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朱凱廸「悖論」

2016-10-11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朱凱迪_SHUTTER_WEB.jpg

悖論,是非常有趣的哲學命題,要點是前提和結論互為矛盾。古典悖論有個“說謊者悖論”,說的是:有人聲稱:「我正在說謊」。如果認為它是真的,那麼它就是一句謊話,是假的;如果認為它是假的,那麼它就不是一句謊話,而是真的。許多人不懂悖論,卻在做悖論的事情。有些人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矛盾的,但是故意為之。

這一屆立法會選舉結束,獨立候選人朱凱迪成爲票王,得票八萬多。也許,泛民的老牌議員馮撿基,李卓人等因爲他的搶票過多而落選。但是,無論如何,朱凱迪原本寂寂無聞,選舉民調初期一直處於低位,但是通過他默默耕耘最終高票當選,必有過人之處。於是,這也可以稱之爲“朱凱迪現象”,值得香港政界學界加以研究。

其中,他的一句反對“官商鄉黑勾結”的口號,就非常聳人聽聞,即打了政府,也打了發展商,還針對新界的原居民,還加上黑社會,打擊面不可謂不廣。從這個口號可以看到,朱凱迪的競選策略並不是一般泛民和自決派流於空泛的政治口號,而是實實在在抓住了新界人尤其是搬進鄉下住的非原居民的第一個關注點---土地和房屋問題。而且,在新界土地房屋問題的眾多持份者中強化了非原居民的利益,甚至不惜提出反“官商鄉黑勾結”這樣的口號,完全排斥其他持份者。熟悉新界問題的人知道,這種口號對於解決問題毫無幫助而且有害,但是在挑動城鄉矛盾則是“煞食”的。而這種“爲民請命”,是可以有票的。

問題是,在選舉激情過後,認真思索,會發現其實“官商鄉黑勾結”是一個悖論,且不說其是否有充足證據。市民們憑基本的生活常識可知,“官商鄉黑勾結”的力量是無與倫比的,相信這四種力量真的聯合起來,什麽事情做不成。但是,實際上,政府在新界開發上舉步維艱,即使是橫洲建屋計劃由17,000個降至4,000個,也不是政府、鄉民和發展商互相配合,而是各持份者強調自身利益的暫時妥協。梁振英如果與“商鄉黑勾結”,又何須眼溼溼,稱覓地“粒粒皆辛苦”。

於是,大家看到悖論是,如果“官商鄉黑勾結”是真實的,那麼政府在新界,覓地建屋是順利的;如果“官商鄉黑勾結”是虛假的,那麼政府在新界,覓地建屋是困難重重的。也許,朱凱迪要辯駁,因為“官商鄉黑勾結”,所以,橫洲建屋計劃由17,000個降至4,000個。但是,通過政府記者會及多種渠道的解釋,政府17,000個建屋計劃不變,只是因為棕地的去污處理和棕地上的物流要妥善安排,所以只能分二三期發展。而事實上,朱凱廸至少在今年3月份出席電台節目就表明他瞭解事情全過程。悖論也就是不是思維矛盾的無意悖論,而是政治上的有意為之。

事實上,朱凱迪悖論還有不少,例如,既要多建公屋令“天下寒士盡歡顏”,但是又一點郊野公園也不許動;既要環保建立美好家園,但是又力保鐵皮屋「不遷不拆」。現在,受橫洲第一期發展影響非原居民,又要求「不遷不拆」了,也許朱凱迪一開始就是他們的代表而已。只是,作了“悖論”政治人物,很難有前途。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社會有必要知道連串示威行動的代價,大批示威者於7月1日衝入立法會大肆破壞,大樓內的消防、保安,以及通訊系統損毀嚴重,修復需時,有估計維修費用高達半億。

    吳永嘉  2019-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