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 Lonsdale:香港成功的秘訣:自由與責任的適當比例

2016-10-13
Chris Lonsdale
心理學者、語言學者
 
AAA

銅鑼灣街景_WEB.jpg

最近筆者被問及香港有哪些東西值得保留。鑒於過去幾年彌漫在這裡的種種焦慮情緒和政治噪音,我一時覺得難以回答這個問題。

但一回想到香港的獨特之處,以及為何我如此熱愛這片土地,答案就不言自明了:有自我責任感的自由。

根據弗雷澤協會(Fraser Institute)的“經濟自由指數”,香港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區域。2014年,香港的得分高達90.1分,高於新加坡的89.4。

這並非無關緊要的學術數據。在香港你可以真切地感受和體會到自由。當我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第一次來到香港的時候,這裡獨特的氣息顯而易見。無論你從何處來或者你擁有怎樣的過去,在這裡都無關緊要。在香港,一切都可以從頭再來。你可以成為任何你想成為的人,只要你想。

如果你想嘗試做些新東西,並為此全力以赴,那麼香港歡迎你。在這裡,你可以從腰纏萬貫變得一無所有;也可以從身無分文最終發達家致富。

在香港,你有因好吃懶做而忍飢挨餓的自由。同樣,你也有利用聰明才智、發掘市場需求、創業獲益的自由。

得益於香港合理稅收政策,你有保留大部分自己勤勞成果的自由。你有想讀什麼就讀什麼的自由,有暢遊完全開放的網絡自由,有選擇任何朋友的自由。

你有想說哪種語言就說哪種語言的自由,但是你若選擇拒絕學習廣東話,你也有被人誤解的自由。

你有隨遇而安的自由,有選擇住在哪裡地的自由 。如果你願意,你可以廣交朋友,也可以享受獨處。無論你如何選擇,你的選擇都會得到周圍的人尊重。你有發表言論的自由,同時別人也有埋頭於自己事務而無視這些言論的自由。

作為香港公民,你有抱怨並等待被政府和政客救助的自由。但同時,你也有解決問題的自由,不論是獨自解決或與人合作。

如果你是一名公務員或是政府代表,你有公開譴責那些來自社會邊緣人群“激進”觀點的自由。而香港公民可能會贊同你的立場,但他們必然會強烈反對將觀點強加於他們的意圖。

這世界上總有一些人試圖命令和控制香港。打著打擊恐怖主義和反洗錢旗號的《外國賬戶稅務合規法案》只是眾多例子之一。

哪怕對方與自己擁有不同觀點,雙方依然可以做朋友,依然可以做生意,依然可以進行合作從而實現雙贏。那些無法理解這個香港核心價值的人,堅持認為只有自己的觀點才是對的。

在我所認識的香港,人們總是無視政治與政客,他們更願意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但在今天,本土政客在鼓吹著“為所有人解決所有問題”(這顯然是不可能的)的同時,他們正在摧毀香港人民的責任感,從而一步步削弱著香港。

讓我們銘記,香港之所以成為香港正是因為她是自由的,而這種自由是責任感的另一面。擁有這份自由,香港可以繼續前行,繼續以超出想像的成就再一次讓世界驚嘆。

 

 

文章轉發自《China Daily》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擁有「新聞自由」,向來都使香港人有一份超然的優越感。但想深一層,這種自由其實是建基於「一國兩制」,嚴格上來說,是中國政府所給予的,又為何會反而使香港人感到自己比大陸人更優越呢?

    寒柏  2019-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