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海外安全風險藍皮書:今年有十大問題

2023-01-19
 
AAA

106575609.jpg
1月17日,中國人民大學國家安全研究院與中海安集團舉辦了《中國海外安全風險藍皮書(2023)》(以下簡稱《藍皮書》)發佈會,多位頂尖智庫與高校的國別與地區研究專家圍繞全球戰略形勢、世界金融與供應鏈態勢和區域安全形勢等議題展開睿智研判與熱烈討論。

《藍皮書》提出了2023年中國海外安全風險十大問題:全球經濟發展形勢不明,世界能源安全困境凸顯,全球糧食危機及次生風險發酵,海外投資經營涉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議題挑戰增加,西方世界對華數字打壓態勢明顯,美國對華經貿遏制手段持續升級,非洲多國內政外交不確定性上升,歐洲對華戰略認知分歧加劇,歐亞區域地緣衝突風險居高不下,美國國內公共安全危機愈演愈烈。這些問題既是全人類共同面臨的風險,也是與中國海外安全利益密切相關的議題。

《藍皮書》分析了2023年中國海外不同區域國別存在的重點安全風險。東亞地區:政治與軍事遏制;經濟與技術圍堵;惡意網絡行動。俄羅斯與中東歐地區:俄烏衝突發展態勢不明,或將持續影響該地區局勢,地區穩定仍具有較大不確定性。地緣政治風險和域內國家複雜的政治局勢或是關注重點。西歐、南歐與北歐地區:民粹主義與民族主義合流;領導人執政基礎較為薄弱,政治碎片化加劇;歐盟內部存在較大分歧;能源和糧食等大宗貨物價格飆升等。北美地區:種族主義、反華言論,社會安全、槍支暴力、白人極端主義/恐怖主義;中美地緣政治衝突;加拿大涉華政策不確定性。澳新南太地區:域外勢力干預加上美澳同時展開對華競爭;國家經濟衰退、通貨膨脹率和失業率有所升高;種族歧視、治安混亂、跨國犯罪和詐騙等。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楊光斌對未來五年到十年內中國的戰略形勢作出了判斷。一方面,中國的發展改變了世界的權力結構,所以會面臨一定的風險。從具體數據來看,1850年第二次工業革命開始的時候,東西方工業GDP佔比各50%;1980年,西方國家工業GDP佔比90%,非西方國家僅10%;但是到了2020年,東西方又回到了1850年各佔一半的情況。未來,GDP結構可能還會繼續向有利於中印等東方國家的方向演變。GDP結構的改變背後其實是權力結構的改變,這對西方國家來說是不可接受的,因此勢必會帶來矛盾。而另一方面,中國已經進入全球化的中心,其影響世界市場的能力與日俱增,這為化解風險提供了一定的空間。

中海安集團科研主席、BCEL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藺睿就經濟風險的相關問題進行探討。首先,經濟形勢中具有普遍性的全球通脹是造成全球經濟增長不確定性的主要因素,俄烏衝突的負面影響以及新冠疫情的延續也是經濟下行的重要原因。其次,在能源與糧食價格波動方面,發展中經濟體和發達經濟體都面臨價格暴漲的情況,能源與糧食供應鏈在各個環節與層面的波動幅度與速率的不平衡也引發社會不穩定的風險。在ESG(環境、社會與公司治理)方面,存在着各評級機構標準不統一以及很多發展中國家的環境維度與社會維度難以權衡等問題,這不僅提高了我國企業的合規成本,還產生了對中國企業和項目政治工具化與污名化操作的空間。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南亞研究所執行所長樓春豪以「急、難、險、重」四個字概括了南亞地區整體安全形勢。「急」是形勢急,南亞地區在地緣上極具重要性,傳統安全與非傳統安全領域的風險相互作用,導致該地區形勢緊迫。「難」是治理困境,南亞國家普遍面臨國家治理方面的難題。「險」即恐怖主義風險上升,這與美國的不負責任緊密相關。美國將大國競爭放在首要地位,在反恐問題上不僅偏離重心還將恐怖主義問題作為大國競爭的工具和手段,導致地區的恐怖主義形勢更加嚴峻,同時使中國面臨的恐怖主義襲擊風險上升。「重」指的是我國在南亞地區海外利益保護任務很重,一方面因為南亞地區對中國「一帶一路」推進非常重要,另一方面南亞地區面臨內外部以及政治經濟安全等各方面風險,使我國維護南亞地區海外利益任重道遠。

暨南大學拉丁美洲研究中心副主任賀喜根據自身研究成果與田野調查實踐指出,拉丁美洲地區形勢發生了一些新變化。第一,拉美地區極右翼的勢力正在逐步做大;第二,鐘擺效應依然折磨著拉美地區;第三,網絡與社交媒體的衝擊日益顯著,加之年輕人心態的激進,易引發拉美年輕群體極化;第四,拉美地區受歐美影響非常大,在心態認同和環保勞工標準上更偏向西方國家;最後一點是包括新冠疫情在內的傳染病和自然災害的影響。隨着中資企業和中國人走向世界、遍布世界,對海外利益的保護更應受到重視。賀喜強調,要加強對中資企業、海外僑胞與海外僑社的監管和對海外僑界的犯罪治理,維護和提升我國的國家形象。

吉林大學行政學院教授姚璐指出,在數字世界的體系,中國企業要想保證自己的投資安全,不僅需要官方的合作,還需要積極參與國際標準的構建,因為如何制定標準才是在數字世界最為核心的競爭環節。俄烏衝突讓我們認識到,在算法和人工智能的邏輯之下,物理空間、網絡空間和社會系統三者聯動對社會所產生的強大影響。人們以前的認知來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但今天則來自算法推薦的內容,這實際上也是如今中西方競爭中的要點之一。因此,參與國際技術標準和安全標準的置頂對於安全至關重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如今以資本主義和西方思想改造中國之路,已徹底被堵死,打破了自近代起中國從西方引進思想的範式,令中國可能面臨自近代以來的一次歷史總結算和範式轉移,足以將歷史引領到一個難以挽回的方向與軌跡上。

    袁彌昌  2023-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