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幼珉:中國與東盟經貿和香港金融服務

2022-05-18
吳幼珉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5-18 at 11.03.11 AM.jpeg

香港是中國境內的國際金融中心。中國與東盟經貿和國際形勢發展則爲香港金融服務業提供了新的發展空間。

一、2020和2021連續兩年,東盟是中國最大貿易夥伴。即使在新冠疫情期間,中國與東盟經貿往來仍以較快速度增長。

當今世界,許多國際貿易都以美元作價和結算。近年,以出口國本幣結算的情況愈來愈普遍,中國與第三世界國家貿易用人民幣結算也日益增多。

近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把人民幣在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權重從10.92%上調至12.28%。而香港是中國的主要離岸人民幣中心。將來,香港不僅可向東盟企業和個人提供更多的人民幣兌換和融資等服務,還可向它們銷售人民幣資產等產品。香港利用地緣優勢,促進國家與東盟經貿往來的能力是毋容置疑的。

二、去年,中國對東盟直接投資143.5億美元,東盟對華投資則爲105.8億美元;中國企業在東盟新簽工程承包合同額606.4億美元,完成營業額326.9億美元。香港有活躍的資本市場,向東盟提供金融服務和產品有制度和經濟優勢;不僅可提供項目融資,還可吸引在東盟國家投資的中外資企業把相關資產來申請在香港上市。那些項目上市規模不一定很大,市場卻要開門做生意,從中也能起到資源配置和促進投資的作用。

三、亞洲是現在全球經濟增長的引擎。東北亞國家有發達的製造業,中南半島三國等東盟國家發展也快於許多人過去的預期。新加坡是東盟國家,人均國內生產值比香港高,它對發展與其他東盟國家經貿聯繫的重視程度高於香港。香港經濟和金融服務業不進則退。未來香港金融業對歐美市場的發展不一定會順利,應在其他地區尋求新的發展空間,從而獲得更大的利益。

香港與東南亞國家有長期緊密的經貿和人員往來。香港作爲國際金融中心,可在中國東盟經貿活動中起更積極的作用,那也是能成爲本地發展國際金融業的另一個方向。

四、中國近年在拉丁美洲的影響力在增加。奧巴馬、拜登政府則希望美國「重返亞洲」,但美中做法大有區別。當前,美國想與東盟發展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如果不排他,那樣的關係並沒有甚麼不妥。但美國人顯然不是那麼想的,美國「重返亞洲」目的是要延續它的霸權。美國採取的方式是軍艦開道,建立地緣政治聯盟,建立排他經貿協議。
東盟國家明白美國的意圖,但不敢公開反對。美國也清楚東盟的顧慮,雙方目前言行都較謹慎。
頻繁經貿往來是當前中國與東盟牢固關係的基礎。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在新的國際環境中,本地金融服務業參與東盟經貿活動有地理、歷史、人文等優勢,無需在政治上張揚太甚。

在原經貿活動基礎上,香港進一步向東盟國家推廣金融業服務。那不僅有利鞏固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和經濟,也配合國家進一步對外開放政策,有益東盟國家經濟發展,會是多贏的方案。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有朋友不習慣中國式的市場秩序,但既然國際上「新大佬」即將上場,必然有套新規矩,與其你認為新秩序會趕資金走,不如我們倒過來去想,正是因為資金一定來,我們必須建立及適應新秩序呢!

    汪敦敬  2021-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