汲深:俄烏衝突何時了

2022-12-05
 
AAA

shutterstock_1954309246.jpg

作者:獨立評論員汲深

俄烏衝突已9個月了,態勢呈拉鋸式膠着,前景令人焦慮不安。

弄清俄烏衝突前景,當然避不開源頭。

蘇聯時期留下一系列隱患,不僅存在克里米亞和頓巴斯地區的來龍去脈問題,還有例如亞美尼亞族人佔主體的納戈爾諾-卡拉巴赫州劃歸阿塞拜疆,同文同種的奧塞梯族人居住地作為南奧塞梯與北奧塞梯分別歸屬格魯吉亞與俄羅斯,等等。況且,蘇聯解體後,2400多萬俄羅斯族人分佈在非俄羅斯國土,其中在烏克蘭逾1000萬。

想從烏克蘭拿回俄羅斯認為原屬於它的領土,普京並非始作俑者。葉利欽當政時,俄議會曾於1992年5月21日單方面通過了關於廢除1954年將克里米亞由俄羅斯劃歸烏克蘭的決議,1993年7月9日又通過關於收回克里米亞的重要海軍基地城市塞瓦斯托波爾市的法令,1994年克里米亞領導人還曾宣布脫離烏克蘭獨立。鑒於當時俄羅斯的羸弱地位以及俄烏之間尚能容忍相處,上述決議與法令均未實現。

人們還記得,俄羅斯一直租用塞瓦斯托波爾海軍基地,1997年雙邊協議俄方租用20年,2017年到期,於是雙方又在2010年簽訂合同繼續租用25年至2042年。這說明,那時普京並沒有奪回該海軍基地的行動計劃。

shutterstock_2174448807.jpg

普京主政以來,看重烏克蘭,試圖建立歐亞經濟聯盟,在確立俄主導地位的前提下,振興各自國家。原先烏克蘭對歐洲出口占其出口總額的12%,對俄羅斯出口佔40%。俄羅斯給烏克蘭施以政策優惠,除每年約50億美元的天然氣優惠外,2013年俄羅斯答應向烏克蘭提供150億美元貸款,還有幾十億美元的軍工訂單。

2014年烏克蘭發生政變,瓦解了普京的歐亞經濟聯盟構想,也給普京提供了奪回克里米亞的良機。當時連受到西方推崇的戈爾巴喬夫也站出來為「收復」克里米亞幫腔,認為這是對1954年蘇聯最高蘇維埃「錯誤」的糾正。

普京是有雄心的。他曾受葉利欽「照管好俄羅斯」之託,決心要在自己手裡把俄羅斯打造成一流強國,前提是消除可能存在的周邊威脅。

烏克蘭是一個主權國家,但同時也是一個曾在1990年國家獨立主權宣言中申明「決意成為一個永久中立國家,不會加入任何軍事陣營」的國家。

事物往往具有兩重性。按照聯合國憲章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俄羅斯對烏克蘭採取特別軍事行動,無疑是對一個主權國家的侵犯。另一方面,如果不是烏克蘭當局迎合北約東擴步步進逼,乃至2018年烏克蘭退出獨聯體並於2019年將加入北約寫進憲法,隨後澤連斯基還提出要有核化,也就是說,如果烏克蘭政治家們能從維護本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出發,做到像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所說的那樣,在北約與俄羅斯之間持中立立場,起連接東西方的橋樑作用,那麼俄羅斯的後繼軍事行動也就失去依據,好端端的一個烏克蘭也就不至於被糟蹋成如今這個樣子。

shutterstock_2148138415.jpg

普京在烏克蘭採取的特別軍事行動,顯然是針對北約東擴的一仗。他自信擁有俄羅斯民心和核盾牌,但他對美國西方向烏克蘭不僅提供大量先進武器裝備,還提供戰場情報方面的有力支持,其作用之超常估計不足。

俄烏衝突目前處於僵持局面,其前景可做以下幾點預判。

其一,戰爭衝突沒有贏家。俄羅斯優越的地緣政治地位和核大國地位,是無法撼動的。美國西方擁有的現代化經濟科技軍事實力,是難以匹敵的。就俄羅斯與烏克蘭雙邊而論,俄方佔有絕對優勢,但就俄羅斯與烏克蘭背後的北約而論,俄羅斯不佔上風。加之烏克蘭版圖龐大,絕非幾萬甚至更多兵力所能掌控。戰爭衝突在一定時段互有進退,是不足為奇的。

其二,戰爭衝突將持久化。烏克蘭順從北約逼迫俄羅斯是不合理的,俄羅斯奪取烏克蘭領土是不公正的,要俄羅斯吐出已佔領土是不現實的。這「三不」之間的糾結,導致戰爭衝突曠日持久。既然俄烏戰端實質上是在俄羅斯與北約之間展開,那麼如果美國為首的北約沒有結束戰爭的打算,那就只能拖延下去。

其三,和談是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但和談不是煙幕,要落到實處。如今彼此在消耗,就看誰的韌性強。任何一廂情願,都不現實。看來,在俄烏衝突中吃苦頭的歐盟國家從中會起舉足輕重作用。它們終究要反思:俄烏衝突給誰帶來好處?何以引起歐盟國家的能源危機、通貨膨脹、民怨加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2023年拜登政府在外交上會繼續奉行兩線「作戰」方針。
    兩線「作戰」重點在歐洲,因為烏克蘭局勢更危急,它關係到歐洲大陸的戰略格局。在對華關係方面,拜登政府的兩面性會更加突出,一邊要對話,一邊搞遏制;一邊談合作,一邊捅刀子。

    吳心伯  2023-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