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托·A·麥克納利:中美經濟「聯姻」助兩國關係發展

2017-04-28
 
AAA

SINO-US.jpg

在HBO影片《大而不倒》(To Big to Fail)中,美國前財長保爾森在前往中國參加2008年8月8目的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當時美國的抵押貸款泡沫開始破滅。宴會上,一位中國官員俯身告訴保爾森,俄羅斯人前來商議,希望傾售在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的投資,聯手削弱美國經濟,保爾森不安地問他,是否接受了俄羅斯人的建議,那位中國官員回答說,他們「有禮貌地回絕了」。

簡單說就是,它抓住了我們這個時代三個地緣政治大國——美國、俄羅斯和中國之間的變化。美國總統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初在海湖莊園舉行會晤後,令社會減輕了對中美關係出現螺旋式下滑的擔心,兩國元首雖有分歧,但他們還是能夠建立起工作關係和重要的溝通渠道,特別是在北韓問題上。

經濟方面,特朗普總統暗示,只要中國管住平壤的行為,他就大有商量餘地。所以,中國被貼上匯率操縱國和被加徵高關稅的威脅減輕了。與此同時,美俄關係的氣氛卻越來越糟。即使敘利亞總統巴沙爾使用化學武器對付平民後,但俄羅斯仍不放棄對他的支持,美俄雙方似乎都同意,目前兩國關係是有史以來最糟的,甚至不如互不信任的冷戰時期。

為什麽美俄中戰略三角會出現這樣的起伏變化?特朗普的競選言論明顯與之相反。他抨擊中國的貿易及其他地緣政治訴求,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的聽眾,美國和俄羅斯沒有理由不和睦相處。

原因很簡單,美國與中國的各種政治經濟關係深深地相互交織,而俄羅斯只是國際經濟秩序中的直接戰略競爭對手,是一個自然資源出口國。在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尤其是它的自由主義經濟基礎中,俄羅斯不像中國那樣利害攸關。

但對俄羅斯來說就不同了,美國經濟崩潰也許是擴大勢力範圍的潛在機會。而對中國來說,這會是災難,會損害自己的經濟福祉,威脅中國共產黨執政。美中經濟的深度融合意味著兩國無論怎樣都必須和睦相處。

這不是在談兩國的嚴重分歧和面臨的挑戰。和俄羅斯一樣,中國也試圖建立地緣政治勢力範圍,並擁有對地區內其他國家重要決策的否決權。而中國實踐的是某種形式的資本主義,即中國式資本主義,它在經濟管理上有別於美國所倡導的自由理想。

中美關係靠經濟合作緊密聯繫

然而正是這種形式的資本主義,把兩個經濟大國如此緊密地結合在了一起。如果有人認為中國經濟是受國家控制的,那未免目光短淺。中國式資本主義的表現在於,它獨一無二地結合了自上而下的國家協調,與自下而上無比靈活的網絡狀資本主義(network capitalism)。因此,中國有極具創業性的、與全球成為一體的私人資本主義成份,其中包括中國本土企業,如阿里巴巴和吉利;大量的海外華人公司,如富士康;深度介入的諸多大型美國公司,如沃爾瑪、通用電氣、蘋果。

這些可以稱為權宜性聯姻,但關係如此之深,一旦「離婚」,會導致上世紀30年代以來規模最大的全球性混亂。讓人欣慰的是,雙方似乎正在雙向而行,「習特會」打下的基礎是雙方都願意先捨後得。

與深化經濟關係有關的地緣政治合作新議程已經出現。中方釋放了開放信號,提出一些市場開放措施,以解決美方在經濟上對巨額貿易逆差和美國就業損失的擔憂。隨著關係的改善,就連陷入僵局的雙邊投資協定(BIT)談判也有望重啟。該協定將加強兩國關係,解決困擾雙方的一些基本經濟顧慮。

未來幾年,中美兩國還會繼續面臨一系列嚴峻挑戰。諸多歷史事例昭示,崛起大國與守成大國之間的競爭往往以暴力結束。固有的結構性壓力,有可能使中國式資本主義與美國式資本主義的深度融合成為一種非常緊張的關係。不過,兩國金融、經濟的一體化程度已經超過了史上任何崛起大國和守成大國,它可以讓特朗普和習近平成功地穿越險灘。到目前為止的有關跡象,已經讓人產生了謹慎的樂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http://cn.chinausfocus.com/m/14947.html
原題為《美式資本主義與中式資本主義的失調》,現題為編輯所加)

延伸閱讀
  • 居安樂而思憂患,能幫助我們對當前極其複雜敏感、充滿各種陷阱的國際環境時刻保持清醒頭腦,同時為國家和世界和平穩定、經濟發展多做思考和籌劃,也要準備付出必要的努力甚至犧牲。

    何亞非  2019-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