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特朗普面臨的內外矛盾

2017-01-25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trumpthump.jpg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新華社)

特朗普上台了,而且是以一篇極為煽情的演說出場的。不過,筆者認為,他的演說,只有口號而沒有具體的政策措施,只看到內外的一些問題但是沒有解決的方法。至於“美國優先”,乃是歷屆美國總統的口號,沒有新意。所幸,他沒有直接點名攻擊中國,希望他明白他要連任,就要靠增加就業崗位,就要搞好國內基礎建設,而這搭一搭中國的便車,倒是一條捷徑。 

特朗普演辭說,“長久以來,華盛頓的一小群人攫取了利益果實,代價卻要由人民來承受。華盛頓欣欣向榮,人民卻沒有分享到財富。政客們塞滿了腰包,工作機會卻越來越少,無數工廠關門”。“在內城區,母親和孩子正陷於貧困之中,生銹的工廠像墓碑一樣佈滿我們國家的土地,教育系統充斥著黑暗的權錢交易,我們年輕又俊俏的學生們因此被剝奪了本該習得的知識。犯罪團體和毒品奪走了許多生命,阻礙了我們國家未開發潛力的釋放”。這樣,特朗普應該去收拾那些政客,收拾那“一小群人”,收拾那些犯罪集團。 

但是,他話鋒一轉,幾十年來,我們以美國工業的衰落為代價為別國的工業輸送營養,為別國軍隊施以援助,但對我國軍力的耗損視而不見。我們曾經將成千上萬億美元轉移到海外,我們自己的基礎設施卻年久失修、長年荒廢。我們幫助其他走上了富裕之路,我們自己的財富、力量和自信卻逐漸消失在地平線上。我們的工廠一個接一個倒閉,而我們成千上萬被落在後面的工人被長久忽視。我們中產階級的財富被剝削,再被分配給世界其他國家。 

在這裡,許多評論家說,特朗普有暗指中國。筆者倒認為,美國的工廠外移,難道不是美國的老闆希望降低成本獲取更多的利潤?特朗普將美國衰落的責任推到他國身上,完全站不住腳。事實上,美國的跨國大財團也不是只在中國投資,而更為重要的是,經濟全球化美國是始作俑者,美國也是得利者。最為簡單的一個例子,剛剛被統計出來的佔全球一半財富的8個大富豪,其中六個是美國人。在當今的世界經濟體系,美元獨尊,美元霸權為美國得到無數的財富,而今後特朗普也是要拿這個武器實現“美國優先”。只不過,特朗普是絕對沒有機會宣佈中國是匯率操縱國,因為人民幣匯率近期一直走低而中國政府希望穩定幣值,這與特朗普希望人民幣升值的方向是一致的。 

特朗普似乎不滿意美國軍隊遍佈全球,但是中國也不反對美軍做維和的正義事業,更不反對美軍打擊恐怖主義和販毒,也不反對美軍駐日本維護二戰後的國際秩序。也許,特朗普認為這虛耗了美國的國力,但是他應該知道美國從中得到的更多,美軍不是保護美國在全球的利益嗎?如果特朗普想要日本韓國增加保護費,就明說好了。 

從特朗普就職遇到此起彼伏的示威,在在說明美國的問題在內部,在於內部貧富矛盾、種族矛盾、資本與勞動矛盾極度激化,但這些是無法解決的矛盾。簡單的說,特朗普絕不會放棄他的資本與財產而用於他一心要挽救的美國基礎建設,以及基層的醫保。於是,他將矛盾外移,指向國際社會,指向經濟向上的國家,用“美國優先”的口號麻醉美國的老百姓,讓他們以為,今天權力真的“交接到了人民的手中”。 

統計顯示,美國貧富差距不斷擴大,2015年美國家庭收入中位數甚至低於1999年的水準。2015年,美國收入最高的5%富裕家庭總收入為2.2萬億美元,是美國收入最低的20%底層家庭總收入的7倍。對此,特朗普的藥方是“人民不再依靠福利,而是回到工作崗位”,可能嗎? 

特朗普倒還是講了一句正面的話:我們會同世界其他國家和睦修好。期望這是真話,美國要加強高速公路、橋樑、機場、隧道和鐵路建設,中國可以幫上忙。中美修好,有益中國,也有益美國,有益特朗普。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