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佛瑞·威瑟斯特羅姆:中國眼中的特朗普

2017-01-22
傑佛瑞 · 威瑟斯特羅姆 (Jeffrey Wasserstrom)
加州大學歐文分校歷史學教授
 
AAA

president.jpg
兩名美國總統,威爾遜與特朗普。(右:新華社)

當特朗普在 11 月贏得美國總統競選時,他擁有大量中國 「 粉絲 」 。 但此後特朗普受歡迎程度暴跌,因為他在台灣和南海等爭議問題上的言論——通常通過Twitter發表—— 讓中國人很不高興。 這不是第一次中國對美國領導人的態度急轉直下。 

中國對特朗普的看法的急劇改變讓人想起了一個世紀前美國總統威爾遜連任後的情景。 當時,包括毛澤東在內的許多中國知識份子敬仰身為政治學家、普林斯頓大學前校長的威爾遜。 到了1919年,威爾遜支援凡爾賽和約,和約將德國在山東省的殖民地移交給日本而不是歸還中國。 威爾遜因此立刻失去了他的中國擁躉。 

轉變是相似但原因大不相同。 一個世紀前,中國因為自身的孱弱而支持、後來又憎恨威爾遜。 如今,影響中國對美國總統態度的是中國的強大。 

1916 年,即威爾遜當選連任的那一年,中國形勢危殆。  1912年建立的中華民國表面上是一個整體,實則各自為政。 軍事強人控制著不同地區,而外國列強通過賄賂和威逼攫取了大量中國領土。 對中國知識份子而言,威爾遜的書生氣質與殘暴軍閥形成了鮮明對比。 

威爾遜對中國的吸引力不僅僅在於他的形象。  1918年,威爾遜的受歡迎程度大增——不僅是在中國——因為他在國會的演講中呼籲民族「 自決」。 從埃及到朝鮮,飽受帝國主義蹂躪的國家的知識份子,無視威爾遜在任內支持國內的種族隔離、對外侵佔海地,反而真心相信他的宣言,視之為受壓迫人民的救世主和領袖。 

中國的愛國者希望在威爾遜的領導下,美國可以加深介入亞洲,幫助中國抵抗帝國主義日本的侵略。然而,威爾遜支持凡爾賽和約不啻是一種嚴重的背叛。 

2016 年的中國較之 1916 年的中國,變化可謂天翻地覆。 在全球經濟層次中,它甚至已經超過了很多發達國家。 中國統一在一個強大而專注的領導層治下。 中國幅員遼闊,幾乎擁有清朝全盛期的全部領土。 極少數例外之一是台灣,但「一個中國」的外交立場讓人保持著幻想,期待有朝一日,民主的台灣和極權的大陸能夠以某種方式實現統一。 

簡言之,中國不再需要美國的保護。 相反,她希望看到美國總統忙於內政,無暇遏制中國崛起,就像奧巴馬那樣。 如此,中國可以從自己的利益出發,對亞洲力量關係重新洗牌,而不必擔心美國的干預。 

大選前,特朗普就已經以 「 中國黑 」 著稱,他的指責通常集中在貿易等經濟問題上。 但他顯然對外交政策缺乏興趣,這對中國領導人來說很有吸引力。 他看起來要比他的競選對手、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更有可能還中國自把自為。 他聲稱不會像前任總統那樣支持美國的亞洲傳統盟友(如韓國和日本),這對中國民族主義者來說簡直是天籟之音,正如他對美國投入北約的質疑,對俄羅斯總統普京來說也是天籟之音。 

與威爾遜一樣,特朗普也僅憑罕見於政客的個人魅力而贏得一些粉絲。 當然,特朗普不是書呆子。 許多人喜歡他隨心而發的「直言」(或發推特),與道貌岸然的政客(包括關注他的每一個字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策略截然不同。 

類似對 「 真性情 」 的仰慕也讓另一位美國官員、 2011 年擔任美國駐華大使駱家輝的受歡迎程度大漲 。不過,今次是以不同的方式,駱家輝旅行時自己背包、自己在星巴克買咖啡,所有中國高級官員讓下級去做的瑣事他都事必躬親,這讓許多人在網上稱讚他是真正的人民公僕。 他的粉絲說,美國與中國真是天差地別,中國的貪官和囂張跋扈的官二代的奢靡生活讓他們想起了封建王朝的帝王之家。 

隨著特朗普在曼哈頓金碧輝煌的頂層豪華公寓和奢華的馬阿拉歌俱樂部( Mar-a-Lago )派對照片的曝光,難以想像如今這一中美反差還能起到如此作用。 儘管特朗普的溝通風格依然辛辣,特別是與習近平相比,但當一個人因在敏感問題上作出魯莽評論,而成為眾矢之的時候,他的公眾魅力已不再。 正如孱弱的中國不能指望威爾遜的保護,強大的中國也不能指望特朗普走開——至少在不給他點顏色的情況下是如此。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7.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