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朱凱迪們」能走多遠?

2016-09-15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551258273366642595.jpg

(資料照片)

「朱凱迪們」說的是,經這次選戰進入立法會的六七名激進派議員,包括朱凱迪、游蕙禎、羅冠聰、梁頌恆、鄭松泰、劉小麗,還有邵家臻以及姚松炎等等。由於他們的政治立場其實飄忽,用所謂本土、自決甚至港獨,也許未必能夠正確概括他們的政治屬性,因此,姑且稱他們為「朱凱迪們」,因為朱凱迪是票王。

如所周知,民主社會的議事堂就是一個舞台,你上場我下台,我唱完你來跳,來來往往是常事。那麼,這些被譽為香港新星之人又能走多遠呢?四年之後是否都是昨日黃花?當下,恐怕新晉們要過三關。 

首先,新星們要懂得做功課。網民說,游蕙禎成功掃低黃毓民之後,多日以來成為傳媒寵兒,不過游BB對議事規則就真係BB級數啦!她說,上任之後如遇到修改議事規則或審議條例草案會盡量留在議事廳「拉布」。其實,建制派係地區直選無法過半數,就算提出議員議案修改議事規則也不夠票通過,拉乜嘢布?網民又說,游BB黨友梁頌恆都係咁可愛,明明規定立法會主席要40歲,佢就推舉不足40歲嘅朱凱廸或鄺俊宇去做。

入立法會要考基本功 

新晉做功課當然是要知道基本的立法會議事規則。而更難的是具體問政,就算老牌議員也不是百事通,但是要有入門的路徑,懂得如何收集資料和研究政策。這些基本功過不過到關,十月立法會一開鑼就會見真章。 

其次,「朱凱迪們」首入議事堂是否真如他們所說,立馬推本土、自決,甚至港獨議題呢。好幾個激進新仔議員暗示,還要通過宣誓這一關,過了之後在立法會就什麼都可以說了,說了什麼也奈何不得,因為議員有免責權。羅冠聰選後在電台節目中公開聲稱,未來將在議會中提出「香港前途問題」,要求「民族自決」、「反對赤化」。梁頌恆還說說將在議會中對「獨立」提動議辯論。相信,這些戲一定會唱,不唱也不好交代。問題是,有用嗎?當然是無用的。建制派掌握的立法會不會通過這些癡人夢話的議案,而香港也沒有支持港獨的足夠的社會基礎,所以這些戲必然唱不長,也許即使最反動的報章也很快沒有報導的衝動。於是,這等話題能夠唱四年嗎?唱不了四年,那麼四年之後還有人頭票給他們?

土地問題問你點辦

倒是朱凱迪注視的議題,是香港人關心的問題。他提出的新界的開發問題,實質就是土地問題,而土地問題正是當今香港困局的核心。試想,香港的高地價高樓價高租金問題緩解了,社會還會有那麼多不滿,沒有那麼多不滿,反政府的立法會候選人會有那麼多支持?朱凱迪又怎麼會成為票王。 

新晉的激進議員,如果都像朱凱迪那樣把注意力放在香港社會問題上,其議政會展現廣闊的空間,也會前途無限。問題是,他們也要學習議政的基本邏輯。例如,朱凱迪說道的「官商鄉黑」勾結,確實聳人聽聞,但是你拿不出證據如何下台?再者,你單槍匹馬挑戰「官商鄉黑」,能夠成功嗎?你把所有的政治力量都趕到對立面,不恰恰說明你是政治初哥?還有,香港問題是缺地,而你又藉環保之名,反對任何開發,不是自相矛盾嗎?你不改進,又怎麼走得遠? 

四年之後,可能「朱凱迪們」只是人家用完的抹桌布,用完了就扔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