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樂芹:如何憑一杯咖啡,一份熱情提升香港地位

2017-02-04
張樂芹
亞太區青年交流協會主席
 
AAA

coffeea.jpg

咖啡,可能是你日常生活的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也可能是你生活中的點綴。不過在一個可能對你遙遠而陌生的國度-東帝汶,咖啡,是他們脫貧的希望,也代表著他們的身份認同。 

東帝汶境內多山,以農為生,務農的人口佔東帝汶總人口近9成。而咖啡則是東帝汶的主要經濟作物,在很久很久以前已開始種植。這裡早年曾受葡萄牙及荷蘭統治,又曾短暫受英國、日本殖民,在 1975 年以後為印尼的領土,至 2002 年才正式被認受為獨立國家,也成為全亞洲最年輕的國家。而在印尼統治和爭取獨立期間,這裡連串的內亂亦令當地產業停頓,教育停滯,加上基礎設計不足、道路欠佳,農民的知識水平不高,使當地傳統的咖啡種植的產業也一落千丈。 

coffee1.jpg

這樣的故事,吸引了一位曾經到過這裡採訪的戰地記者 - Daniel Groshong 留在這裡。Daniel 是一位資深戰地記者,曾目睹多場 90 年代的戰爭,現時一年約有一半的時間在香港,一半的時間在東帝汶。他是慈善組織 The Hummingfish Foundation 的創辦人,組織以香港為基地,致力推動綠色經濟,與發展中的國家合作。Daniel 曾經花了數年的時間,走遍東帝汶的崇山俊嶺,後來發現到這裡的咖啡村莊 Laclubar,發現這裡的咖啡香醇、天然,於是就有了以「咖啡改變未來」的想法,並以其專業的知識與當地人一共創辦 Maubere Mountain Coffee 品牌,推動當地咖啡產業的發展。 

coffee2.jpg

去年 7 月的時候,我就有幸到訪東帝汶,並前往 Laclubar 咖啡村莊參訪,了解當地居民的生活。跟一般公平貿易商品不同,The Hummingfish Foundation 除了在採購、包裝和宣傳等方面上花功夫之外,他們更視當地的農民為合作夥伴,關注他們的生活和當地的發展,對於環境保護方面也非常重視。他會以一個較市場高的合理價格收購咖啡豆,更把全數利潤更會回歸社區 。 一半會用作合作農民的額外收入,另一半則成立基金用作當地基本建設,投資基建,聘請植物學家教授當地農民耕種、採摘技巧等,不斷改良,以發揚東帝汶咖啡的真正甘香。更重要的,是讓當地的村民重新找到值得自己自豪的身份,這可算是他們戰後身份重要的一個重要部份。 

coffee3.jpg 

路漫漫其修遠兮,東帝汶未來的發展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不過從Daniel 的故事,我就可以看到在官式的互訪、合作以外,民間的力量和國際的交流,不但是推動一個地方的發展的良丹,也是軟性地增強香港國際城市的地位和角色的好方法。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