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異哉所謂「民主自決論」

2016-10-20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自決論_WEB.jpg

今屆立法會選舉,多名高舉「民主自決」的候選人成功進入議會,他們更表示會利用立法會議員的身份推動「民主自決」,以處理「第二次前途問題」云云。然則,究竟什麼是「民主自決」?
 
「民主自決」廣義的解釋,是指在没有外部壓迫和干擾下,人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的行為,包括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發展等。根據《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约》和《聯合國憲章》,擁有「自決權」的人民主要有三種:一是處於殖民統治之下、正在爭取民族解放和國家獨立的民族;二是處在外國軍事侵略和佔領下的民族;三是主權國家的全體人民。至於主權國家的一部分人民並不擁有「自決權」。
 
明白「自決權」的內涵,就可以知道香港一些主張的所謂「民主自決」,顯然是一個假議題。香港並非殖民地。197238日,中國駐聯合國代表黃華致信聯合國非殖民化特別委員會主席,已明確指出:「解決香港、澳門問題完全是屬於中國主權範圍內的問題,根本不屬於通常的『殖民地』範疇。因此,不應列入反殖宣言中適用的殖民地地區的名單之內。」1972118日,第27屆聯大通過決議,批准了特別委員會的報告,將香港從殖民地名單中刪去。香港亦不屬於外國軍事侵略和佔領下的民族,也不能代表主權國家的全體人民,意味著香港並不存在「自決權」的問題。
 
事實上,香港的前途問題已經全部解決,就是成為「一國兩制」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至於所謂「第二次前途問題」,不過是一些人自行製造出來的政治詞彙,指根據基本法第五條規定,香港回歸後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這樣,到了2047年香港就要再次決定自己前途云云。
 
然而,五十年不變說的是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當時一個通俗講法是「馬照跑、舞照跳」,並不涉及主權問題,也不涉及政體問題,原因是有關問題已經全部解決,香港和澳門的前途只能是回歸中國,而不能通過行使「自決權」取得獨立,對這一點,曾經統治香港的英國也十分清楚。所以香港並不存在「第二次前途問題」。現在一些人提出的「民主自決論」,期望通過「公投」等方式來決定將來政體,甚至「脫離中國」等,都是沒有法律依據。
 
根據《聯合國憲章》的原則,「自決權」是一種只能在某一特定領土(殖民地和附屬國)中行使的擺脫帝國或外國統治而獨立的一次性權利,現存國家中要求所謂獨立權而進行的分裂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分離主義運動並不在民族自決權的保護之下。世界各國的憲法,沒有任何國家規定其公民可以「自決」的方式分裂國家。「民主自決論」根本不適用於香港,也是與基本法相違背。
 
一些人覺得「一國兩制」在實行中出現問題,大可以積極建言,不斷完善,而並非將「污水與嬰兒一併倒掉」,將「一國兩制」推倒重來。一些人高舉「民主自決論」,鼓吹要決定香港二次前途,恐怕並非為了民主,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韓成科-100x100.jpg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圖片:立法會直播截圖
延伸閱讀
  • 「一國兩制」本身就是妥協的產物,是個矛盾綜合體,需要雙方良性互動才能運行。但最終如果「一國兩制」走不下去,香港絕對損失最大。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路易  2020-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