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兆興:是時候改變關於土地謊言了

2016-09-30
盧兆興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教授
 
AAA

 WhatsApp .jpg

既得利益連同過時的行政手段已經蒙騙了市民幾十年,如今新界應當推出全新的土地分配制度,以更全面、更公正地代表所有利益持份者。以下建議的手法都可以達到此目的。

 

地政官員的傳統做法是先就新界土地使用和開發計劃,徵詢受影響人士和鄉紳意見,這種做法必須被制度化,並組成一個更高規格的委員會來審查包括新界在內的所有土地開發計劃,同時確保所有持份者的意見都被考慮。最理想情況下,建議組成的委員會應當由行政長官領導,轄下包括地政總署、房屋署和規劃署官員,以及香港18區的民政事務專員和城市規劃委員會的高級官員組成。
 
目前,政府一旦開始與區議會,或者鄉紳討論土地開發計劃,既得利益團體和個人必然會為保自已的利益開始游說政府。他們未必會以公眾利益為先。這些團體和個人須意識到,在他們的個人利益和公眾利益之間必要取得平衡。
 
但是,目前的政治架構正正給予了既得利益團體和個人可以否決對大眾有利的土地開發計劃。
 
而上述建議的全新土地分配制度,將結束這一怪現象。若非如此,現行的土地管理程序將持續高度政治化,即被選擇性諮詢的少部分人擁有否決權,而那些沒有參與的大多數人則會感到被排擠。
 
為了防止可能出現的違法行為扭曲土地開發計劃, 18區民政事務專員應與警方密切合作,以防止與土地開發相關的敏感資料過早外泄,從而避免令任何相關方面從中獲益。現時整個土地開發過程,可能已經因所謂「摸底」的協商程序,令有權有勢的既得利益者過早取得敏感信息而遭受損害。這些既得利益者利用獲得的資料,在政策制定進程的不同階段試圖影響政府決策。隨著香港政治日益複雜,負責與當地有影響力團體「摸底」協商的官員們必須格外小心,以防過早泄露政府意圖。
 
此外,負責土地和規劃的政府部門,尤其是地政總署、房屋署和規劃署,或許應當彼此協作,擬定五年計劃。長期計劃將幫助政府以更為正式的方式諮詢利益團體和個人的意見,從而最大程度減少外界誤以為政府政策偏袒參與諮詢人士。
 
傳統的非正式協商應當是公開的。這將令政府免受官商鄉勾結的指責。如果政府依然試圖繼續就土地開發方案以非正式方式與利益團體和個人進行「摸底」的協商,那麼參與「摸底」協商的所有相關方,包括區議員和鄉議局成員,都必須嚴格遵守避免利益衝突這一原則。換句話說, 直到正式諮詢前,涉及有利益衝突者不得參加任何非正式商討的會議。
 
土地和房屋開發的公眾諮詢,最理想應當經歷三個階段。首先,與土地、房屋和規劃開發相關的政府文件在草擬的早期階段應被列為機密;這些文件不應在區議會級別的任何場合,無論正式與否,被透露和討論,否則這會令那些有渠道獲知政府文件的人擁有較其他人相對多的政治影響力。第二,文件被提交到各個區議會進行正式討論後。 政府官員與所有相關人士或團體的非正式諮詢也應同時進行。這種做法可以確保所有受影響居民擁有同等機會游說政府。
 
最後,在新成立的土地、房屋和規劃委員會聽取了區內所有受影響居民的意見後,該委員會將作出獨立於任何團體和個人影響的決定。
 
為了應對非法侵佔政府土地事件,地政總署應當開通電話熱線以便市民可以舉報任何可疑的「佔領」。為此,地政總署應增加人手以應對這類投訴和舉報帶來的額外工作量。
 
而那些批評土地政策制定過程的人也應要提出確實證據。空洞的指責,如政府官員和外部勢力「合謀」等指控,不僅會擾亂合法的諮詢程序,由於相關工作已經困難又敏感,指控會打擊負責推動工作的公務員士氣。即使沒有那些詆毀他們專業和人格的無端指控,他們的工作本來就異常艱難了。現在是時候將土地開發與使用的討論推向一個新台階:讓廣泛的公眾利益,優先於那些所謂「地頭蟲」的既得利益。
 
 
文章轉載自《中國日報》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圖片:文匯報
 
延伸閱讀
  • 社會有必要知道連串示威行動的代價,大批示威者於7月1日衝入立法會大肆破壞,大樓內的消防、保安,以及通訊系統損毀嚴重,修復需時,有估計維修費用高達半億。

    吳永嘉  2019-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