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格•班多:特朗普的生意頭腦應用在北韓核談判

2017-05-02
道格·班多(Doug Bandow)
卡托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AAA

TRUMP.jpg

北韓長久以來或許是美國和中國之間,最具挑戰性的議題。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上任時,顯然相信他可以強迫北京讓平壤放棄其核計劃;如果中國不這麽做,他威脅說將自己「解決」這一問題。

然而,在派出一支航母戰鬥群坐鎮北韓海岸之際,特朗普承認,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說服他「事情沒那麽容易」,他還表示對中國領導人「非常尊敬」。

這意味著,這或許是兩國政府就朝鮮半島問題達成共識的最好機會。

在商界以達成「交易」著稱的特朗普表達了他有興趣就北韓問題妥協。如果中國能通過進一步限制經濟合作的方式來處理北韓問題,他會提供一份有利的貿易協議。中國可以終止全部商業來往——相當於北韓對外貿易總量的近90%——以及北韓大部分能源和食品進口。

不過,貿易讓步尚不足引誘北京作出如此劇烈的政策調整。畢竟北韓不僅關乎經濟問題,更加關乎政治和安全議題。無論是中國共產黨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都在中朝關係中擁有特殊利益。並且,儘管歷史關係已經嚴重磨損,但中國和北韓的關係與那些近乎純交易的關係(如津巴布韋和蘇丹)有所不同。

若非重大利益 中國不會輕舉妄動

而且,中國在北韓的重大利益存在風險。其一是經濟方面的。儘管北韓是一個麻煩的夥伴,但中國公司的投資額和貿易額已相當巨大。美國的商業讓步或能被視為某種補償,但這些利益很可能不會流向那些因更嚴厲經濟制裁而蒙受損失的公司。

儘管平壤是一個麻煩角色,但北韓崩潰可能在中朝邊境引發混亂。北韓政權可能瓦解,並將引發派系鬥爭甚至內戰,上萬甚至數百萬難民可能逃往鴨綠江北岸,因為韓國在非軍事區南部防守嚴密的邊境線將阻止難民南下。

北京還可能認為有必要進行干預:提供人道主義援助,扶植聽話政權,或者控制核、化學和生物武器及其原材料。這可能引發與韓美軍隊的對抗,因為後者也可能想做類似的事情。

此外,中國不會歡迎一個和美國結盟、讓美軍駐守到鴨綠江畔的統一的朝鮮半島國家。儘管一個陸軍師的實際作用有限,但這將是一個強有力的信號,尤其考慮到中國介入北韓戰爭就是為了避免這一結果。華盛頓不應當期待中國放棄其盟友,幫助美國打造一個環繞中國的軍事遏制體系。

為解核問題 美國應作大讓步

這些是達成協議所面臨的重大障礙,不過事實上一些妥協或許能促成協議。例如,美國、韓國和日本應當拿出一籃子外交方案,來獎勵北韓凍結其核計劃,並隨後展開更多著眼長遠的談判。這一提議應當提交給北京評估,因為中國長期以來都指責華盛頓把北韓逼入絕境。屆時,中國可利用其影響力來支持這一聯合提議。

美國和地區鄰國也應當和中國一起研究金氏政權倒台並爆發混亂後的人道主義需求。它們在和中國合作的同時,也應當致力於贏得聯合國和北韓海外僑民的支持。如果北韓政府垮台,華盛頓和首爾也應當接受中國對北韓的臨時性軍事干預,並設法協調各自軍隊的活動。

事實上,華盛頓應當表明其意願:將容忍中國軍隊在北韓垮台後扮演的幾乎所有角色。即便重構北韓政府、扶植一個中國更能施加影響的新領導,也是消除北韓核武器威脅的公平代價。

展望未來,華盛頓應當承諾半島統一後將撤出美國軍隊。屆時,他們威懾北韓的作用將不再 存在,可以返回國內。此外,首爾也應當承諾軍事中立,無論和美國還是和中國都不再保持長期軍事關係。北京、東京和華盛頓應當共同尊重這一決定。如此,半島統一對中國的威脅才會更小。

當然,作為一個主權國家,韓國完全有權決定未來效忠於誰。但是大韓民國被卡在壞鄰居之間。為了消除目前面臨的最大軍事威脅,犧牲一部分行動自由是值得的。無論如何,美國和日本都可以同意不與韓國結盟或在韓國駐紮軍隊。

最後,特朗普應當稍稍打一下地緣政治牌。在競選期間,他表示可能是時候讓韓國和日本製造核武器了。當然,這令主流思想家倍感驚恐,但北韓核能力日益強大令華盛頓維持對盟友的「核保護傘」更加危險。並且,如果北京相信威脅是真實的,尤其是面對日本的擁核前景,那麽中國也將更有動力來逼迫平壤後退。

在北韓問題上共同達成這樣一份協議將是一項挑戰,美國政府將作出痛苦妥協。某種程度的信任將不可或缺。並且,即便更大的壓力也可能無法改變平壤的意志。金氏政權可能變得更加困窘但不屈服。屆時所有人將不得不重新考慮應對政策。

在未上任前,特朗普似乎在所有問題上都採取和中國對抗的姿態。不過,他已經軟化了態度,並且似乎已經意識到很難有簡單解決方案。關於北韓的現狀和未來,他應當和中國開啟嚴肅協商。儘管面臨重重困難,特朗普和習近平或許已發現,他們能一起做生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http://cn.chinausfocus.com/m/15268.html
原題為《中美就北韓問題達成協議正當其時》,現題為編輯所加)

延伸閱讀
  • 居安樂而思憂患,能幫助我們對當前極其複雜敏感、充滿各種陷阱的國際環境時刻保持清醒頭腦,同時為國家和世界和平穩定、經濟發展多做思考和籌劃,也要準備付出必要的努力甚至犧牲。

    何亞非  2019-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