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文萍:特朗普當選對非洲及中非關係的影響

2017-01-22
賀文萍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
 
AAA

africa.jpg
南非最大城市約翰內斯堡。

和世界其他地區一樣,特朗普爆冷贏得美國總統大選不僅出乎非洲的意料之外,而且被普遍認為對非洲的未來發展具有負面影響,甚至可能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美國大選期間,南非、尼日利亞等非洲大國的知識界和媒體普遍倒向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一邊,寄希望於這位訪問過非洲多次、似乎更了解非洲的前國務卿能夠把未來的美非關係帶向一個新的高度。其中最典型和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尼日利亞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索因卡,他在英國牛津大學演講時憤怒地表示,如果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他就“立馬放棄美國綠卡,打包回非洲”。索因卡1986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此後長期在美國各大學執教,長期居住在美國。 

非洲知識界之所以對特朗普當選感到失望甚至憤怒,一則緣於特朗普此前一貫不留情的“大嘴”對非洲的惡言相向,二則更重要的是擔心特朗普強調的“美國第一”和貿易保護主義會使非洲在美國的外交和經貿政策中更加邊緣化。特朗普早前曾毫不掩飾其對非洲以及非洲人的負面看法,認為“非洲人是群懶漢和蠢貨,只會吃、做愛和偷盜”,“如果你們(非洲人)不喜歡美國,就回到你們非洲去”,“尼日利亞人都應該被驅除”等等。甚至在評價非洲大國南非時,特朗普也在推特上稱“南非整個來說相當危險,局勢一團糟”,等等。雖然作為地產商的特朗普對非洲的評價是否會成為作為總統的特朗普制定非洲政策的依據現在還未可知,但可以預期特朗普執政後美國財政、經貿及外交政策的轉變幾乎肯定帶給非洲的是傷害而非福音。 

2016年12月19日,英格蘭和威爾士特許會計師協會(ICAEW)會同牛津大學經濟研究所共同在倫敦發布了最新研究報告,指出特朗普政府將呈現擴展性的財政態勢,很有可能通過削減支出以應付驟增的基礎設施建設費用(特朗普競選時一直聲稱美國對外援助花費過多)。因此,對非洲的援助也將隨之削減,而這將影響一系列依賴美國援助的非洲國家,如埃塞俄比亞、肯尼亞、坦桑尼亞、尼日利亞和民主剛果等國。由於美國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主要援助國,美國援助以及投資的減少自然會影響到非洲發展的資金來源。特朗普貿易保護主義的立場還可能使非洲經濟遭受到更嚴苛的農業和製造業貿易壁壘的影響。另外,非洲國家還普遍擔心,強調“美國利益第一”的特朗普政府是否會繼續實施其曆屆前任總統所推出的有利於非洲發展的若幹法案及合作計劃,如克林頓政府推出的“非洲增長與機遇法案(AGOA)”、小布殊政府提出的“千禧年挑戰合作計劃(MCC)”以及奧巴馬政府啟動的非洲能源項目“電力非洲”等。 

儘管特朗普在競選以及選舉獲勝後不斷在有關貿易和匯率問題上指責中國,甚至還在“一個中國”原則上頻頻對中國亮劍,但這種涉及中美雙邊關係的問題對於中非關係發展的挑戰極其有限。相反,憑藉近十多年中非關係的快速發展以及中國在非洲影響力的不斷提高,非洲國家不僅可以在“一個中國”問題上對中國施以援手(如近期聖多美和普林西比與台灣斷交並迅速與大陸復交),中國也可以在特朗普政府削減對非援助和設置貿易壁壘時逆勢而上地增加對非援助和加強中非貿易。事實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5年底南非約翰內斯堡中非合作論壇峰會上宣布的未來三年總額600億美元的對非合作計劃就是中國堅定開展對非合作和推動非洲發展的一個突出證明。特朗普政府若棄非洲而去或置非洲更加邊緣化,並不意味著非洲崛起的故事由此就進入尾聲或淪為空談,相反,非洲國家可能會因此更快和更多地走近中國,通過與中國更緊密的合作彌補美國離開所造成的發展資金短缺和邊緣化困境。 

2016年10月24日,非洲知名獨立無黨派調查機構“Afrobarometer”發布題為《中國在非洲影響力持續加強贏得廣泛積極評價》的報告。通過對來自非洲36個國家的5.4萬民眾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大部分非洲人認為中國在非洲的經濟和政治活動為各自國家的發展作出了貢獻,中國對非洲的基礎設施投資、中國在非洲的商業貿易活動及中國製造的產品均得到積極評價。除了對中國在非洲經濟發展方面所起的作用有好感以外,報告還顯示,中國是受訪者心中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受歡迎的國家發展樣板。由此可見,如果特朗普政府真的採取邊緣化非洲的對非政策,那麼目前在非洲處於排名第一受歡迎國家發展樣板的美國恐怕就有可能迅速被排名第二的中國取代了。 

 

原文刊於《中美聚焦》,題為:「特朗普當選對非洲及中非關係的影響」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70117/12007.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