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成:「習特會」中美存在善意 有利展開對話發展

2017-04-10
李成
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
 
AAA

習特會.jpg
特朗普和習近平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會晤。(新華社圖片)

和以往美中元首會晤類似,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在佛羅里達州海湖莊園的會晤上,將廣泛討論共同關心的一系列問題。媒體很可能關注諸如地區安全和雙邊貿易等有爭議的話題,例如阻止朝鮮半島核擴散、緩和可能導致全球兩個最大經濟體爆發貿易戰的緊張氣氛,這些緊迫的任務都突顯了面對面會晤的重要性。

不過,兩位首腦能否建立理智、尊重,甚至互信的私人關係,也是衡量這次會晤成功與否的標準。與其前任一樣,習近平非常看重和美國總統的私人關係。2013年6月,在就任國家主席後不久,習就在加州安納伯格莊園與美國總統奧巴馬舉行第一次會晤,這種非正式的私密環境有利於雙方展開坦率和即興對話。

出於同樣的原因,習近平到訪海湖莊園而非華盛頓。同樣,特朗普也很看重在更私密的環境內,和外國領導人建立「某種私人關係」,就正如2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期間一樣。特朗普和習近平能否建立私人關係?兩位元首之間的私人關係,很可能對全球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產生戰略性影響,會晤的意義將超越亞太地區。

異類還是同類?

中美兩國的分析人士都傾向於分析特朗普和習近平的差異,這種差異主要來自於兩者完全不同的文化和社會政治成長環境。習近平作為被指定幹部一路提拔,在不同地區和各級政府獲得了紮實的管理經驗,而特朗普作為選舉政客,在這之前只是一個完全沒有任何從政經驗的商人。此外,習近平和特朗普的性格特點和與公眾溝通的風格也大相徑庭。

不過至關重要的一點是,不應忽視習近平和特朗普之間很多顯著的共同點。兩者都是抱有雄心的民族主義者。正如習近平渴望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中產階級生活方式並保持強大軍力)的「中國夢」,特朗普渴望「讓美國再次偉大」。兩人都借助公眾力量來實現改變,尤其是在反腐敗方面。兩人都傾向於在作決策時繞過官僚機構、兩人都被公認壓制媒體自由,並和公共知識分子關係緊張、兩人似乎都優先關注國內事務,並非常關注內部挑戰和國際競爭之間的關聯政治。或許,特朗普和習近平之間的共同點比多數觀察人士注意到的更多。

中美元首早有橋樑發展更好關係

兩位元首要打破兩國之間眾所周知的堅冰,並培育真誠合作的氛圍,最好的方法是分享關於中美關係的私人經歷,包括他們的家族故事。即便是從一個外部觀察者的視角來看,一些簡單的軼事也有助於闡明兩位元首對於促進兩國健康的建設性關係的長期善意。私人化的敘事方式將傳達一定程度的互相尊重,這和特朗普在大選期間敲打中國的言論,以及習近平通過中國宣傳機器釋放,對美國外交政策的嚴厲批評完全不同。

習近平在很大程度上已經和美國建立了很強的私人關係。他將他1985年的首次美國之旅(在艾奧瓦州考察現代農業)稱為對其人生有「長期影響的重要事件」。中國第一夫人、歌唱家彭麗媛和美國機構有著廣泛合作,包括那些關注公共健康、減貧、孤兒關懷、教育交換項目等的美國非政府機構。例如,彭麗媛和蓋茨基金會合作,積極參與結核病和愛滋病防治活動。2009年以來,她和姚明等其他中國名人一起為中國控制吸煙協會擔任「控煙大使」。彭麗媛還幫助建立了即將於明年開張的天津茱莉亞學院,這也是茱莉亞學院第一個在紐約以外的校區。在習近平仍是中國最高領導的繼承人時,他的女兒就被哈佛大學錄取,並最終以心理學學士畢業。

習近平在美國的一些個人經歷已在國內帶來政治風險,政治對手可以把它用作政治彈藥。2006年,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作出了一個極其大膽的決定,允許1949前最後一位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的骨灰安葬回其出生地杭州。司徒雷登出生於一個美國傳教士家庭,在中國的50多年時間裡,他的主要工作是教育。在出任美國駐華大使前,他擔任燕京大學校長數十年。但由於毛澤東那篇著名(標題頗具諷刺意味)的文章《別了,司徒雷登》,他長期以來被視為是共產主義中國的敵人以及美帝國主義的象徵。尊重司徒雷登大使的遺願,即便這麽做在政治上並不合適,也反映出習近平對美國民眾的善意。

作為商人出身的總統,特朗普無疑也有很多可以和習近平分享的中國相關經歷。頗有意思的是,在提名國務卿之前,當時的當選總統特朗普就提名艾奧瓦州州長布蘭斯塔德為下一任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州長第一次和習近平見面是在1985年,就是上文提及的那次訪問,他們的友誼延續了30多年。這一提名釋放了明確信號,即特朗普願意建立與習近平的親密私人關係,並與中國發展更好的關係。

很多中國人對另一位「善意大使」更加印象深刻:特朗普五歲的外孫女阿拉貝拉能唱中文歌,還能用漢語流利背誦中國古詩。今年年初以來,她的春節祝福和背誦唐詩的視頻在中國和全球華語圈收獲了數百萬點擊量。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她在中國比在美國更加出名。

阿拉貝拉的例子象徵著中美兩國兒童的真誠和善意,她應當讓兩國領導人明白,儘管存在分歧和緊張,但也無可爭議地存在建設積極關係的呼聲。兩國領導人應竭盡全力實現和平與繁榮,不僅為了當下,更是為了子孫後代。

中交元首會晤不僅是特朗普和習近平建立私人關係的一次機會,也是一次讓美國和中國人成為朋友的寶貴機會,或者至少成為合作夥伴、和平相處的競爭者而非敵人。國務卿蒂勒森可能懷有這一想法,在近期訪問北京期間,他就呼籲建立「指引未來50年兩國關係的共識」。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題為《「習特會」:私人關係的戰略影響》,現題為編輯所加)
延伸閱讀
  • 華盛頓有理由反對中國的崛起,比如指責中國竊取知識產權和強制技術轉讓等,但它敘事方式和手段卻充滿了偏執狂的要素,甚至散發著當代「麥卡錫主義」的味道,即上世紀五十年代美國臭名昭著的「紅色恐怖」。

    王向偉  2019-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