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達:由深圳書記許勤升官談起

2017-04-11
劉仲達
資深媒體人
 
AAA

xua.jpg
許勤升任河北省代理省長。(大公報資料圖片)

一名熟悉深圳政情的友人最近告訴筆者:「許勤要外調當省長了!」筆者的第一反應是「開什麼玩笑」?許勤去年底剛由深圳市長升任市委書記,屁股還沒有坐熱,怎麼可能?沒有料到一周之後,許勤真的高升為河北省長。 

深圳這十幾年的一把手不少都獲得高升。張高麗當了五年深圳書記(1997——2002年),升任山東省長;李鴻忠當了兩年九個月(2005年02月——2007年11月),當上湖北省長;馬興瑞則是以廣東省委副書記的身分兼任深圳書記一年九個月(2015年03月——2016年12月),當上廣東省長;唯獨許勤當了三個月書記,市長還沒有卸任,就高升河北省長,實現了仕途的跨越式發展,而且還肩負打造雄安新區的重任。 

深圳高科技術產業發展領先全國 

55歲的許勤是技術官僚,曾任國家發改委高技術產業司司長,2008年空降深圳出任常務副市長,2010年擔任市長,並非傳說中的「習家子弟兵」,何以破格高升?憑藉的是政績斐然,成功將深圳打造成為國際高科技城市。 

過去三十年,深圳創造出舉世聞名的「深圳速度」,許勤擔任市長後,首次提出「深圳質量」的發展新理念,主抓經濟轉型升級,推動戰略新興產業的佈局,深圳高科技術產業發展領先全國。在深圳從事科技創新的企業就有8000家,騰訊、華為、中興、比亞迪等巨企不斷壯大,在國際商業舞台叱吒風雲,還產生了世界上最大的消費者無人機製造商「大疆創新」,近年也吸引美國蘋果公司在深圳建立研發中心。 

過去,在一些港人眼中,深圳與「二奶」、「洗腳」、「山寨」等粗鄙名詞分不開,如今的深圳脫胎換骨,正趕超加州矽谷,經濟總量不斷攀升,已經接近香港。去年深圳GDP總量約1.95萬億元人民幣(折合2.19萬億港元),增長達9%,香港GDP總量為2.48萬億港元,增長僅1.9%。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因此在全國兩會指出,深圳兩年內有機會超越香港,並且呼籲香港要抓緊機遇。 

許勤的跨越式升官,再度印證了深圳的成績是實實在在的,獲得層峰的讚賞。值得一提的是,他任內還積極推動深港合作,包括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 

香港蹉跎歲月致經濟遲未轉型 

香港回歸二十年,早期由於一些港府高層以「防火牆」的思維消極對待,後期又由於中港矛盾惡化,任何與內地的合作都會招致質疑及反對,深(粵)港合作緩慢,香港蹉跎歲月,錯失了好多機會,經濟難以轉型。 

以高科技為例,二十年前,由於缺乏科技和高等教育基礎,深圳頻頻向香港招手,提出的一整套整合雙方優勢資源共同發展科技產業的計劃,但不獲港方積極回應,只好單幹,克服重重困難,殺出一條血路,終於在全球科技產業鏈條中找到了一席之地。 

關於落馬洲河套地區的開發,由於土地所有權及管理權分割、雙方發展思路不同,也拖延了二十年。直至今年年初,深港才簽署合作備忘錄,計劃在佔地面積80多公頃的河套區發展「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建立重點創科研究合作基地。 

河套地區一直落實不了,主要是因為業權爭議,這次深圳拱手相送,極有可能是中央協調,而且讓香港擁有主導權。但少數反對派又說是偏幫深圳,連港府計劃為內地有關人員發出商務簽證,也被罵成是「賣港」,還因為負責開發的香港公司三分一的董事局成員將由港深雙方共同提名,擔憂變相將話事權讓予深圳。 

在創科合作方面,香港除了法治、國際聯繫,優勢已經不多,反而深圳無論在科研實力、製造業鏈條、經驗等方面,都遙遙領先。香港如果片面強調其主導權,畫地為牢,河套能否開發成為創科園真成疑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國政法大學刑法學博士、北京京都律師事務所業務管理部主管劉立傑表示,如果賀建奎基因編輯屬實,那麼他已觸及行政法律、民事責任、刑事責任三方面法律紅線。

    2018-1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