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宏福:全民退休金計劃有助緩解房屋短缺

2017-01-16
梁宏福
《華爾街日報》前記者,資深媒體評論員
 
AAA

olda.jpg

似乎所有香港政客和社會人士都認為,住屋是公眾最關心的話題。 按照他們的邏輯,增加供應量可讓市民更易「上車」,並很大程度上可緩解因日益擴大的貧富差距而引發的社會衝突。 

為達到這個目的,香港政府過去幾年投入了大量努力和資源,增加公共和私營房屋用地。 在這個過程中,政府受到了來自既得利益者的強烈批評,他們聲稱自身的土地擁有權受到了侵害;同時,環保主義者也批評政府此舉侵蝕了公園和野生保護區用地。 

政府為消除增加供應的障礙進行著漫長而痛苦的談判,但這無法在短期內起到打消疑慮、贏得公眾支持的效果。 相反,樓價持續高企,同時新建住宅的面積卻持續縮小。 當發展商發售的一些單位面積僅如泊車位一般大小時,公眾完全有權感到憤怒。 

香港政府在房屋政策上的失敗可以歸咎於多種原因,如海外資本大量湧入房地產市場等,這些因素的確超出政府的管控範圍。 同時,在寸土寸金又人煙稠密的香港,增加房屋供應本身就是場代價高昂的鏖戰。 

因此,一些經濟學家開始思考,是否可以為退休人士提供更全面的退休金計劃,來滿足公眾需求,這不僅可以解決香港的社會問題,還可以緩解日益升溫的不滿情緒。 

當然,滿足公眾的住屋需求,將是一項綿延數年的長期工程,同時由於受制於多變的市場力量,沒人能保證一定會取得預期效果。 

相比較而言,為僱員提供更好的退休計劃更為簡易直接,因為手中握有 8000 億港幣財政儲備的香港政府可以規劃和調控退休計劃。 這筆公共財政額度被認為遠超實際應急需要。 

香港現行的強制性公積金計劃(強積金)規模太小,無法滿足儲蓄較低的普通退休人員的生活需要,而該計劃中一項頗具爭議的條款更令情況雪上加霜。 這項條款規定,僱主可在僱員的強積金供款中抽取僱主供款部分,以對沖應向僱員支付的遣散費。 

香港政府在強積金改革上一直舉步維艱,因為他們的努力遭到來自代表僱主階層頗具影響力的商會和其他行業組織的強烈反對。 僱主們聲稱,如若取消對沖條款,這部分成本將令很多中小企業面臨破產命運。 這也是僱主們抵制最低工資提議的策略,但自從最低工資法案通過後,並未聽說有任何一家商鋪或餐館因此倒閉。 

若能抵禦僱主等既得利益團體反對、推進強積金改革,香港政府可望贏得公眾的廣泛支持。 政府可以倚仗立法會支援,從而廢除令除僱主外所有人都痛恨的強積金抵銷條款。 

另一個可以贏得公眾廣泛支持的,而又更為大膽的舉措,就是徹底廢除強積金計劃。並以一套可以為退休人士提供更好保障的全民退休金計劃取而代之。 但政府以財政預算緊張為藉口,提議有資產審查的方案,相關建議要求調查受助人資產及個人資料,被認為有辱人格、不可接受。 

甚至一些高級官員也對政府極為保守的財政政策持保留意見。 他們認為,這種福利政策,阻礙政府改進社會服務。 為改善這一情況,一套覆蓋面更為廣泛的全民退休金計劃不啻為一個良好開端。 

很多香港民眾都對擁有物業有執念。 他們覺得買樓是確保老有所依的最佳方式。 推進一套更全面的退休金計劃有助於減少購樓需求,同時也會增強公眾信心。 而香港政府完全有能力實施這項計劃。

 

文章翻譯自China Daily香港版,原文:Universal pension scheme could ease housing shortage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租住於「劏房」的基層住戶數目預期會持續上升,除了探討「劏房」租管外,增加出租公屋及過渡性房屋單位供應也是必須的,分秒必爭。

    招國偉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