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達:「捕鱷」肖建華 百億充國庫

2017-02-20
劉仲達
資深媒體人
 
AAA

LAU3.jpg
劉士余(圖:大公報)表明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

掌控「明天系」萬億資產的肖建華農曆年卅晚從香港被帶回內地,引起軒然大波,「綁架」、「跨境執法」等各種傳言四起。春節過後,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全國證券期貨工作監管會議放出狠話:「資本市場不允許大鱷呼風喚雨,對散戶扒皮吸血,要有計劃地把一批資本大鱷逮回來。」這似乎是為肖建華「失踪」作註解,肖氏應該是劉主席口中的「大鱷」。 

劉士余是在2015年內地股災之後臨危受命出掌證監會,作風凌厲。去年年底,他就公開痛批「妖精」、「害人精」們用來路不當的錢從事杠杆收購。這也不是他第一次劍指大鱷。1月3日,他專程到證監會稽查局、稽查總隊進行工作調研,就強調要嚴懲挑戰法律底線的資本大鱷,逮鼠打狼,敢於亮劍。 

劉士余此番連續嚴厲表態,震懾力不容小覷,今年內地勢必掀起血雨腥風的「捕鱷」行動,甚至波及香港金融市場。因為這些「大鱷」,也參與香港新股「圍飛」、殼股投資及認購配售股份等,間接操控一些上市公司,尤其是金融類。 

縱橫於金融市場的「大鱷」,具有資金優勢、信息優勢,有的更利用來路不正的資金,操縱市場,從中謀取巨額利益,當中往往涉及內幕交易、利益輸送。 

「大鱷」的翻雲覆雨,在2015年的內地股災展現得淋漓盡致。當時雖然中國政府投入萬億救市,兩市仍然暴跌不已,中產階級遭「洗劫」,一夜回到解放前,民怨沸騰。但「私募一哥」徐翔管理的基金不僅沒有受損,個別還超過180%大幅增長,當時就有媒體透露,這批股票被「國家隊」重倉買入。參與救市的中國最大券商中信證券多名高層人員,後來涉嫌內幕交易、洩露內幕信息被捕,中國證監會一些高官也因此落馬。 

一批「大鱷」近年更突破監管紅線,實現對金融機構的家族控制,造成資金外逃。今年1月,中國外匯儲備已經穿破3萬億美元之底。 

也就是說,「大鱷」的興風作浪,已經嚴重影響國家金融安全、社會穩定,甚至政權安全。中共十九大前夕,霹靂「捕鱷」勢在必行,「大鱷」即使逃到海外,也有可能被用各種方法「逮回來」。 

公安部近年實施「獵狐行動」,追捕逃亡到境外的貪官和經濟犯,從外交、政治途徑等方式協商,最終以遣返、勸返等方式追逃。肖大鱷此次「神秘失踪」,雖然真相仍然撲朔迷離,但極有可能就是軟硬兼施勸返的結果。 

肖建華旗下的「明天系」在短短十幾年時間裡,頻繁註冊投資空殼公司,迅速成為參股或控股數十家上市公司、金融機構的資本帝國,資產總規模近萬億。盛傳他與眾多太子黨關係密切,因此在前中國證監會副主席王益落馬後,仍逍遙於香港四季酒店,幕後操縱。 

有報道稱,肖建華的內地親屬全受控制,「游說人員」到四季酒店找肖,力勸他回內地,協助調查官員貪腐及金融造市案件。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他終於「自願」返回內地,因此在皇崗口岸香港入境處過境通道,並沒有呼救求助。這一報道有幾分合理性,勉強可避「跨境執法」。 

昔日嘉慶皇帝新政,抓了大貪官和珅,家產查抄充公。和紳家產據稱折合白銀約有8億兩之多,相當於朝廷十多年的總收入,因此民間流傳著「和珅跌倒,嘉慶吃飽」的諺語。 

如今內地經濟下行,「捕鱷」行動除了整頓金融秩序,也可補充國庫,守護外匯長城。徐翔涉嫌操縱股價,除了被判刑五年半,還被處以罰金110億元人民幣,創下中國個人經濟犯罪被處罰金的最高紀錄。以肖大鱷身家,將來罰金超過百億,並不讓人意外。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