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濼生:香港若不能彌合分裂勢必衰落

2016-10-12
何濼生
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
 
AAA

hksunset_web.jpg

我正目睹香港悲劇性地衰落。我並非指經濟或香港的國際競爭力(當然這方面也值得探討),我所指的是特區的核心價值、香港的特性,以及我曾說的城市之“魂”。

我正目睹一座衰落之城。民眾分化成兩大互相憎惡的陣營,即“黃絲帶”和“藍絲帶”,抑或稱作泛民主派和建制派。這些具有誤導性的標簽影響著人們的判斷和行為,並帶來不公和麻煩後果。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最近做了一項調查,研究團隊給同一份調查問卷貼上不同標誌,分別是泛民主派的公民黨和建制派的民建聯。結果顯示,不同標誌對受訪者的反應產生影響。負責這項研究的區永東教授說:「黨派標誌明顯影響了人們對某一問題的看法。但凡某項政策是由你不認同的人或討厭的黨派所提出,你會立刻傾向於從負面角度來看待。事實上,這種傾向干擾我們日常交流,對政策制定也極其有害。」

在特區政府舉行的國慶慶祝酒會上,一些民主黨立法會議員突然大喊:「梁振英下台!」這是近來常見的呼聲。我曾有機會和長期呼籲特首辭職的陳健民教授交流過。我問他為何特首必須下台,陳教授回答說,梁振英要對香港的社會分裂負責。但公平來說,造成民眾大分裂的真的只有梁振英一人嗎?其他人都是無辜的?

誠然,梁振英在很多場合本應表現得更好,但公平來說,結果未必會有多大不同。在發表施政報告前,他謙恭地邀請立法會議員參與咨詢。這原本是泛民主派向特首表達對關鍵政策看法的大好機會。不過,無論是公民黨還是民主黨都拒絕參加。他還禮貌地邀請所有立法會議員訪問內地,並和中央政府官員會面。很多人同樣拒絕。甚至在他履任之前,就已有人呼籲他下台。或許他回應批評時應更加友善一些,但我懷疑這也不會有多大差別。我只是不太相信,他能一手造成泛民主派和建制派陣營的嚴重分裂。

我記得,在「國民教育風波」爆發時,他邀請那些將此視為洗腦工具的人士,負責監督項目實施。但邀請同樣遭到回絕。有人指控梁振英不懂妥協,但事實是在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的內容和課程材料方面,他是願意做出種種妥協的。反倒是那些反對者絕不讓步。

近來又爆發「普教中」爭議,即在課堂上用普通話來教中文。反對者要求完全不用普通話。但少數服從多數難道不正是香港支持的嗎?為何不讓學校在和家長商議之後自行決定?然而,很多人會對那些青睞「普教中」的人嗤之以鼻。

香港曾是一個真正的國際化都市,訪港者常對其寬容和禮儀印象深刻。但一些港人卻一再侮慢內地游客。作為一個國際化都市,對任何國家的國歌都理應恭敬,但香港卻墮落到噓本國國歌的地步。這都是自我中心的表徵,絲毫不顧及他人感受。

作為一個國際化都市,香港也理應將所有在此工作的外國人視為本地居民。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何他們買房時還需支付一筆懲罰性的買家印花稅。和從前相比,香港如今變得更加孤立。這或許反映出保護主義抬頭的全球趨勢,但仍讓人備感遺憾。這不是我曾熟知的香港。

我所熟知的香港是務實、現實和理智的。只有當香港變成那樣,我們所知的《基本法》才能真正落實。如今不少人希望繞過提名委員會來遴選特首候選人。他們指責特區政府和北京不兌現普選特首的承諾,並由此煽動對抗。如果提名委員會確需改革,我們可以著手改革。但我們必須停止互相指責,並開始行動。

 
 
文章轉載自《China Daily》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在這個兩性平等的發展過程中依然處於落後地位。根據2016年9月5日公佈的立法會選舉結果,在70個議席中,只有12位是女性,僅佔17.1%的席位。

    賢聚嶺南  2019-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