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廣基:愁爆港孩

2016-09-21
白廣基
資深傳媒工作者
 
AAA

網上港媽群組瘋傳一張疑似幼稚園補充練習紙,要求四、五歲稚子要通曉人體關節結構種類,並要寫上關節英文名字,什麼hinge joint、什麼ellipsoid joint,名堂繁多,艱澀難辨,莫說小朋友、連畢業多年的大國手隨時被考起。

愚見以為,活在這個功利的年頭,不懂ellipsoid joint猶可恕,然而為人父母者,不曉得「贏在起跑線」,那就絕對不可活了。須知道生而為港孩,自呱呱墜地一刻,已命定成為家長之間較勁的一件武器,只是沒想過這場軍備競賽長玩長有,愈玩愈激,那條起跑戰線愈畫愈後,愈拉愈長,不知哪個時候開始,竟然要「贏在射X前」才夠嗆,令人傻眼。

老實說,「贏在起跑線」已比粗口更難聽,聽到這句「贏在射X前」,品味非常低劣。有回跟老同學聚舊打邊爐,男男女女都是專業人士,平日道貌岸然,可酒過三巡,個個化身為教育理論專家,席上互相「射」來「射」去。我默然不語,忽覺口中那粒雞子有陣怪異味道,胸口作悶,很是倒胃。

德國人教孩子反璞歸真

當我們樂於荼毒自家小孩,並引以為傲的當兒,德國人完全不來這套,他們認為幼童的天職只有盡!情!玩!樂!為防日耳曼接班人被壓至心理變態、受逼迫得後天癡呆,德國憲法白紙黑字明文禁止教授語文讀寫及數學,取而代之,當地為小朋友拓展不少森林幼稚園,天為被、地為席,小朋友汗流浹背,格物致知,日日親親大自然,個個猴精猴靈,腰板挺直,創意無限,誠如愛恩斯坦所言:「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絕對沒花沒假。是以德國人長久以來是諾貝爾獎常客,得獎如探囊取物一般等閒,要是哪一年沒拿下半個,不僅十三億人震驚,相信全球七十億人也嚇呆。

其實我國古人也不比德國人弱,宋人蔣捷先生賦詩「少年聽雨歌樓上,紅燈昏羅帳」,宋代年輕人的起步線是否畫在歌樓上,那就不得而知,但宋人視玩樂為天經地義,並非十惡不赦事兒,由此可見一斑。

正如姜文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大時代儘管何等天翻地覆,可是對小毛頭而言,沒有家長的管教束縛,玩偷窺、玩武鬥、玩流氓,玩愛情,總之要卯足洪荒之力玩個不亦樂乎,那才對得起青春嘛。

港孩上課補習復補習上課

余生也晚,趕不上歌樓瘋狂歲月,遇不上十年文革,猶幸吾輩有湯姆歷險記的Tom Sawyer 作精神導師,即便相隔百年,反正放牛班的玩意不分華洋古今,有水則靈。這裡也許沒有蜿蜒曲折的密西西比河,但遍布各舊區的大明渠一點不失禮,別小看那條烏溜溜的小澗弱水三千,可每逢暴雨當下發下大水,渠水湍急,波瀾壯闊,對一代小孩子那種莫明震撼感,就算長大後慕名到錢塘觀大潮,只覺得不過爾爾。

反觀新生代的小朋友,上課補習復補習上課,此間還有沒完沒了沒有興趣的興趣班,令本應天真爛漫的小朋友如同困在一節車廂內的喪屍, 所為何事,茫無頭緒。最悲哀的是,小毛頭連玩耍也要擔驚受怕,廣告內的小胖子一句「打波先至嚟落雨」,簡直灰到爆。也難怪,港孩一個二個活像七老八十的糟老頭, 十來歲已在紀念冊上嚕嚕叨叨的歪七倒八寫什麼「勤有功、戲無益」、「學如逆水行,不進則退」, 人生不滿十,常懷萬歲憂,莫過於此,問你死未?

白廣基(小白),資深傳媒工作者、專欄作家及漫畫家,曾任報社主筆及副總編輯。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取消校內初小考試並非切合本港所有小學的定位,更不能聚焦地減輕學生壓力。與其由楊潤雄一聲令下,不如容許校方自行選擇,決定是否需要校內試及考試模式。

    林添生  2018-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