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瀾昌:是時候認真檢討香港的電視政策

2017-04-24
劉瀾昌
香港資深傳媒工作者,時事評論員
 
AAA

cablea.jpg
有線日前覓得新投資者。(大公報資料圖片)

終於,香港有線電視遇到了“白武士”,鄭家純和邱達昌等出手注資收購,使到其不像我原來服務的亞視那樣在去年四月一日熄燈。而且,有線原來獲政府批得的免費電視牌照還有望可以開展營運。不過,痛定思痛,在亞視熄播一年來,我不斷聽到同行工作不佳的消息,不斷檢視香港電視廣播的營運環境,不斷思索問題的癥結,趁著這回有線命運的沉浮,呼籲:該認真檢討一下香港政府的電視政策。 

當前,香港的電視營運環境是越來越惡劣,之前除了有線的老闆不斷說不玩,新領了免費電視牌照的ViuTV開播以來也一直處於蝕本營運狀態。這次,有線雖然是找到了新東家,但是對於香港電視市場來說,還是少了一家營運者,因為,有線的新東家之一邱達昌的永升亞洲一直都在申請免費電視牌照以便獨立開台;現時,實際是邱達昌移情別戀到了有線。因此,有線雖有白武士搭救,香港電視市場萎縮的趨勢依舊。邱老闆伸出援手其實是需要很大勇氣,可是,還有些別有用心者硬要“抹紅”他。 

5G時代將令免費電視牌照「報廢」 

更重要的問題是,有線換了新東家之後,營運狀況會有新氣象嗎?至少,當下看不到。新老闆邱達昌現在說的最多的是裁員,或涉及大約二百人。事實上,香港電視市場正在醞釀著大變革。到2020年,世界互聯網將迎來5G時代,那時候香港政府設計的免費電視牌照將完全失去意義,也就是所有的電視節目都可以經互聯網傳輸收看,而無須佔用現在香港政府用牌照控制的大氣電波。也就是說,有線包括香港的其他電視台,都將面臨全球電視聯網的挑戰,收視觀眾和廣告收入都將被大大分薄。因此,可以斷定,換了新老闆之後的有線電視,只是有了新的營運資金,但是如無質優的節目便無競爭力。香港電視營運者遇到的壓力,將是越來越大。 

對此,筆者要說的是,管理當局能給業者什麼幫助呢?亞視的最後日子,亞視員工最憤憤不平的是,政府負責部門通訊局不但不給予解困,反而常常“落井下石”。一些外國電視業界朋友談起,不無唏噓,因為他們說,他們那裡不可能允許一個歷史悠久的電視台關門。 

政府錯估電視廣告收益 

事實上,前幾年通訊局擬增發免費電視牌照時,對香港電視市場做出了一個錯誤的評估,誤以為香港電視廣告市場有近180億元,事實上每年TVB廣告收入不到40億元,而亞視才2、3億元,與180億相差甚遠。在這個錯誤估計上的電視政策開放,自然弊多利少。現在,不知道通訊局對2020年5G時代的來臨,有否思考,有否準備?事實上,三年之後,香港電視的監管制度將因為業者不需要佔用大氣電波而土崩瓦解。 

我認為,當下通訊局需要立即檢討的是,每個免費電視牌照必須開一個英文台的硬性規定。歷史上,亞視和無線都各有一個中文台和一個英文台。英文台從來都是蝕本營運的。亞視一直都要求放寬限制,允許在英文台播放普通話節目,以增加收視和廣告,但是通訊局只放一個小口。現時,通訊局要求仍然如舊,也就是說,無線加上ViuTV、繼續營運的有線,還有也可能獲批的鳳凰香港台,這四個電視台都執行每個免費電視牌照都要設英文台的規定,那麼,香港就有四個英文台,有這個需要嗎?在營運環境不佳的環境上,還硬要做這個費資源而又沒觀眾的英文台,香港電視老闆能不頭痛?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范冰冰涉事被捕後,官方一直封鎖消息,並將她軟禁。一個人失蹤百日,官方仍然大模大樣拒絕透露詳情。這種富中國特色的黑箱調查,有否涉及嚴刑迫供?有否利益交換、枱底交易?無人知道。

    余樂文  2018-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