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俊怡:民主的真義: 保障香港的核心價值

2017-01-11
龐俊怡
團結香港基金顧問
 
AAA

hk88.jpg

香港主權回歸20年之後,將在今年3月間選舉產生第四任特區首長。當初若不是有人無視基本法的規定而加以破壞,選舉法的改革本應取得顯著進展,但如今是新一任特首仍須如前三任特首一樣,透過選舉委員會產生。 

所謂民主,不在於特首的提名過程,也不在於投票的操作安排。民主是一種方法,可用以促進、維護、加強我們共同珍惜的一系列基本權利:法治、司法獨立、廉潔而開明的政府、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宗教自由、新聞自由、寬容少數群族、活躍的公民社會等等。在香港,大家通常把上述權利統稱為我們的「核心價值觀」。 

但民主完全保障不了這些權利。在許多「民主」國家,上述核心價值觀受到嚴重損害;無法體現上述權利的民主國家,往往是被強制而接受民主制度的。失效的制度,無論紙面上看來如何理想,都是未經反覆試錯之自然演進而形成的。外人把設計好的民主藍圖強加於這些國家,這些國家卻未具備條件可按圖行事;而制度一旦捧上神壇,要大加改革使之完善就更困難了。 

香港得天獨厚,儘管我們的政治制度在主權移交之後才開始發展,現今仍在嬰兒階段,但本地享有的基本權利,已等同於一些政治制度遠較為成熟的自由民主國家。這些權利獲得基本法的保障,我們今天擁有,明天擁有,將來永遠擁有。世間並無單一規則可確立「真民主」;凡是自由民主國家,都經過了積年累代的演進,因應本身的歷史、政治、社會環境,而孕育出各自的民主制度。 

美國在1789年喬治•華盛頓當選首任總統之後,又過了將近兩個世紀,方才施行1964年通過的民權法,以保障全民的平等。儘管有了新法律,美國人多年後才明白:單憑立法不足以消除不平等,必須經過幾代人的教育,才能達致平等。 

在大西洋彼岸的英國,上議院約有800名議員,人數之眾在世界各國的議會部門之中名列前茅,但當中並無一人經直接選舉而入議會,更有許多人只靠與生俱來的特權便佔有議席。這顯然是不民主的,但如何改造這個老大機構,英國人辯論了數十年,迄今全無定論。  

美國2016年選舉總統時,希拉里雖在全民投票中獲勝,所得票數比特朗普多出250餘萬張,仍不敵對手而在大選中落敗。英國2015年大選時,保守黨在全民選舉中得票率為36.9%,因而在議會贏得331個席位;相比之下,英國獨立黨在全民選舉中得票率為12.7%,卻只獲得一席。不僅如此,勝選的執政黨還可以更換英國首相,民眾卻無從參與,英國公投脫歐之後文翠珊接任首相,情形就是如此。 

據此,若要說美、英兩國均非「真民主國家」也不無理由,因為上述幾項政治變動都不取決於全民投票。世間制度無一完美,即便是美、英等成熟的民主國家中,制度也仍在與時並進,其過程漫長而艱鉅。  

香港的基本法是我們的小憲法,規定行政長官須經全民普選而產生,以此作為最終目標,並規定了選舉過程的總體原則。基本法第45條說:「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這雖只是一項細節,卻清楚表明候選人將由一個委員會提名,而非由民眾提名。 

中國不想損害香港的「核心價值」;那樣做,絕對於己不利。中國要費心神去應付的問題之要緊而複雜,遠甚於設法對香港事務作微觀管理。北京政府也深感必須保持香港的穩定繁榮,才最有利於贏得台灣的信任,使之放心與大陸統一。  

無論選舉委員會在2017年3月26日決定何人當選,自7月1日起,此人就是依法選舉、合法當選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之行政長官。如此事實,無可辯駁。最終的選擇雖未必人人贊同,但選舉結果人人應當尊重。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共同努力而前進,以積極有益的態度,為香港建設更好的明天。 

  

龐俊怡 

團結香港基金顧問成員 

紹榮鋼鐵有限公司董事 

 

 

 

延伸閱讀
  • 「肥佬黎」等人涉嫌觸犯「國安法」而被捕,警方亦高調進入壹傳媒搜查,正式敲響了「泛民」的喪鐘!

    寒柏  2020-0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