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馬·切拉尼:習近平野心過大 透支中國資源

2017-06-20
布拉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
柏林羅伯特·博世學院研究員
 
AAA

習近平野心過大 透支中國資源.jpg

國家主席習近平帶著巨大的野心走上權力高峰。他的願景——「中國夢」是讓中國在2049年中共執政一百周年時成為世界最強力量,但習近平可能有貪心不足蛇吞象之嫌。

習近平實現中國夢的一個關鍵要素是「一帶一路」計劃,在這個計劃中,中國將投資於海外基礎設施項目,其目標是將從中亞到歐洲的國家牢牢地掌握在中國的控制中。習近平說這是「世紀工程」,也許並不誇張。

就規模和範疇而言,一帶一路在現代史上無可匹敵。它比二戰後美國協助西歐發達經濟體覆興的馬歇爾計劃規模大11倍以上。即使中國無法全部完成一帶一路,它仍將產生巨大而持久的影響。

當然,一帶一路不是習近平對日益老化的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所提出的唯一挑戰。他還牽頭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並利用中國在兩大金磚國家集團機構(位於上海的新開發銀行和應急儲備安排)的優勢。與此同時,他在南海更加激進地主張領土主權,同時尋求讓中國力量深入西太平洋。

但一帶一路讓中國的野心大大地進了一步。習近平通過一帶一路宣布了以中國為中心的全球化,它為面臨國內增長減速和產能過剩的中國企業創造了新市場。

習近平野心在成為中國史上最強領導人

在剛剛結束的北京一帶一路峰會上,100多個受邀政府首腦有29個到場,習近平也有了推行他的願景的有利條件。但在此之前,他將在今年稍後舉行的中共十九大上,尋求成為自毛澤東以來權力最大的中國領導人。

自2012年掌權以來,習近平日益集中權力,同時收緊審查,利用反腐調查清除政敵。去年10月,中共開始用領導「核心」來形容習近平。

但習近平的眼光要高得多:他志在成為中國最具改革精神的領導人。就像毛澤東建立了重新統一的獨立的新中國、鄧小平開啟了中國的「改革開放」,習近平希望讓中國成為全球經濟和國際秩序的「領銜主演」。

因此,中國高舉互聯互通的大旗,用低息貸款引誘急需基礎設施的國家,讓這些國家走近中國的經濟和安全勢力範圍。中國用4.2億美元買下希臘比雷埃夫斯港,震驚全世界。從希臘到塞舌爾、吉布提和巴基斯坦,這些中國堅持屬於純商業性質的港口項目都具有軍事性質。

國家陷入過度擴張危機 或遭到反噬

但習近平的野心也許讓他看不見這一方針的危險。中國堅持在項目和貸款商走政府-政府交易,這導致貸方和借方風險不斷增加。優惠融資可能有助於中國國有公司拿下巨額海外合同;但這也埋下了新的資產質量風險,從而加劇了中國銀行系統所面臨的挑戰。

國有銀行不良貸款風險已經令中國未來經濟前景蒙上一層陰影。中國外匯儲備在2014年達到4萬億美元的頂峰,此後下降了約四分之一。評級機構惠譽警告說,許多一帶一路項目——大部分在信用評級為投機級的脆弱國家開展——面臨非常高的執行風險,可能無法盈利。

習近平的方針也並沒有提高中國的國際聲譽。一帶一路項目缺少透明度,也不包括社會和環境可持續性方面的內容。它們被越來越多的人視為中國將自己的利益——包括獲得重要大宗商品或戰略性海路和陸路通道——建立在他人的代價上。

從某種程度上講,一帶一路似乎是新殖民時代的黎明——一個二十一世紀的東印度公司,後者為英帝國主義進入東方鋪平道路。但是,如果說中國正在締造一個帝國,那麽它似乎已經陷入了歷史學家甘迺迪(Paul Kennedy)的著名的「帝國過度擴張」。

而事實上,一些國家已經開始反擊。斯里蘭卡監管陷入了中國的債務奴役,最近拒絕一艘中國潛艇進入中國所有的科倫坡集裝箱碼頭。該國一個佔地15,000英畝的工業園區也遭到群眾反對,導致中國購買建於該園區附近的虧損的漢班托塔港80%股權的計劃無從繼續。

學者、中國國務院顧問時殷弘已經警告中國戰略透支的風險日益增加。他的論點正在被證實。習近平完全沉溺於他的激進外交政策,已經威脅到他本人的外交抱負,沒能認識到蠻力絕不是領導力的替代品。在此過程中,他透支了中國的資源,而中國經濟已經開始蹣跚,工作年齡人口的下降更預示著長期停滯。

中國有句諺語,培養野心就像養虎為患。習近平在一帶一路上走得愈遠,就愈有可能遭到一帶一路的反噬。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7.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題為《中國的帝國主義透支》,現題為編輯所加)

延伸閱讀