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過度發展論”可以休矣

2016-11-09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劉瀾昌WEB.jpg

政府剛發表長遠土地供應及規劃諮詢文件《2030+》,務求引起全港對未來發展以及土地供應關注。當然,政府是希望輿論深切明白香港目前的困境,增加土地供應是當務之急。殊知卻惹來一番“發展過度論”的批評。筆者相信,在住在劏房及在公屋輪候冊上的幾十萬基層家庭要罵他一個三字經。

香港近十多年來發展停滯,難道與這些一貫唱反調的人無關嗎?最可惡的是,這些人往往打著“環保”的旗號,實際幹著阻礙的勾當。這些人其實不是要真環保,而是為了某些利益集團服務。他們後面有黑手!

香港的現狀是什麼?在公屋輪候冊排隊的家庭接近29萬個,平均輪候上樓時間高達4.1年,政府原來承諾的目標是三年。這兩個數字都創新高。由於上不了樓,於是不少人擠向劏房。據統計,目前劏房數目超過9萬個,而三年前是不足7萬個,三年增近三萬個。在這些劏房,幾乎是“睡洗廚廁四合一”,洗菜切肉就在馬桶旁。

香港雖然標榜是國際大都會,但是居住面積遠遠落後於鄰近地區。香港人來了朋友,多數不敢請到家裡,只能在酒樓會面。這次發展局的文件更指出,按已開發土地面積計,香港現時的人口密度是所有先進大城市之最,是倫敦、紐約、上海、北京的5倍之高!大城市中只有人均GDP差香港近30倍的印度孟買,居住密度和香港相若。香港這種困境,難道不要改變。要改變,就要追落後;追落後,就要發展。

但是,發展局文件推算,到2040年,香港將需要開發4,800公頃土地,但即使本屆政府已出盡「洪荒之力」覓地發展,預計供應量只有3,600公頃。換言之,除非我們能把發展力度再加大三分之一,即額外1,200公頃的土地,否則我們便連原地踏步都做不到!這些數字似乎告訴我們,未來30年,香港的擠迫情況仍然難有改善。

筆者認為,《2030+》的計劃還有些保守,因為其計算土地儲備只是按2046年推算人口822萬為基點,只預留了10%的人口緩衝,即2046年人口900萬左右。顯然,這個人口推算只是一個自然增長的推算,並沒有考慮到香港主動引進人口。按照團結香港基金剛剛發表的報告所指,人力是競爭力的前位因素,香港應借鑒新加坡和美國的綠卡制度,每年至少輸入15000高技術移民;而且原來的單程證作為家庭團聚的每日150人的指標不變。

事實上,環顧著名的國際大都會,人口規模是一個基本指標,沒有一定的人口規模就沒有一定的經濟規模和消費規模。香港發展要上台階,人口盡快達到一千萬是基本要求。保守人士說,哪有地起屋給他們住?筆者認為,增加高質素移民正是倒逼香港發展土地,倒逼香港經濟發展的動力。

深圳正持續高速發展,未來填海五十多平方公里。香港不發展,未來只會萎縮,若不是還有羅湖這條線,就會成為深圳的一個區。真不知,那些所謂“發展過度論”內心動機是什麼?

“過度發展論”絕對應該休矣!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住宅與商住大廈的價錢及租金高企,使市民置業及創業均非常困難。雖然政府推出各項增加供應措施,但大多都是「遠水不能救近火」。假如政府繼續希望循序漸進去解決,有關問題只會繼續惡化,最終一發不可收拾。其中一個盡快紓緩置業及創業兩大難題的方法,就是重新啟動活化工廈計劃。

    黃洛絲  2017-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