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霾澈:美國軍機逼近香港所為何事?

2017-05-29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plane1.jpg

美國海軍一架偵察機25日飛到本港東南約240公里的南海國際空域時,被解放軍兩架裝有導彈的殲10戰機近距離攔截。而這並不是孤立的事件,24日,美國“杜威”號驅逐艦進入了中國南沙群島美濟礁12海里範圍內,進行所謂“航行自由宣示行動”,但被中國海軍“柳州”、“瀘州”號導彈護衛艦警告驅離。17日,美國偵察機在東海上空“國際空域”進行“常規”探測,中國兩架蘇-30戰鬥機對此進行了近距離攔截。中美在區域內的對峙陡然升溫,顯示美國的國際戰略出現了一定的變化。 

接沙特巨額軍購 美國際戰略起變化 

對於這種變化,不能僅就中美關係來分析,而必須放在更大的國際格局之下來觀察。在中美出現軍事對峙的同時,特朗普訪問沙特阿拉伯,兩國達成1100億美元的史上最大軍售單,以及10年總價值3500億美元的防務合作協議。稍早之前,更看重搞平衡外交的文在寅勝出韓國大選,他主張對朝鮮實行“陽光政策”、重新檢視部署薩德,半島局勢開始緩和。而在本週末,屢屢涉及南海問題的亞洲安全峰會(又稱香格里拉對話會)即將舉行,早已被中國各個擊破的東盟各國,都在等待美國表態。 

回顧歷史可以發現,去年菲律賓杜特爾特上台後,半島取代南海成為中美博弈的焦點,雙方在南海和東海的角力立刻偃旗息鼓。但最終朝鮮核危機有驚無險,再加上文在寅上台,薩德問題也將出現轉折,半島問題的可操作性大大降低。半島局勢剛剛緩和,美國又開始在南海和東海挑起事端,交替製造中國周邊緊張的局面,既可顯示美國力量在西太平洋的存在,又可向美國在亞洲的小弟交待。自從菲律賓疏美親華後,東盟各國在南海問題上全面潰敗,美國需要在亞洲安全峰會之前展示一下姿態。 

特朗普重返中東 對華僅作虛張聲勢 

但起決定性因素的,其實是沙特的巨額軍購。沙特是特朗普上任後第一個外訪國家,由此可見他對中東的重視。美國一向視中東為自己的勢力範圍,但是在奧巴馬決定重返亞太後,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有所下滑,結果俄羅斯趁虛而入,通過扶持什葉派的伊朗和敘利亞,嚴重威脅中東霸主、遜尼派的沙特。沙特為求自保與中國眉來眼去,今年3月沙特國王訪華簽署了650億美元大單,令美國商界大為眼紅。作為商人的特朗普,不可能對此視若無睹,沙特趁機送上天價合約誘使美國重返中東。 

特朗普和普京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目前正面臨“通俄門”的調查,美國的精英極度反俄,商界又十分需要中東的石油和軍火生意,這一切都促使特朗普不得不重返中東:既可在一定程度上撇清與俄羅斯的關係,又可滿足商界的利益。相反,美國重返亞太,除了給中國製造麻煩,根本榨不出半點油水。沙特在交了10年的天價“保護費”之後,美國的戰略天秤已經向中東傾斜。因此在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內,中美在南海和東海只會虛張聲勢,基本不可能發生嚴重衝突,中國可以趁機休養生息。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居安樂而思憂患,能幫助我們對當前極其複雜敏感、充滿各種陷阱的國際環境時刻保持清醒頭腦,同時為國家和世界和平穩定、經濟發展多做思考和籌劃,也要準備付出必要的努力甚至犧牲。

    何亞非  2019-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