慨。同為互聯網企業大咖,東哥的落魄和馬雲的瀟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于澤遠  2018-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