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顯:馬照跑、舞照跳的特別行政區

2022-11-28
周顯
時事評論員
 
AAA

 shutterstock_559410172.jpg

澳門向來是「罪惡城市」,最大產業支柱就是賭業。凡是賭業,離不開色情,從回歸前,到回歸後,皆是如此,就算沒去過,也總該不會不聽人說過,以前的泰式浴室,以及那些豪華到令人難以置信,兼且美女如雲的夜總會。

黃、賭產業當然是罪惡,但由於真能賺到錢,賺到外匯,鄰近地方因而見獵心喜。韓國除了一直以來的華克山莊,釜山也來搞;台灣想在金門搞,如果不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日本賭場早在奧運時已開張了。還有柬埔寨、菲律賓,到處都是賭場,馬來西亞向來有雲頂高原,至於賭船,更加是一直在走法律罅。

大部分的人都認為賭場是邪惡,只是為了錢,不得不企圖去參與這產業。這就是為何澳門是「特別行政區」,皆因在共產主義的中國,只有「特別行政區」,方才可以經營這些邪惡的產業。

香港是內地最大的特別行政區,這地位體現於鄧小平所說的「馬照跑,舞照跳」,然而,有關跑馬和跳舞,有一點是必須緊記的:

跳舞合法,妓院和「倚賴妓女為生」卻不合法,政府默許的只是男女之間的個人互動,如「一樓一鳳」。

跑馬雖然賭博,但它並非商業機構,而是慈善機構,政府非但課了重稅,它的利潤也是用作慈善用途,而且,它也有一個體育的包裝。現在它也加上了體育博彩,然而,足球也是體育運動,並非純粹賭博。

六合彩並非體育,可是,對於賭博和娛樂博彩的分別,有一個簡單的定義,就是如果抽稅太高,就不能算是賭博。

當年陳水扁在台南搞柏青哥,正是以此為理由,把柏青哥當作是娛樂。六合彩的派彩率只有54%,賽馬也只有76%用作派彩,所以也只算是「娛樂」,不是賭博。

當然六合彩之所以出現,目的是用來打擊字花。果然,由於六合彩比字花更加簡單易買,而且有政府的支持,很快便打垮了字花,也取代了馬票,成為了香港最受歡迎的娛樂博彩工具。

總括而言,香港作為存在的目的就是以搵錢為上,這些賺錢方式,有的可能有點邪惡,因而要把它們規範化,這就是「特別行政區」的「特別」之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AM73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