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假如李光耀是特首,他會怎樣管治香港?

2016-12-27
Harry
香港媒體人
 
AAA

LKYA.jpg
李光耀曾稱中國實現西方傳統的民主是不可能的事。(新華社資料圖片)

最近重看新加坡建國總理李光耀寫的〈李光耀觀天下〉(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當中談論中國部分的章節,不少的論述應用在特首選舉極具參考價值。李光耀認為「西方一些人希望看到中國實現西方傳統的民主,這是不可能的事。」他預測中國不會出現一人一票的制度,而筆者對此也非常認同。

「對年輕的中國人來說,經濟前景從來沒有比現在好,生活水準每天在提高 ... 中產階層設法進入新階層並穩固地位後,有可能要求更多的透明度,要求在國家治理方面有更多的發言權,但這可能是若干年後的事。」

建基於過去二十多年國家發展的路向,似乎中央集權制下,經濟得到相對穩健的發展和增長,人權和自由雖然未達到國際標準,但在平衡優先次序下,領導和民眾普遍傾向選舉良好的管治和效率。中國的成功也讓法蘭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修正歷史終結論,用上「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好民主」來取代「我們是否需要民主」。在中國領導人和民眾漠視普選訴求的大環境下,香港要真正落實《基本法》中的普選似乎還有很長的路。假如泛民認為以325票可以改變選委會的遊戲,甚至在下輪政改下爭取比831方案更好的條件,看來難度甚高。認清了大形勢,泛民應當扮演忠誠反對派的角色,在民生議題、市政、教育和公共行政上提出可行和改進的建議,暫時放下政制和意識形態的矛盾。這既是配合大形勢和未來國家發展,也是參考李光耀實務路線的做法。

如同李光耀所言,「政治家要成就任何事之前,先得爭取人民的信任,證明自己不是隨便承諾或說討人喜歡的話,而是言出必行……不光是爭取權力完成某些使命,也要有能力選定優秀的接班人,讓使命延續下去。」過去幾屆的特首換班都是不理想的,從董建華因為個人健康問題離任,曾蔭權未能夠在房屋政策上延續;梁振英接班全面摒棄唐英年和曾蔭權財金官員班子,大推福利政策等,讓香港在過去近二十年,不停在經濟左右翼大幅度擺動。政策沒有延續性,人才資源庫沒有承繼,結果是沒有人真正籌劃香港的發展藍圖,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李光耀和他帶領的人民行動黨能夠帶領新加坡,全因為在有限度的普選下,既獲得人民授權執政,官員也認清高效和良好管治的重要。人民行動黨緊貼民情之餘,也花大量時間去研調出國家的發展方向,一步一步落實政綱。世上沒有最完美的民主制度,但有良好管治的客觀標準,假如李光耀是特首,他會很清楚現有制度和框架的限制,透過溝通和協商,創造最有利的管治條件去帶領香港。找最好的經濟師去制訂中長期的經濟政策、重新規劃公營房屋發展、與珠三角地區融合創造更佳的經貿來往、全面提升師資薪酬從而提升大專、中小學教育水平等。

香港並不缺政治人才,最需要的是中央決策官員要認清哪些是政治尋租者,哪些才是真正治港人才。今次特首選舉是好開始,讓未來的領導香港的政治家集中討論政策,以經驗和實力一決高下。筆者也期望下屆政府能有更多有心有志的人加入政府,為香港的未來出一分力。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民主派「缺席」特首戰甚至是政治圈,對香港社會也不是好事。議會若長期缺乏反對聲音,將不利監察港府推動建設,改善民生。當局在採取「霹靂手段」發揮一定效果後,也是時候考慮展示「菩薩心腸」,予公民社會一定的發展空間,方是長遠之計。

    戴慶成  2022-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