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勇:中國能拯救全球秩序嗎?

2017-03-29
鄧勇
美國海軍學院政治學教授
 
AAA

china1.jpg

在1月份的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用中國自身的最新經驗為全球化辯護,並提出了一個包容、可持續發展的願景。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與國際主義漸行漸遠之際,中國站出來支撐了全球領導力。中國真的能夠提供維持全球化引擎運轉所需要的新方案嗎?

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自由秩序陷入了極麻煩的局面,金融危機削弱了西方經濟體,也衝擊了全球治理機構和監管當局。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指,危機爆發後,新興經濟體貢獻了全球總增長的超過80%,目前它們的GDP佔全球的60%。

與此同時,新興力量,特別是中國和俄羅斯,進一步受到關鍵自由派機構和價值觀的束縛。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和干預敘利亞,挑戰了「保護責任」(R2P)等人道主義干預原則,而中國的崛起,正面對著戰後全球秩序中的西方霸權——不論是硬實力還是軟實力。

特朗普政府不願維持秩序 中國伺機而起 

美國對這些發展勢態的應對之道是試圖建立自有秩序2.0,方法就是戰略性轉向亞洲,捍衛現狀。許多觀察者都聚焦於,美國在遏制中國地區主宰地位方面的角色。但美國還想捍衛和強化戰後亞洲得以成功的法則,即美國前助理國務卿坎貝爾(Kurt Pambell)所謂的亞洲“操作系統”。

因此,奧巴馬政府著手推進緬甸民主、執行保護航海自由的規則,並完成了美國與其他11個環太平洋國家之間的跨太平洋合作伙伴關系(TPP)。與此同時,2015年12月,美國國會批准了IMF 2010年配額和治理改革;2016年10月,IMF理事會將人民幣納入構成IMF賬戶單位——特別提款權(SDR)的貨幣籃子。

如果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贏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現在我們將看到美國繼續領導世界振興,和保持亞洲及其他地區的現狀,但隨著特朗普的上台,許多人都擔心現有國際安排很快將壽終正寢。

美國在保持自由世界秩序中的利益,是來自他的角色,即政治學家所謂體系中的「負責任的受托人」和「特權者」。但特朗普將美國霸權視為一個負擔,似乎沒有察覺到它給美國帶來的特權,比如控制世界主要儲備貨幣所帶來的諸多好處。但與此同時,特朗普又不願意犧牲美國在全球超然獨立的地位,這意味著他表現出偏好貿易戰,甚至軍事衝突。

在這樣的世界中,那中國的角色呢?值得注意中國自21世紀第一個十年的末期以來,發生了一個根本性變化,它不再關注國際地位,轉而更加專注於國家復興,或「中國夢」。比如,哈佛大學的阿拉斯泰爾·伊恩·約翰斯頓(Alastair Iain Johnston)的一份中國媒體分析認為,「習近平的主要思想不是關注反對國外‘敵對勢力’,而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鄧勇是馬里蘭州安納波利斯美國海軍學院政治學教授,他關於中國對外關係的著作包括《中國的地位鬥爭》。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7.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是站在中國一邊,或者站在美國一邊,而是要站在原則一邊,為了法治,為了大國小國都享有平等權利的多邊貿易秩序。

    吳作棟  2019-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