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w Mitchell:香港人應多看積極面

2016-10-10
Andrew Mitchell
資深教育工作者
 
AAA

香港景點_WEB.jpg

25年前我首次踏足香港,被維多利亞港的迷人景致所震撼。如今,我決定重新再做一回遊客。於是,我和妻子每周四都放下工作,去探尋除了遊覽多次的知名景點和習以為常的日常街景之外香港的妙處。

 
為籌劃我的新遊覽路線,數月之前我上了“發現香港”網站,這是飽受抨擊的香港旅遊發展局的“官方旅遊指南”。結果,和我先入為主的想法大大不同,除了發現迎合有錢遊客的知名景點、高檔餐廳和商場推薦之外(盡管太平山、星光大道和香港迪士尼樂園均出現在主頁明顯位置,同時導航欄裡在觀光一欄後緊接著就是吃喝和購物),我還發現了很多我沒有去過但值得一遊的地方,以及很多在過去數十年裡我沒有做過,但卻值得一做的事情。
 
今時今日,我對「舊東西」基本沒有抵抗力,我也喜歡走出家門去戶外活動。因此,在過去數月內,我走訪了元朗區的屏山文物徑、粉嶺的龍躍頭文物徑,以及中西區的孫中山史跡徑。我還漫步於九龍城的九龍寨城公園、鑽石山的志蓮淨苑和南蓮園池,以及沙田的萬佛寺。我還參觀了位於尖沙咀東的香港歷史博物館、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以及筲箕灣的香港海防博物館。我還一路向上步行至松林炮台,又向下走到大潭水務文物徑。這一切都太吸引了!
 
生活在香港,由於種種壓力和煩惱,人們很容易忘記這是一座「不可思議的城市」。你到哪裡還能找到這樣一座城市:在優美的自然環境中蘊藏著豐富和多元文化遺產,在密集的城市開發項目之外還有原生態郊野公園,生機勃勃的現代都市緊鄰著美麗海濱,而這些引人入勝的地方都是約一小時車程就能到達。
 
事實上,我們生活在今天的香港無比幸運。但在面對回歸之後的種種挑戰時,我們當中很多人似乎忽略了我們是何等幸運。繁重的工作令我們神經緊張,高漲的樓價則令我們忽視“亞洲國際都會”的奇妙之處。
 
要治癒這種集體抑鬱有賴於重塑希望。因此,香港政府無疑必須繼續努力,解決諸如標準工時和高樓價等問題,因為這兩大問題是草根和中產階級香港人的最大困擾。同時,對現任和未來特首及高官來說,他們必須讓香港市民充分意識到,和內地更為緊密的經濟整合將帶來大量機遇,同時香港在“一國兩制”架構內仍將享有高度自治權。
 
不過,最終來說,希望是由心出發的。因此,所有香港人,包括我這樣的新香港人,必須確保我們保持積極,才能超越政治上狹隘的兩極及分化,應對未來數十年的挑戰。正如很多評論家已經指出,我們需要重新發掘“獅子山精神”,即造就這座令很多香港人引以為傲的城市進取精神。
 
但是,我們如何才能重燃獅子山精神?我們如何才能治癒集體抑鬱?治療輕微抑鬱症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就是採取更為健康的生活方式:健康飲食、充足睡眠,以及最重要的,經常鍛煉。而開啟我們集體康復的最好方法就是:走出家門、探索這座特殊而迷人的城市。
 
 
 
文章轉發自《China Daily》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圖片:旅發局/康文署/古物古蹟辦事處
延伸閱讀
  • 「高度自治到底有多高」的確有討論空間,但肯定不是Sky is the limit,這恐怕也是香港社會各界無分政治光譜的共識。

    《思考香港》編輯部  2020-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