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永寬:南韓的反省

2017-03-29
尹永寬
南韓外交部前部長
 
AAA

PARK1.jpg
朴槿惠被彈劾下台。(新華社資料圖片)

南韓總統朴槿惠因為被指貪腐、濫權被彈劾,剝奪總統的職權,事件動搖了南韓的政治基礎,也分裂了選民。自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場危機源於朴槿惠之父朴正熙推行具缺陷的經濟政策——以來,南韓從未面臨如此絕境。

總統補選將在5月9日舉行,目前討論誰能接替朴槿惠入主青瓦台是為時尚早,但有一點是十分明確的:隨著朴槿惠的黯然下台,南韓執政黨必定會發生劇變。長期以來,從政治黑金到朝令夕改的外交政策,各種治理問題一直折磨著南韓,要解決這些問題,需要新的活力,而新的活力又需要「新血」。

這場政治危機始於2016年10月,有人指控朴槿惠施壓要一間南韓巨型家族企業集團,將巨額資金轉入由她的密友崔順實控制的兩家基金會。這個關於朴槿惠「朋友圈」的流言,讓不少南韓人感到被背叛,因為這位總統曾經宣誓,說要有不一樣的領導行事方式。

朴槿惠的極權風格頗有其父之風,如同慣例般無視自由民主的基本規範。她對法治和政府分權嗤之以鼻。受到腐敗指控後,她對出席憲法法院聽證會的要求充耳不聞。檢方已經一再發出傳票,要求她在3月21日出庭,即使她現在已經不再享有司法豁免權,但她是否出席仍是個未知數。(編按:此文寫於3月21日朴槿惠出席檢察廳接受檢方問話前。)

朴槿惠的下台,幾乎肯定政治權力將從此前的新國家黨(現自由南韓黨)轉移給反對黨。目前,來自中左翼的南韓民主黨的候選人,正企圖終結保守派的9年執政紀錄。前南韓民主黨領導人、2012年曾與朴槿惠競逐總統的文在寅是反對黨的領袖,而他在民調中遙遙領先。

南韓急需修改單任期總統制 為國家謀長遠規劃

不過,不論誰成為南韓下任總統,亦都將面臨嚴峻的政治、經濟和外交政策挑戰。

在內政方面,新總統需要完全改革政治制度,除了要建立更加強大的司法制衡制度,鞏固分權之外,另一個重點是必須修改現時任期五年的單任期總統制。五年單任期總統制建立在1987年民主轉型時期,過短的總統任期制約了內閣的能力,使內閣難以制定、實施和保持長期政策。和許多前任總統一樣,朴槿惠也致力於推動任期限制改革,但她的努力並未成功。

這些變革都需要民主領導力,而民主領導力來自積極地與社會各界溝通。在這方面,南韓人民是滿懷希望的,他們相信任何人接替朴槿惠都會比她做得更好。(根據一項民調顯示,朴槿惠下台前的支持率只有可憐的4%)。

下一任總統的最大經濟挑戰將是整頓政客和財閥所有者之間的關係。目前,財閥染指政治權力,導致公司治理無法做到透明公開,扼殺了他們的競爭力,也削弱了中小企業的創新潛力。三星集團繼承人李在鎔因賄賂在2月被捕,充分說明了這一問題的廣泛性。目前,所有主要總統候選人都強調解決財閥問題的重要性,這方面出現變化的機會很大。

新總統需穩家定周邊國家關係 應對北韓核威脅

最後,也許最重要的是,下任總統將面臨外交政策難題,這個難題在朴槿惠而言是困擾無比的。她的繼任者必須具有更高超的外交技巧,以穩定與日本、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同時致力於北韓無核化,從而降低金正恩政權帶來的威脅。

在這方面,美國總統特朗普是一顆計時炸彈。他正在亞洲營造特朗普式不穩定。特別他決定如何對付北韓,將會是下任南韓領導人面臨的早期考驗之一。如果一如我預料,特朗普政府轉向收緊制裁(包括二級抵制)和對話,那麼首爾領導人將能夠根據政策作出調整。

如果各方領導人都願意,那還有形成一致的空間,美國在南韓部署先進的反導系統就是一個例子。這一舉動激怒了中國領導人,但如果該系統的部署只是臨時性質,並且是關係到北韓無核化的話,仍有妥協空間。

南韓曾經經歷種種政治和經濟劇變,最後都存活下來。畢竟,朴槿惠的父親在20世紀6、70年代所建立的制度,幾乎無從約束政客與財閥之間的腐敗勾結,從他的政治遺產中產生的弱勢金融機構,和不乾不淨的公司部門,加劇了1997年金融危機的禍害。

因此和現在一樣,領導層的失敗促使選民要求新的方向。保守派領導人沒能讓南韓避免1997年的災難,所以為為1998年自由派的反對黨領導人金大中當選總統鋪平了道路。

南韓極有可能正處於另一場政治大掃除的前夕,但是,不論誰在5月入主青瓦台,他以及他所屬政黨的責任,將要應對朴槿惠完全沒有能力解決的挑戰。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7.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