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霾澈:法國大選對香港民主的啟示

2017-05-05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F1.jpg
首輪投票中,馬琳勒龐的支持者在集會上慶祝。(新華社)

法國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將於本月7日舉行,根據民調,中間派馬克龍將輕鬆擊敗極右翼馬琳勒龐,成為新一屆總統。這屆選舉之所以備受全球關注,因為結果對法國乃至歐洲都將產生深遠的影響。但在筆者看來,這次選舉對民主制度的顛覆性衝擊也許更值得深究,歐美的民主制度可能已經走入死胡同,這對於香港的民主之路應該走向何方,也有著莫大的啟示。 

這次法國總統大選的準決賽比決賽更為精彩,第二輪投票的結果基本上大局已定,但第一輪投票時,卻有四人的支持率不相伯仲,誰都沒有百分百把握能夠進入下一輪。在四人之中,只有菲永一人來自傳統大黨:右翼的共和黨;左翼的社會黨現任總統奧朗德因為支持率僅有個位數,乾脆放棄連任,他的黨友哈蒙也受到牽連,在初選時就被大幅拋離。而最終進入決賽的,則無一來自傳統大黨。所以與其說是選民選擇了馬克龍和馬琳勒龐,不如說是拋棄了一直壟斷法國政壇的傳統大黨。 

法國是現代民主制度的發源地之一,一直以自由、平等、博愛自居,因此是香港不少民主派心目中的聖地。但歷史偏偏向法國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這個世界上最早出現民主、最為標榜民主的國家,很可能會親手葬送民主,因為她再也背負不起民主這個沉重的道德枷鎖。 

民主成法國枷鎖 福利主義衍生經濟困境 

源於經濟平等理念的社會福利曾經是法國的驕傲,政黨為取悅民眾競相增加福利,但最終導致財政無以為繼。更可悲的是,在民主制度下幾乎無法進行有效的改革。其實解決方法人人都知道,不外乎開源節流,當前法國的稅率已經冠絕全球,所以基本已經沒有加稅的空間。奧朗德在上任之初,為了解決財政赤字並維持福利政策,對富人徵收高達75%的稅率,卻僅僅獲得了數億歐元的稅收,還造成了大量企業、資金和人才的恐慌性外逃,完全得不償失,政策最終只能停止。 

開源失敗後,唯有節流一途,但這等同引爆法國政治的火藥庫。奧朗德在財政危機和經濟困境面前選擇屈服,違背了此前不削減福利的諾言,頒布降低勞工福利的新《勞動法》,這引發法國的大規模暴動和騷亂,奧朗德的支持率插水至4%的個位數。在奧朗德之前,法國已經有多屆政府因削減福利而在選舉中失利,在民主制度下,面對街頭的抗議浪潮,政府幾乎毫無招架之力。為了贏下選舉,之後的選舉中沒有政黨敢於倡議削減福利,甚至還要增加,法國的民主由此陷入了深深的困境。 

多數人看重眼前利益 無視國家長治久安 

法國人難道不明白這個簡單的道理嗎?為了國家和整體國民的長遠利益,能不能犧牲一下眼前的好處呢?結果已經非常清楚,沒有多少人願意吐出已經咬在口中的肥肉,每當有人試圖奪取時,必定引來最瘋狂的反撲。這就是民主制度最大的癥結所在,因為並非每一個人都具有理性、公正、有遠見等實行民主制度的必要前提,而從不少國家的情況來看,更多的人其實是非理性、自私、短視的。當這樣的人在選民中佔多數,又怎麼能夠保證選出一個最優秀的領袖呢?又怎麼能夠保證國家的長治久安呢? 

在二戰之後,全球經濟急速發展,政府有充足財力維持福利,民主制度看似無懈可擊。但當經濟發展停滯之後,原有的福利無法維持,民主制度立刻顯得漏洞百出。選舉往往並不是兩利相權取其重,而是兩害相權取其輕,選票只是為了發洩心中的不滿,把一個不堪的政府選下去,把另一個不堪的政府選上去,周而復始,完全曝露了民主的弊端。因此連民主制度最堅定的支持者美國學者福山,也承認要對他“民主是人類社會演化終點”的結論進行修正。 

民主非完美萬能 值得港人反思 

由於法國在困境面前毫無辦法,使得民主制度也越來越受到民眾質疑,而這一認知也反映在此次的選舉結果之中。2016年底法國的一份民意調查顯示:77%的法國人認為民主制度運作愈來愈差(2014年為63%),僅有3%的人認為越來越好; 32%的法國人認為其他政治制度可能與民主制度一樣好(2014年為8%)。 

當歐美的傳統民主國家紛紛出現問題,充分證明民主制度並非完美、並非萬能,甚至開始反思民主的時候,香港的民主派卻將民主置於至高無上的地位,似乎有了民主就一切萬事大吉。歷史上最熱衷踐行民主的是希特拉,極度善於煽動民眾的他,每當有離經叛道之舉,便利用民主之名進行公投。那麼,香港的民主派,到底是無知幼稚還是另有所圖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這些年中國圍繞「憲政」而發生的爭論,顯露出知識界對英美憲政的羨慕,然而現在英美國家率先發生憲政危機,這對很多人來說,既很難接受,也簡直是不可思議的。

    鄭永年  2019-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