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馬•切拉尼:特朗普對華政策一團糟

2017-04-03
布拉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
柏林羅伯特·博世學院研究員
 
AAA

trump991.jpg
特朗普即將與習近平會面。(大公報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入主白宮時,誓言要結束他所認為的中國在貿易和安全問題上搭美國順風車、迫使美國前所未有地大秀肌肉。但他將在海湖莊園(Mar-a-Lago)款待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沒有跡象表明,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到目前為止與其前任奧巴馬有什麼不同。奧巴馬主政期間,北京在南海和東海採取強硬行動都未受到懲罰。 

受競選團隊被指控與俄羅斯暗通款曲的困擾,特朗普沒有多少餘地去改變前任的對華政策與做法。這倒讓北京鬆了一口氣。 

尋求與華合作 放棄競選承諾 

與總統競選期間的強硬言論相反(當時他的名言是“不允許中國強暴我們的國家,他們正這麼做呢”),如今特朗普正尋求在絕對互惠基礎上的對華合作關係。他放棄了競選時承諾的對中國產品徵收45%懲罰性關稅,以及要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事實上,為了擺明美國仍然希望平衡它與亞洲主要國家的雙邊關係,特朗普正邀請習近平前往他在佛羅里達棕櫚灘的私邸、他稱為“南部白宮”的海湖莊園。他打算像款待亞洲最老民主國家、中國主要競爭對手日本的首相那樣,向這個世界最大專制國家的領導人盡同樣的地主之誼。今年2月,特朗普用“空軍一號”把安倍晉三首相帶到海湖莊園,過了一個有工作午餐和高爾夫球的周末。 

習近平在即將對海湖莊園進行的兩天訪問中,好有可能會利用特朗普的嗜好來達成協議。實際上,作為《交易的藝術》這本書的作者,特朗普似乎急於與習近平就貿易和安全問題做交易,而幕後交易有可能把美國的亞洲盟友晾在一邊。 

例如,為對付小惡霸朝鮮,特朗普(和奧巴馬一樣)尋求大惡霸中國的協助。為取悅華盛頓,中國已經禁止今年繼續從朝鮮進口煤炭。 

就像白宮3月20日聲稱的,它希望中國在朝鮮問題上“介入並發揮更大作用”。特朗普政府一位官員誇張地稱朝鮮問題為“最直接的威脅。”不過,前兩屆美國政府也依賴過制裁,並期待北京降服朝鮮,但結果是眼睜睜地看著這個閉關自守的國家快速提高了它的核和導彈能力。 

美國在朝鮮問題上更依賴中國,也不可能挽救華盛頓對朝政策的失敗,但幾乎可以肯定,它將導致北京向特朗普政府提出苛刻要價,包括在南海問題上。 

北京已經擊潰特朗普改變美國長期奉行的“一中”政策的意圖,在首輪意志考驗中,中國嘗到勝利的滋味。 

「合作共贏」被謔「中國雙贏」 

事實上,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最近對北京的訪問表明,美國是願意屈尊討好中國的。蒂勒森在北京不是傳達明確的信息,而是變成中國人的鸚鵡,學舌中國的標語,如“相互尊重”、“不對抗”、“合作共贏”。這意味著美國承認中國的核心利益,接受新型雙邊關係,即由這兩個強國平起平坐地決定亞洲的未來,使日本和印度等美國盟友降到次要地位。 

蒂勒森重複中國在美中關係上的一些套話,包括“合作共羸”,這正是中國愛聽的。中國問題分析家戲稱這句話的意思其實是讓中國雙贏。對北京來說,“相互尊重”標簽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它意味著美國與中國應該聯手(以G2形式)管理國際問題,尊重彼此的“核心利益”。反過來,這也意味著美國應避免在台灣、西藏以及南海這一北京新“核心利益”領域挑戰中國。 

其實,蒂勒森加重了奧巴馬政府2013年犯的錯誤,即接受習近平的建立美中“新型大國關係”的觀點,這距離前國務卿希拉莉創造出美國安撫中國的表述方式已有四年多,希拉莉的知名表態是華盛頓不會讓人權干擾它與北京在其他問題上合作。 

更糟的是,蒂勒森複述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話,是明明白白地唸標語。像是習近平2014年11月在北京與奧巴馬共同會見記者時說的,“中方願同美方一道,承前啟後、開創未來,把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落到實處”。 

在北京,蒂勒森重複了兩遍這個四項原則:3月18日與中國外長王毅舉行新聞記者會時的開場白,以及隨後當天與王毅開始會談時。蒂勒森的話讓整個中國官方媒體雀躍。 

當然,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隨後發出不同聲音,他在參議院撥款委員會聽證會上說,中國把其他國家當“朝貢國”對待,並渴望對它們的主權決定行使“否決權”。看來,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取向仍然比任何時候都不確定。 

承認中國於南海影響已成「唯一選擇」 

這也讓人懷疑,美國能否立場更鮮明地反對中國修改亞洲的領土版圖。華盛頓精英認為,與中國的友好關係對美國利益不可或缺。實際上華盛頓有人說,除了承認中國在南海獲得的領土已經不可逆,特朗普政府別無選擇。 

但這種心照不宣的承認也許給美國在亞洲的盟友和防務夥伴帶來安全隱患,因為它將讓中國放膽在從東海到喜馬拉雅山的其他地區改變領土,同時鞏固在南海的滲透和影響。在南海所有七個人工島部署防空和其他短程武器系統後,北京正在其中的三個島上興建設施,以部署射程更遠的地空導彈。 

在奧巴馬時期,通過加強與美國亞洲盟友的軍事關係,培養與印度等新友好國家的安全關係,美國已使多數亞洲國家留心中國日益強硬的政策。然而,對中國改變現狀違反國際法,或利用具有廣泛地緣政治影響的“一帶一路”倡議建立中國勢力範圍的戰略,美國都沒能作出有效反擊。 

在國會確認對他的提名期間,蒂勒森曾含蓄地批評奧巴馬對中國畏首畏尾,稱中國在南海的擴張“類似於俄羅斯從烏克蘭搶走克里米亞”。他說,美國應該通過阻止中國接近它所建的人工島,“向中國發出明確的信號”。但後來他退縮了,稱美國應當具備的是在發生意外情況下阻止中國接近島礁的“能力”。 

特朗普上位對北京來說是壞消息,尤其因為他的“讓美國再次偉大”願景與習近平締造“中國世紀”的“中國夢”相抵觸。然而至今,中國不僅未在貿易和安全事務上遭到美國的懲罰性反制,而且即將舉行的海湖莊園“習特會”有可能告訴人們,形勢越是多變,美國的外交政策就越是依然如故。 

 

文章轉載自「中美聚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