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特朗普的三個啟示(三)

2016-12-21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trump88.jpg

好了,說了兩個和香港沒有多大切身關係的啟示後,我們來點貼地的:特朗普上台預示着中美未來十年龍頭之爭,會向着對中國更有利的方向發展。

這話怎說?

在第一個啟示中,我說特朗普是代表了「憤怒白人的反撲」,他代表是美國社會中反智、保守、排外的力量,在幾乎所有重大議題裏,如同性戀、墮胎、禁槍、移民等,他都是站在保守白人立場,不好聽的說是逆時代──更開放、更包容、更文明──潮流的人物,現在他春風得意,但暗潮洶湧,選前反對他理念的人已多的是,當選後如果他一意孤行,美國將內亂不止。

單以同性婚姻的話題,特朗普說如果入主白宮,一定簽署《第一修正案捍衛法案》(FADA),禁止歧視反同婚者。當聯邦最高法院判定同婚合法時,特朗普說日後要提名尊重傳統價值的人選做大法官,尋求翻案。特朗普更禮聘2位積極從事反同活動的人士擔任競選團隊要角。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會如何想呢?

所以正如《時代》稱他為「美利堅分裂國總統」(President of the 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一個分裂的美利堅,將使特朗普疲於奔命,面對自亂陣腳的美國,不就是給中國最大利益嗎?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是美國的霸權基礎建立在硬實力和軟實力上。硬實力是美國軍力和任意動武的意志,這方面的力量還是世上最強大的,但小布殊窮兵黷武,無節制的在亞洲動武,使帝國的版圖過份伸展,間接導致金融海嘯,使奧巴馬不得不使用所謂巧實力,即講多過做,不敢動輒用兵,連小小一個敘利亞也擺不平,更遑論敢對核子大國、國防支出世界排名第二的中國動武?

至於軟實力,據創作此辭的哈佛大學肯尼迪政治學院院長約瑟夫‧奈爾(Joseph Samuel Nye)的解釋,是「文化(在能對他國產生吸引力的地方起作用)、政治價值觀(當這個國家在國內外努力實踐這些價值觀時)及外交政策(當政策需被認為合法且具有道德威信時)」。從特朗普打電話給蔡英文這一外交菜鳥行為,及之後他和幕僚的賭氣粗俗的說話,幾乎盡破上列軟實力的三大內容:行為粗糙、用辭不堪;政治價值混亂;外交逞一時之快,背信棄義。

當然,美國還有一個強勁的軟實力,就是盡收天下兵的高教研究體系,是美國最有創造力和競爭力的群體,但裏邊有多少個純白人?更多的是猶太人、中國人或印度人,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正是給這系統的致命打擊。

特朗普是一個精明的商人,把他看高看扁都不必,隨他起舞更是庸人自擾。他七十歲,人生觀、價值觀、行事方式都堅如磐石。他易衝動、不考慮後果、我行我素、極端自負、叛逆心、報復心、好勝心極強。可和他一比的應是台北的柯文哲,他們都歪打正著當選,都剛愎自用,都不順勢而為,反而各方得罪,結果將是加速衰落。

中美之爭是實力之爭,美國勢弱內縮分裂已是寫在牆壁上的事。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