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拉布淪「少數人暴政」 剪布成「不可避免之惡」

2016-09-15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評級機構穆迪日前發表報告,指非建制派取得29席,立法會內分裂及拉布情況持續,對香港評級有負面影響。這是首次有國際評級機構談論香港立法會的拉布問題,反映議會困局已經敲響了香港的警鐘,拉布更逐漸淪為「少數人的暴政」。

所謂「少數人的暴政」,其實是相對「多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而來。在西方政治學中,有一派學說認為「少數服從多數」的制度,等如是將多數人的利益凌駕於少數持異見者的利益之上。為此,一個實行議會制的政府,往往會透過憲法向議會作出權力制衡,從而阻止出現「多數人暴政」。拉布正是其中一個手段。

香港拉布變成例行公事

為了保障議會內的少數聲音,避免多數黨在政策上不必聽從少數議員的意見,於是才有拉布出現,讓少數派議員可以此作為制衡多數的武器,令議會能夠彰顯不同的意見,在不少國家及地區也有類似制度。香港立法會並沒有拉布機制,但《議事規則》確實讓一些議員有操作拉布的空間,這也是事實。但問題是香港的拉布愈來愈走火入魔,已經變成一種例行公事,甚至成為一些議員賴以自傲的「功績」。他們不是為了推動或爭取政策的通過,而是以阻止政府的政策為主要工作,當中不少政策其實是得到廣大民意支持,如早年的長者生活津貼以及一些基建工程,最終都無一避免成為拉布的犧牲品。

少數派議員以拉布作為打擊政府、脅迫政府的武器,不惜以癱瘓議會為代價,罔顧議會程序、不理主流民意,這種極端的拉布根本就是一種「少數人的暴政」。「少數服從多數」是民主表決的原則,如果因為票數不及對方,就動輒採取極端手段阻止表決,將嚴重損害議會的程序理性,更會動輒令議會運作陷於癱瘓。近年香港發展停滯不前,連評級機構也就拉布作出示警,正說明拉布對香港的禍害。

主席要當機立斷

保護少數聲音是必須的,但當拉布已淪為「少數人暴政」,剪布就成為「不可避免之惡」。始終,議員進入議會就是為了議政論政,但面對無日無之的拉布,而《議事規則》又沒有機制阻止之下,剪布就成為了唯一辦法。例如,主席可根據議會的安排和時間,就各項表決設立一個合理的時限。

何謂合理的時限:一是應有充分的時間讓議員表達不同意見;二是不會因為無止境的發言而影響到立法會的正常運作和議案審議。在考慮到有關情況下,主席就可以設立一個剪布的最後時間。在時間內,議員要發言要拉布要點人數要製造流會,悉隨尊便,但到了限期就要立即剪布付諸表決。這種「限時剪布」,是在不修改《議事規則》下限制剪布的最好辦法,在上屆會期亦曾多次使用,當中的關鍵就是手握剪刀的主席。當然,拉布是政治議題,政治議題最好還是政治解決,但恐怕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這只是良好願望。

(韓成科,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延伸閱讀
  • 社會有必要知道連串示威行動的代價,大批示威者於7月1日衝入立法會大肆破壞,大樓內的消防、保安,以及通訊系統損毀嚴重,修復需時,有估計維修費用高達半億。

    吳永嘉  2019-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